Benedict XVI
本篤十六世


Bishop of Rome and Vicar of Jesus Christ,
265th Successor of St. Peter, Prince of the Apostles,
Supreme Pontiff of the Universal Church,
Patriarch of the West, Primate of Italy,
Archbishop and Metropolitan of the Roman Province,
Sovereign of the State of the Vatican City.

 His Holiness Pope Benedict XVI (Joseph Ratzinger), Roman Pontiff, was born at Marktl am Inn, Diocese of Passau, Germany, 16 April 1927; ordained priest 29 June 1951; episcopal ordination as Archbishop of Munich and Freising, 28 May 1977; created Cardinal 27 June 1977; elected Pope 19 April 2005; initiation of his ministry as Supreme Pontiff 24 April 2005.

 

耶穌基督代表兼羅馬主教,
宗徒長聖伯多祿之二六五任繼承者,
普世聖教會最高教長,
西方宗主教,義大利首席主教,
羅馬教省總主教兼首都主教,
梵蒂崗城邦元首。

  (若 瑟.拉 辛 格) 廿 廿 廿 廿

 

We have a new a new Pope!

Dear Brothers and Sister,

Alleluja!

We prayed with great confidence that the Holy Spirit would inspire the cardinals to choose a Pope according to the will of God. And the fact that the Conclave of Cardinals was able to reach a consensus so quickly has only added surprise to joy.

Our hearts were ready to welcome any new Pope irrespective of his nationality, age or background, because in our faith he is the Vicar of Jesus Christ on earth.

But now, with the election of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as Pope Benedict XVI, I think we have a special reason to be happy. As the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Doctrine of the Faith, Cardinal Ratzinger was, for many years, Pope John Paul II’s right-hand man in the staunch defence of the integrity of faith and truth.

The cardinals, in electing Cardinal Ratzinger, wanted to solemnly reaffirm their gratitude for the leadership of John Paul II. They also wanted to solemnly reaffirm their desire for the Church to march in the same direction as he has already been guiding us.

The biggest problem in the world today is relativism. People treat faith and truth according to the principles of the market economy and democracy. We hope Benedict XVI will continue to dispel the shrouding clouds of error and let the splendour of truth shine on us.

“Lord you have the words of eternal life, to whom else should we go?” (John 6:68)
+ Joseph Zen Ze-king
Bishop of Hong Kong

 
24 April 2005



Editoral
‘We have a new Pope’

As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gathered in Conclave on Monday, 18 April, they had much to think about. Just over a week earlier, they had witnessed the funeral of the late Pope John Paul II. It had taken the world by surprise. The huge crowds descending on Rome were not quite expected. The immense, worldwide interest in the ceremony, as evidenced by media executives sending 6,000 journalists to the holy city with the request for accreditation from the Holy See Press Office and to telecast proceedings through 137 networks into 81 countries on six continents, led some broadcasters to make last-minute, snap decisions to carry coverage. Vatican Radio provided commentary in seven languages and the Vatican website received 1.5 million hits during the three-hour-long requiem Mass.

Over three million pilgrims jammed into Rome and 21,000 people an hour, some waiting up to 24 hours for their turn, entered St. Peter’s Basilica during the preceding days. On the day of the funeral, half-a-million people shoehorned themselves into St. Peter’s Square and the Via della Conciliazione and a further 6,000,000 participated via big screens in outlying areas of the city.

Pope John Paul II changed the public role of the papacy. The world has now forgotten the age-old image of a remote, studious and prayerful figure spirited away behind Vatican walls. A whole generation of Catholics, some of whom are now in their 30s have known no other than the media-friendly, globetrotting superstar Pope who confirmed their value and assured them their life had meaning. His ability to engage an enormous crowd in a personal relationship is unprecedented in its magnitude and he commanded gathering that transformed moments of mundane prose into epic magic.

What was demanded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was a gigantic act of faith. To place any man into the “shoes of this fisherman” was a task from which human frailty instinctively shrinks. The thought of stepping into those shoes is sufficiently daunting to cause any man to baulk. However, what made this act of faith possible was the realization that the Church was election a new Pope, not another John Paul II.

We now have a new man at the top. It will of necessity bring a new style. The cardinals looked at the needs of the Church and the world, not at prolonging what was a glorious moment in our history. They wanted a Pope who can listen to bishops and stand by them, a man capable of sustaining and developing the collegiality of the Church, as the balance of relationship between local Churches and the Curia will need red scribing. New brooms necessitate different expressions.

They wanted a man of balanced judgment without factional favoritism, one who can touch the hearts of the suffering and the poor and fan the flames of hope where they smoulder and engender courage and hope in people as they face each new day.

But most of all they sought a man of prayer. Many look to the 1986 and 2002 peace-prayer meetings in Assisi as the zenith of John Paul’s pontificate, when world religious leaders gathered, not because they recognized his great theological mind or his scrutinizing and powerful intellect, but because they discerned in him a profound relationship with God.

We welcome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as Pope Benedict XVI.
 
24 April 2005

 


Ministry is a God-given gift for the benefit of all people
Homily by Bishop Joseph Zen Ze-kiun at the diocesan Thanksgiving Mass for the inauguration of Pope Benedict XVI, at 8pm on 25 April.

During the Mass on Monday, 18 April, before entering into the conclave, the main celebrant, Cardinal Ratzinger, referred in his homily to the second reading from the day’s liturgy, the letter of St. Paul to the Ephesians, chapter 4, verses 11 to 16. This is the same second reading we just listened to in the Mass we are celebrating now. The cardinal made reference to verse eight: “When he ascended on high he gave gifts to men”. And in verse 11 it is says, “And his gifts were that some should be apostles, some prophets, some evangelists, some pastors and teachers”. Cardinal Ratzinger noted, “So, our ministry is a gift of God to his people”. Then he went on, “Pope John Paul II was a great gift of God to us all. Let us hope that God will again give us a Pope according to his heart.”

We now know that the same Cardinal Ratzinger, known as Pope Benedict XVI, is truly another great gift from God. We are gathered here to give thanks to the Lord for this.

To receive a gift is a joy but some gifts come to us at a great price. What price did Jesus pay to obtain these gifts for his Church? At this time we are still singing the “Alleluja” of Eastertide. Let us not forget that the Paschal Mystery also includes the cross and death. We happily proclaim the year of the Lord’s favour. But when Jesus quoted from the prophet Isaiah (chapter 61) he omitted the second half of the verse. The remaining words are: the Anointed proclaim the year of the Lord’s favour and “the day of vengeance of our God”. Cardinal Ratzinger said that in the synagogue Jesus did not mention the vengeance of God because he knew that when he was crucified, he alone would bear for us sinners, the wrath of God.

Cardinal Ratzinger continued, “The more the mercy of God is on us the more we must participate in his passion and to complete in ourselves what is lacking in the passion of Christ.” Pope John Paul II’s life was profoundly connected with the cross, not only when he was shot, or when he was struggling with sickness. In the same way that Simon of Cyrene helped Jesus to carry the cross, Cardinal Ratzinger assisted John Paul II in carrying the load of defending the faith for more that twenty years, in toil and in labour, to maintain the “unity of faith and doctrine”.

After he was elected Pope, Benedict XVI introduced himself as umile lavoratore, a humble servant. But we can translate these two words as “a humble hard worker”. Cardinal Ratzinger has never tried to escape hard work. He defended the truth in love. He is not a “Rottweiler” as termed by the media. He is not a judge with a heart of stone. He welcomes dialogue and with his professional expertise, patiently expounds the doctrine of faith handed down to us by the Apostles.

In giving thanks to God we also give thanks to this faithful servant, especially thanking him for accepting a cross that no one would dare take up. At this historic moment, Pope Benedict XVI courageously accepts the Shepherd’s Pallium and the Fisherman’s Ring. Many sheep have lost their direction and are wandering in the wilderness. Many people seem life they have been carried away by the tsunami and are still waiting for the fisherman to rescue them. The Pope said, “Our heart is deeply moved and every single one of them is redeemed by the Precious Blood of the Lord. The Lord loves them more than his own life.” But what a difficult task this rescue operations is!

In the ceremony of inauguration, Benedict XVI begged us to continue to pray for him. He hopes that we will continue to call on all the saints in heaven and on earth to help him. He hopes that the repetitive chanting of Tu illum adjuva! In St. Peter’s Square will always accompany him.

Holy Mary, Tu illum adjuva!
John Paul in heaven, Tu illum adjuva!
Each one of you brothers and sisters, Tu illum adjuva!
We will not let him fight alone!

Yes, it is indeed a war. The Pope, with the whole Church, is facing arduous challenges. St. Peter said, “Save yourselves from this corrupt generation” (first reading). He said elsewhere, “Your adversary, the devil, prowls around life a roaring lion, seeking some one to devour” (1 Peter, 5:8). St. Paul admonished us, “We must no longer be children tossed to and for and blown about by every wind of doctrine” (second reading). Before the conclave, the Pope pointed out the enemy we have to face today to his brother cardinals: The dictatorship of relativism. They say that there is no absolte truth. Only relativism is absolute!

Jesus prayed to his Father to keep unity among his followers. He asked his Father to consecrate them in truth. The word of the Father is truth (Gospel). Jesus is the Word of the Father Benedict XVI repeated John Paul’s appeal when he was elected Pope: Do not be afraid! Open your hearts to welcome Jesus. He will not take away anything good in you. He will bring you true freedom and lasting joy!

While we give thanks to our Heavenly Father, while we pray to him to bless the Pope, let us welcome his appeal. Let us help him to bring God’s message to all his brothers and sisters, especially the young people.
 
1 May 2005

 

Bishop refutes papal and state suffrage parallels

Asked on RTHK 3, on 21 April, why he advocates universal suffrage for elections in Hong Kong, but tolerates election by a select group of Church officials for the position of Pope, Bishop Joseph Zen Ke-kiun said that “the comparison is inappropriate as the two are different realities.” He noted that the political reality is where you have to live and since everyone has to belong to a nation or a state there should be universal participation in elections, because we need equality and human rights.

“But the Church has a different purpose,” he pointed out. “The Church has to keep the treasure of revelation, so in some ways the Church is bound to be conservative.” He explained that its role is “to conserve, to keep and to defend the truth and that truth dose not work through popular vote or market evaluation.”

He said that keeping the treasure of revelation is the work of those who are entrusted with this responsibility and “those who do not like it can go out, they are completely free, so it is an act of faith if you believe that Jesus Christ is the Son of God and has brought the final words of revelation and entrusted this treasure to the Church”, or in other words to the apostles and their successors.

“You have to accept the fundamental reality that the Church is not democratic,” he said. “However, we see that much progress in democratic spirit has been made” He pointed out that the Spirit of God speaks through “even the most humble monk in the monastery”, as St. Benedict wrote. “So the Church dose listen. But then the responsibility belongs to the magisterium in the Church. It is a different reality and you have to recognise the difference.”
1 May 2005

 


Election of Benedict XVI a happy event for German Community in Hong Kong

German Catholics in Hong Kong expressed happiness with the election of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as the Pope. K. Walter, a representative from a local German Catholic group, said that a special Mass would be celebrated for the new Pope at the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Ricci Hall, Pokfulam on 23 April. Walter, who studied theology in Germany, noted that the new Pope is a distinguished theologian.

Father Lorenz Moesenlechner,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of St. Anne’s Church, Stanley, said on 20 April that he was pleasantly surprised by the election of a German Pope. He said he believed that Benedict XVI would be “a good Pope”. Father Moesenlechner, was a fellow student of the Pope in the seminary. “He was hard-working in his studies.” He added.

Heinrich Wilhelm Beuth, the German consul general, who is a Catholic, said that the election of a German Pope is a happy event. “His election is our honour and our pride.” Father Helmuth Peter, of the Society of the Divine Word, said that the appointment of a Pope is a happy event regardless of his country of origin.

Father Peter Choy Wai-man, a local priest and president of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said the new Pope is a distinguished scholar in theology with many publications to his name. When he was a professor, his liberal views on theology were popular with the students at the seminary where he used to teach. When he was appointed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in 1981, he became more cautious in his views, which showed that he followed the line of Pope John Paul II.
 
1 May 2005

 


Welcome for Pope from government and Church but reserved on Vatican relations

As government officials and Catholics in China welcomed the election of Pope Benedict XVI, the issue of improved China Holy See relations was not far from their minds.

Government offices and various dioceses in China sent congratulation messages to the Holy See and offering their prayers for the new Pope.

Qin Gang, spokesperson of the China’s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said in an 20 April message, “We express our warm greetings to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who was just elected to be the new Pope.”

The congratulatory message was also an occasion for Qin to address the issue of China-Holy See relations. In it he reiterated China’s two preconditions for normalization of relations. “Firstly the Holy See has to break diplomatic ties with Taiwan and confirm that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s the only legitimate government in the country, of which Taiwan is an inseparable part. Secondly the Holy See should promise not to interfere with China’s internal affairs, in the name of religion or other,” Qin said.

“We hope that the Holy See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the new Pope will create favourable conditions for normalization of China-Holy See relations,” the spokesperson concluded.

The Chinese Catholic Patriotic Association (CCPA) and the Bishops’ Conference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BCCCC) also sent a congratulatory message to the Hole See and asked all dioceses to pray that the new Pope would have wisdom and spiritual and physical health.

CCPA vice chairperson, Another Liu Bainian, told UCA News on 20 April that the CCPA and the BCCCC had sent a joint message to the Holy See that morning. According to Liu, the message said: “Thank God for choosing Your Eminence as the representative of Christ and successor of Saint Peter. On behalf of five million Chinese clergy and Catholics, we warmly congratulate you with the joy of resurrected Christ.”

The message also expressed hope for “improving China-Holy See relations soon” and called for the Holy See to sever diplomatic relations with Taiwan.

Liu explained that the renewed call to cut ties with Taiwan came after Taiwan’s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attended the funeral of Pope John Paul II on 8 April.

Bishop Aloysius Jin Luxian of Shanghai, told UCA News he had heard about Cardinal Ratzinger for a long time, especially from the many documents the cardinal issued on behalf of the late Pope John Paul.

On China-Holy See relations, Bishop Jin, who has been to Europe several times but never to Rome, rated the chances of improvement as being the same as in the past.

Bishop Anthony Tu Shihua of Hanyang, in Hubei province, was similarly, circumspect. “It is difficult to say at the moment,” he told UCA News. “Considering the fact that the bishops and cardinals who visited our country changed their views and became interested in the Chinese Church, we are delighted to welcome anyone who has a heart to be friendly with China,” he said.

However, the bishop, who serves as director the BCCCC’s Theological Study Centre, added his hope that Pope Benedict would “show concern for the Chinese Catholic Church” and “work for the normalization of China-Holy See relations.”

Father Zhang Shijiang, director of Faith Press in Shujiazhuang, Hebei province, told UCA News he also hopes “the Pope will promote normalization of China-Holy See relations as soon as possible.”

In addition, Father Zhang said he hopes the new Pope “will promote reconciliation of differ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ies.” He expressed confidence that Pope Benedict “will show the same attention to different Catholic communities in China and will not be biased against any one.”

Father Zhang remarked that “the Chinese and German peoples are close and friendly to each other” and have in common “an emphasis on prudence.”

Coadjutor Bishop Zhang Xianwang of Jinan, welcomed the election of Cardinal Ratzinger and said he hoped the new Pope would maintain Church tradition and not bring in too many changes. During his studies in Belgium in 1996-1998, before his ordination as bishop in April 2004, he visited the office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Doctrine of the Faith in Rome.

Regarding normalization of China-Holy See relations, the bishop told UCA News the time is not ripe. Nevertheless, he also said he is confident the new Pope “would not want to lose the Church in China.”

Father Joseph Huang Bingzhang, chairperson of the Guangdong chapter of the CCPA, told UCA News that China and the Holy See would mutually benefit from the soonest possible normalization of diplomatic relations.

Carl Lu Guocun, another CCPA vice chairperson, also expressed hope for a breakthrough in relations. “Though we do not know the new Pope or his background at all,” Lu said, “we hope he can promote China-Holy See relations soon.”
 
1 May 2005

 

Mongolians welcome Pope Benedict XVI

Mongolians were not cut off from the papal election in faraway Rome. Thanks to television, they were able to watch the white smoke rise from the chimney of the Sistine Chapel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Private television channels in Mongolia have been running detailed accounts of the events in Rome ever since the late Pope John Paul II became critically ill.

For the first time in history, Mongolians learned how a new Pope is elected and how the cardinals were sequestered during the election. Channel 9, a private station, explained that “the election will be guided not by politics personal opinions of the electors, but by the Holy Spirit of God.”

While the average Mongolian watched the proceedings with curiosity, the 12-year-old Mongolian Catholic Church were looking for the identity of the next Holy Father and it was about 2am when the white smoke signaled the election of a new Pope.

One couple received a text message on their mobile phone from a friend in Rome that read, Habemus papam (we have a Pope). They watched on Eagle TV, a Mongolian-American cable channel that aired a live Fox News broadcast from Rome.

“We just wanted to see who was elected and what he had to say,” they said. “We had heard the name of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on TV before during the funeral of the late Pope. For us his election did not seem surprising at all.”

Consolata Father Giorgio Mareno, who watched on the Italian television channel RAI said, “I was just as happy as the people in St. Peter’s Square. I had read some of his (Cardinal Ratzinger’s) writings in the past and from them I gather he most likely will follow in Pope John Paul II’s footsteps,” he said.

Father Gilbert Sales, an Immaculate Heart of Mary missionary from the Philippines, did not hesitate in expressing his sentiments. “I was hoping for someone else,” he said, “but now I really pray that he is going to be a good shepherd of the Church and take up the case of the poor, to become a Pope for the poor.”

Belgian Sister Lieve Straiger of the Immaculate Heart of Mary, thinks it is time to address the issue of the place of women in the Church. “Of course we always acknowledge women in the service, but when it comes to making decisions we seem to be left out,” she said.

Bishop Wenceslao Padilla, apostolic prefect of Ulaanbaatar, said, “I can safely say that we are expecting the visit that late Holy Father was not able to accomplish can be done by the new Pope,” Bishop Padilla continued. “We wish he continues the support and affection that John Paul had for the Mongolian mission.”
 
1 May 2005

 

Editorial
Papa, be not afraid

After the death of Moses, God chose Joshua to carry on the mission of leading the Israelites across the River Jordan. He encouraged Joshua by saying, “I will be with you as I was with Moses: I will not leave you nor forsake you. Be firm and steadfast… Do not fear nor be dismayed” (Joshua 1:5-9). God was ensuring a smooth transition from one generation to the next.

The great Pope, John Paul II, has left us and a new Pope, Benedict XVI, has been inaugurated. Speaking after his election last Sunday, he referred to himself as “a simple, humble worker in God’s vineyard”. During the election process, some members of the media indulged in exaggerated speculation, even suggesting the cardinals may be split into two different parties. They labeled them “popular” or “unpopular”. Some people put bets on the result. Following the election, the new Pope was dubbed with a variety of labels.

At this historic moment, Christians should reaffirm and experience the transcendent aspect of the Church, which is being led by God and enlightened by the Holy Spirit. Christ chooses for himself an appropriate representative on earth.

A review of the past 50 years, reveals that the Church, society and the world have changed dramatically and that God has blessed us with several Popes of differing nationalities, dispositions, backgrounds and styles. All of them possessed a profound sanctity and were widely popular. They kept up with the times. Their reigns were characterized by some brilliant achievements.

Blessed John XXIII was kind and gentle. It was this broad-minded man of foresight, who summoned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Pope Paul VI was simple, wise and prudent, implementing the direction of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and leading the Church in a walk through years of turbulence. John Paul I was a friendly man. He bequeathed a permanent smile and tender encouragement to the Church from his short, 33-day pontificate.

The Polish Pope, John Paul II, affected the whole world with his moral strength. He traveled widely, asking people to open their hearts to Christ, filling the Church with hope and leading it into the third millennium. Benedict XVI is humble and learned, simple and diligent. He is one of the most outstanding theologians of our time, manifesting unusual talent. In this vigorous, innovative and confusing time of “globalization”, Christians need to be steadfast in faith, clear in their principles and resolute in their stance as they strive to unite and rediscover their true identity. We are convinced that Benedict XVI is a pastor given by God and that through him, God will continue to look after the Church and the whole world.

The crowds in St. Peter’s Square have inspired gratitude. Millions of people gathered in that square, including political and religious leader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The square witnessed the sorrow of the loss of the former Pope, the excitement of the election of a new one and the joy of his inauguration. It saw a manifestation of the vigour of the Church, the deep love of Christians, the unity of faith and the influence of sanctity. And we are witnesses to all this.

“Papa, be not afraid!” This is the assurance of God. May the prayers of your predecessor, John Paul II, descend on you from heaven and may our encouragement and love support you.
 
1 May 2005

 

Pope Benedict XVI faces a difficult job
Father Shay Cullen

The election and the installation of Pope Benedict XVI is the continuation of that long and significant pontificate of Pope John Paul II.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is the first German Pope in just over 500 years becomes the 265th since Saint Peter.

He is a kind gentle man who lived in a simple apartment near the Vatican at St. Ann’s Gate and patiently stopped and answered journalists questions from time to time as he crossed St. Peter’s Square after his day’s work. He is an eminent theologian and totally dedicated to preserving the dogmatic integrity of the Church an opposing the erosion of traditional practice and belief by the inroads of shopping cart Christianity.

His homilies during the burial rites of Pope John Paul II and before the conclave made it clear that he would continue in the steps of Pope John Paul. During the homily he pointed to the window of the Vatican apartments and said that John Paul was there watching and praying that we will be faithful to his legacy.

Before his election, Cardinal Ratzinger, now Benedict XVI, made it clear that he strongly opposed what he called secular relativism - the tendency of some Catholics to choose the aspects of Catholicism that they liked and ignore the rest. Troubled by the large numbers falling away from the Church in Europe and the skepticism of modern society towards religion Cardinal Ratzinger, a deeply spiritual man, blamed the selfishness of secular materialism. Shopping cart Christianity - the selective picking and choosing of beliefs and moral precepts that we find acceptable and rejecting what we don’t like is totally unacceptable. It is all or nothing the new Pope teaches.

For many Catholics, who long for the stability and strength that comes from certainly and continuity and who, fear change, the election of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as Pope is most welcome. Others prayed that there would be a charismatic Pope in the spirit of reform like Pope John XXIII who threw open the doors and windows of the church and convened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to renew and vitalize the People of God and embrace the world.

More progressive and liberal minded Catholics are dismayed with the choice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in choosing a European traditionalist and conservative to lead the one billion Catholics in the world. They were hoping for a leader from the developing world who could connect directly with the suffering of the poor and be a voice for the oppressed.

As a close confident and theological adviser to John Paul II he was the pontiff’s Prefect for Catholic Doctrines. For over 20 years, Cardinal Ratzinger was the one towering figure, beloved by conservatives in the Church, who strongly opposed progressive liberal trends. He was admired by many as the enforcer and guardian of orthodoxy and was described as “the gatekeeper and protector of the faith”. He will never compromise Church morality in the fashion of modern social and cultural behaviour.

In a world rocked by increasing attacks on the unborn and the dignity of the person, he sought to uphold the sacredness of life.

As guardian of Catholic doctrine, he excommunicated a famous Indian theologian, but reconsidered his action during a storm of international church protest. Yet he stood fast against criticism when he banned Catholic University professors, Father Charles Curran, Father Roger Haight, the famous German theologian, Father Hans Kung and Latin American theologian, Father Leonardo Boff,  from teaching, for questioning church doctrine.

He is a committed bulwark against dissent. Wayward lay Catholics were warned that they would be excommunicated if they dissented on basic Church beliefs. Some say, as “papal prefect” he was overly strict for a world that needs a compassionate father that can welcome back with love and understanding those alienated by a difference of opinion. But, as Pope, this brilliant theologian and Vatican administrator will change as he reaches out to a world that needs wisdom and love more than discipline and strictness.

But there will be little change on the issues of the ordination of women, a married clergy, contraception, homosexuality and the use of condoms, even if they are the lesser of two evils and can save lives.

The new Pope is a tireless worker in defending traditional Church doctrine. He imposed limits on the role and authority of bishops’ conferences and put the brakes on ecumenical rapprochement but has now announced that he will reach out to all religious.

As Pope, he is the spiritual father of a billion Catholics, two thirds of them in Africa, Latin America and The Philippines. The daunting challenges are primarily the unrelenting spread of AIDS in a world, where one billion people of all races and religions are dying of hunger and want. He has to face corporations and superpowers hell-bent on a type of empire building that contributes to global suffering, fanatical violence and war. He is a man of absolute integrity and conviction and his ecumenical gesture is a sign of great hope and inspiration that he can bring awareness on the need for spiritual awakening in the Church and the world.
 
1 May 2005

 


Pope Benedict XVI emerges from the shadow of Cardinal Ratzinger

On 19 April, the Conclave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elected German-born,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as the 265th Pope. With the words “after the great Pope John Paul II, the cardinals elected me, a simple, humble worker in the vineyard of the Lord,” the newly-elected Pope named himself Benedict XVI. He then gave his blessing to the city of Rome and the 350,000 or so people gathered in St. Peter’s Square to applaud his appointment.

Pope Benedict XVI becomes the eighth German Pope. The previous one, Victor II, reigned from 1055-1057. Cardinal Ratzinger received at least two thirds of the votes from the 115-strong body of cardinals on the second day voting. Some postulate his vote may have been as high as 90 per cent.

Speaking on Radio Television Hong Kong (RTHK) Radio 3, on 21 April, Bishop Joseph Zen Ze-kiun welcomed the new Pope. “The cardinals have sent a very clear message that they want continuity, as Ratzinger was the right-hand man of Pope John Paul II, there will be no drastic change in direction. I think this is a good message so there will be continuity.”

The bishop of Hong Kong said he is not worried about the age of the new Pope and reflected on the creativity and energy of Pope John XXIII, who was almost at the same point of life as the new, 78-year-old pontiff, when he was elected.

“He is faithful and loyal to the deposit of faith,” said the bishop, “and this is the message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I think this is an important message (for the Church).”

Bishop Zen also noted, “Although his personality is very different (from John Paul II), he is really a kind and gentle man.”

In promising to follow the policies of his predecessor, the new Pope singled out interreligious relations as a priority. In choosing the name Benedict, he hinted at his firm resolve to foster peace and reconciliation during his reign. The last Pope to choose that name, Benedict XV (1914-1922), was on the throne of St. Peter during the violent years of World War I. He was a renowned diplomat and a respected emissary of peace. He pushed the idea of the Christmas Truce in 1914, an initiative taken up by the Germans and spurned by the Allies.

Nevertheless, Cardinal Ratzinger comes into the papacy with a track record. Unlike his predecessors, he already holds a high, worldwide profile and his election has not been without controversy. According to John L. Allen Jr. in an article posted on the National Catholic Reporter (19 April)Website, “Some say his 18 years as per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have been the intellectual salvation of Roman Catholicism in a time of confusion and compromise. Others believe Ratzinger will be remembered as the architect of John Paul II’s Kulturkampf, intimidating and punishing thinkers in order to restore a model of Church - clerical, dogmatic and rule-bound - many hoped had been swept away by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1962-1965)… Beneath the competing analyses and divergent views, this much is certain: Ratzinger has drawn lines in the sand and wielded the tools of his office on many who cross those lines.”

Without doubt, he inherits a Church from Pope John Paul II with some deep-seated, unresolved issues. It is no secret that bishops’ conferences have openly aired their frustration and even anger over matters as divergent as canons governing the administration and structures of parishes to rites for the administration of sacraments, translations of the liturgical texts and appointment of women to certain positions within the Church. Individual bishops have pushed for “former priests” to be allowed to exercise ministry and the powerful lobby for women priests has been stifled by what Morris West termed “edict” (Sunday Examiner, 24 April).

However, Indonesian moral theologian, Father Piet Go Twan An, told UCA News on 22 April that “it is not fair to label someone on his background alone. We must have positive thinking. Please let him work, because his position as Pope may change him.”

He added that he is sure the cardinals did take his background into account. He pointed out that many people regarded Pope John Paul II “more as a world leader than as the head of the College of Bishops” and noted that with the election of a new man to any position people often raise expectations and hopes that are difficult to meet, such as a “change in Church teaching or a new doctrinal position.”

The executive secretary of the Indonesian Bishops’ Commission for Laity, Father Stephanus Widiatmaja Heruvanto, also told UCA News that “he (Benedict XVI) could strengthen the Church, the majority of whom are lay people and encourage lay people to better realize their faith in society.”

Speaking on the same radio programme with Bishop Zen, Vatican analyst and editor of Inside the Vatican, Robert Moynihan, stressed the amicability and affability of Cardinal Ratzinger, whom he described as an ordinary person who walked to work every morning and enjoyed a chat in a down-to-earth manner. He also praised his readiness to listen. But as Allen points out in his article, “It is important to try to understand Ratzinger on his own terms, not merely as an historical exercise… He sees his work as a defence of human freedom and believes that time is on his side.”

Certainly, during his stint at the top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 of the Faith, we witnessed theologians disciplined, movements blocked, bishops hobbled, Episcopal conferences brought to heel and the parameters of papal infallibility expanded in a process that has bred an atmosphere of mistrust and stunted dialogue. Much of the blame of this has, rightly or wrongly, been dumped at the door of the former prefect.

However, the Church is living faith. How the new Pope communicates structurally will be more important than affability at the bus stop. As a Church we believe that the gathering of cardinals in conclave is a sacred moment, one with particular sensitivity to the movement of the Holy Sprit. Whoever the cardinals put their vote behind comes to us for a reason, one stamped “priority” by the Spirit. The choice articulates a revelation for the Church and in the spirit of Jesus’ command “to read the signs of the times” we accept and seek to interpret God’s message.

The Holy Spirit has given us a new Pope who, at his inauguration ceremony, departed from tradition and took the oath of obedience together with representatives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a married couple and two young, single people, a bishop, a priest, a deacon and two religious. The signs of the times herald inclusively
 
1 May 2005

 


Church in Hong Kong and Macau open a revisit from the Pope

Catholic leader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have welcomes Pope Benedict XVI’s election and hope he will soon revisit them.

The new Pope visited both territories in March 1993 when he was still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and Hong Kong and Macau were still British and Portuguese territories.

Thanksgiving Mass was celebrated in Hong Kong on 25 April to mark Pope Benedict’s inauguration (Sunday Examiner, 1 May) with about 1,400 people, including consulate representatives and leaders of various religions and Christian denominations, attending. Bishop Joseph Zen Ze-kiun was joined by around 80 concelebrants including Auxiliary, Bishop John Tong Hon, and Archbishop Joseph Ti-Kang retired head of the Taipei Archdiocese.

In Macau, Bishop Jose Lai Hung-seng presided at an afternoon Mass on 24 April, just as the Pope’s inaugural Mass was underway at the Vatican. About 1,000 people, including government officials, attended.

Macau’s churches and chapels rang their bells three times to welcome the new Pope and give thanks to God. The diocese also declared a holiday on 25 April for all Catholic organization and schools.

Bishop Lai said on 21 April that Pope Benedict “was close to Pope John Paul II because they worked together for 26 years.” The bishop said he expects him to continue his predecessor’s “unfinished mission(s), such as ecumenism, interreligious dialogue and concern for Catholics in China.”

Father Pedro Chung Chi-kin, Vicar General of Macau Diocese, said on 26 April that the new Pope, “with his wisdom,” will cooperate with bishops “to lead the Church’s evangelization ministry in the new generation.”

Both of Macau’s Church leaders hoped the Pope would set foot on Chinese soil.

During his 1993 visit to Macau, Father Chung recalled that the then Cardinal Ratzinger met retired diocesan head, Bishop Domingos Lam Ka-tseung, and also visited some famous places, including the Ruins of St. Paul’s Cathedral.

In Hong Kong, Cardinal Ratzinger spoke at a meeting held by the Federation of Asian Bishops’ Conferences in early March, telling the bishops that the Church’s mission is more a matter of “inter-culturality” than “inculturation”. He coined the new term and urged its use, he explained, to express more precisely “the meeting of cultures” that should take place when the culture of Christian faith encounters other cultures.

Bishop Tong recounted that he brought Cardinal Ratzinger to meet the then-governor, Christopher Patten, himself a Catholic, at Government House. The bishop also recalled that the future Pope met with the late John Baptist Cardinal Wu Cheng-chung and visited Hong Kong’s Holy Spirit Seminary and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Vicar-General, Father Dominic Chan Chi-ming, expressed his hope that the new Pope would visit Hong Kong again. However, Father Louis Ha Keloon, director of the Hong Kong Catholic Diocesan Archives, cautioned that this would be hard to arrange until the Holy See establishes diplomatic ties with China, but said that a visit to Hong Kong or mainland China may “not be impossible for Pope Benedict XVI.”

The only Pope to visit Hong Kong was Pope Paul VI who presided at an open-air Mass in Hong Kong Stadium before a crowd of about 15,000 on 4 December 1970.
 
8 May 2005

 


New Pope made “deep impression on me” says Father Savio Hon

Before he became Pope Benedict XVI, then-Cardinal Ratzinger was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and was in charge of the International Theology Committee, where Father Savio Han SDB, provincial of the order of Salesians of Don Bosco, met the future the Pope in 2003.

Father Hon praised the new Pope for his efforts in promoting an preserving Church doctrine and improving the transparency of the congregation’s work saying, “He humanized the work of the congregation and improved the quality of its publications. His public relations work with the outside was also good.”

At the committee, “the cardinal collated and handled different views from different theologians systematically,” said Father Hon. “Furthermore, he listened and responded to different opinions.”

Some have said that Pope Benedict’s views have turned conservative since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but Father Hon counters that the then-Father Ratzinger was, in fact, considered a liberal for his contributions to the council.

During the late 1960s, because he opposed the Marxist ideology of the German Students Movement the future Pope was called a “conservative”. In fact, what he did was to “protect man’s rationality” said Father Hon.

“During the World Bishops’ Conference in 1998, the future Pope was friendly with everyone. Wearing a gentle smile, he was ready to mingle with other religious as equals and was quite popular.

“During a Mass celebrated at the committee, I had a chance to shake hands with him. He made a deep impression on me as he readily recognized I came from China and was the first Chinese on the committee.”

Father Hon felt that the then-cardinal and the late Pope John Paul II complemented each other. “Without Ratzinger, John Paul II would not have been so brilliant. Without John Paul II, the cardinal would not have had the chance to display his talents.”
 
8 May 2005



A time of grace in the Church

Pope Benedict XVI had already released his message for the World Day of the Sick, but on the day itself, 11 February, he had another message with a more poignant punch, “After having repeatedly examined my conscience before God, I have come to the certainty that my strengths, due to an advanced age, are no longer suited to an adequate exercise of the Petrine ministry.”

With those words to the cardinals gathered, he tendered his resignation as pope, effective 8pm Rome time, 28 February (3am 1 March, Hong Kong time).

“I am well aware that this ministry, due to its essential spiritual nature, must be carried out not only with words and deeds, but no less with prayer and suffering,” he said in his message which, although dated 10 February, was not released until the following day.

He went on to say that in today’s world, both strength of mind and body are necessary for the job of pope. “A strength which in the last few months, has deteriorated in me to the extent that I have to recognise my incapacity to adequately fulfill the ministry entrusted to me,” he said.

He delivered his message in Latin, leaving some of the cardinals present wondering for some time what he was talking about.

Rather than a tragedy or time of crisis, the papal resignation is being seen as a moment of grace in the Church, providing an opportunity to embrace real change and break from tradition in the selection of a new pope.

Although Pope Benedict’s announcement came out of the blue, it does not come as a total surprise. During an extensive interview two years ago with German journalist, Peter Seewald, Pope Benedict said that while it is inappropriate to resign during a time of crisis, in a time of peace, it is possible.

However, he more clearly signalled the possibility when he said, “When a pope realises clearly that he is no longer physically, mentally and spiritually capable of carrying out his role, then there is legally the possibility, and also the obligation, to resign.”

Pope Benedict obviously regards the current time as being peaceful and stable enough to allow him the freedom to step down from his responsibilities.

The Vatican press officer, Father Federico Lombardi, moved to dispel rumours that Pope Benedict is suffering from any life-threatening or debilitating sickness, saying, “In today’s world, the papacy requires vigour, perhaps stronger than in the past. It is a vigour that the pope says he has felt diminish in him in recent months.”

There is a stark contrast between Pope Benedict’s move and the choice of his predecessor, Pope John Paul II, to stay on the cross until the bitter end.

In facing the same situation, Pope John Paul entrusted the good of the Church to the sense of faith of the people. In some ways there is a contrast between the charisma of the former pope and the rationality of the current one.

While many may see Pope Benedict as setting a precedent in becoming the first pope to resign since Pope Gregory XII in 1415, which many interpret as leaving the cardinals more free to elect a much younger man at the upcoming conclave, as he will not necessarily be there for decades, that may not be the case.

The decision of a pope to resign must be his own, made in full freedom and in discernment before God. Pope John Paul took a risk in governing the Church in suffering and Pope Benedict is taking a risk in handing the leadership back to the ponderings of a conclave.

Both choices can be seen as radical, although Pope Benedict may have cleared the thorns that have made resignation unthinkable, which could make it easier for popes in the future.

The pope will leave quietly. No farewell ceremony, speeches or backslapping. He will simply close the door and board a helicopter for his summer retreat.
 24 February 2013

 

Heartfelt thanks to the Holy Father Pope Benedict XVI

Our Holy Father, Pope Benedict XVI, the successor of St. Peter and head of the Apostles, has always loved the Church, putting all his heart and energy into the pastoral service of the People of God.

As the Bishop of Hong Kong, I am especially thankful for his loving concern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In 2007 he issued a Letter to the Catholic people of China and established the Commission for the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At the end of every meeting of that Commission, he came to see the members in person and encouraged us.

On 10 February, one day before he announced his decision to resign, he extended special greetings and a blessing to people celebrating the Lunar New Year throughout the world, especially Chinese people everywhere.

In his words and deeds, the Holy Father has fittingly mirrored the exchange between the Risen Jesus and Simon Peter: “Simon, son of John, do you love me more than these others do?” “Yes, Lord, you know that I love you.” “Feed my sheep” (cf. John 21:15-17).

The Holy Father, Benedict XVI, is a man of fervent prayer. In his statement announcing his resignation from the Petrine Ministry due to his advanced age, he pointed out that he had finally made this serious decision after a long period of prayer and extended reflection. He is deeply aware that in order to fulfill his papal duties, he cannot rely on word and deed alone, but also needs prayer.

He entrusts the future of the Church to the Lord Jesus and to our Blessed Mother. After he resigns, he will serve the Church wholeheartedly through prayer.

We express our heartfelt thanks to the Holy Father, Benedict XVI, for his guidance and good example, and we will always pray for him.

We have profound faith that both the resignation of the Holy Father, Benedict XVI, and the selection of his successor, are in the wise hands of Divine Providence. May all of us Catholics in Hong Kong pray for the smooth election of the next Pope.

We firmly believe that the incoming Pope will lead the Church according to the holy will of the Lord Jesus and ecclesial tradition, and that he will continue the proclamation of the Gospel, to bring salvation to the whole human race. This is also the objective of the Year of Faith which we are now celebrating.

+ John Cardinal TONG
Bishop of the 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
12 February 2013

 24 February 2013

 

Final closure on Pope Benedict’s reign

As the helicopter carrying Pope Benedict XVI lifts off the ground to take him from Rome to his summer retreat at Castel Gandolfo at 8pm on 28 February, his tenure as head of the Church will end, his papal ring will be destroyed and he will cease to play any part in its governance.

He will not have any involvement in the conclave to elect his successor, as although he is still a cardinal, and at 85, has passed the eligibility cut-off age. It is also not deemed appropriate.

“The pope will surely say absolutely nothing about the process of the election,” the Vatican press officer, Father Federico Lombardi, explained.

While custom dictates that a conclave should be set somewhere between 15 and 20 days after the Chair of Peter becomes vacant, final arrangements have yet to be announced.

Father Lombardi said that the timeframe is not revealed by God, but is a practical arrangement to allow the cardinals to gather. He added that because they already know they have to come, such a long time may not be necessary.

He also explained that the customary period of eight days mourning for a deceased pope will not be necessary, as Pope Benedict is still alive.

In the interim period between Pope Benedict’s resignation and the election of a new pope, the day-to-day affairs of the Church will be managed by the current and previous secretaries of state, Tarcisio Cardinal Bertone and Angelo Cardinal Sodano.

All members of the heads of offices in the Curia are expected to submit their resignations, so that the new pope can begin with a clean slate.

Bishop Giuseppe Sciacca has been named the general auditor of the Apostolic Camera and will manage temporal affairs during the lacuna period.

Meanwhile, tributes to the current pope continue to pour in. British prime minister, David Cameron, said, “He is remembered with great respect and affection. He will be missed as a spiritual leader to millions.”

Barack Obama,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US), said that he would be remembered in prayer by himself and his wife, Michelle.

Timothy Cardinal Dolan, from New York in the US, called it a significant moment for all Catholics as citizens of the world and the chief rabbi of Israel, Yona Metzger, commented, “During his period as pope, there were the best of relations ever between the Church and the chief rabbinate and we hope that this trend will continue. I think he deserves a lot of credit for advancing interreligious links the world over between Judaism, Christianity and Islam.”

AsiaNews reported that young people in Nepal, Christians and non-Christians alike, began exchanging pictures and quotes from Pope Benedict in lieu of red roses and hearts on Valentine Day.

Shilpa Sheresta, who runs a flower shop in Kathmandu, said, “After the pope’s retirement was announced, people began asking for pictures of the Holy Father rather than the usual Valentine gifts.”

Archbishop Joseph Coutts, from Karachi in Pakistan, reflected, “He was supportive of our stance regarding the blasphemy laws and other issues related to the minority Christian community.”

A statement from the Malankara Catholic Church in India thanked him for his role in having its status recognised so easily.

Bishop Joseph Gan Junquiu, from Guangzhou in mainland China, thanked him for his guidance, which although given during a time of great difficulty, made a substantial impact on the suffering Church in his country.

He made special reference to the letter he penned to the Catholic people of China in 2007, saying that it helped to lay the foundation for normalisation in the future.

For his part, Pope Benedict will remain at Castel Gandolfo during the conclave before moving to more permanent quarters. The Vatican advisor for communications, Greg Burke, said that in the coming years he will devote himself to prayer and study. “He is going to live in a monastery and life in a monastery is very quiet,” he told Religious News Service.

His anticipated encyclical, due to be released soon, will apparently not be published.
 24 February 2013



China acknowledges pope’s resignation

In an acknowledgement that China has given recognition to the announcement on 11 February that Pope Benedict XVI will resign from the papacy at the end of February, Xinhua quoted Hong Lei, a spokesperson from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s saying on 18 February that the Holy See must break its relationship with Taiwan.

“China is willing to develop relations with the Vatican if the Vatican severs its diplomatic ties with Taiwan and refrains from interfering in China’s internal affairs,” Xinhua quoted him as saying at a regular press briefing.

Hong said that China has acknowledged reports that Pope Benedict XVI will resign on 28 February .

He added that China hopes the Vatican will show flexibility and sincerity in creating the conditions necessary to improve Beijing-Holy See ties under a new pope.

Hong urged the Vatican to recognise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s being the sole legal government representing the whole of China, as well as to recognise Taiwan only as being one part of China.

“The Vatican must also refrain from interfering in China’s internal affairs, particularly the interference in the name of religion,” Hong stressed.

However, the former bishop of Hong Kong,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told Vatican Insider, “The Vatican should ignore that old song!”

Gerard O’Connell quoted the feisty cardinal as saying, “They have unilaterally interrupted the dialogue. We never refused the dialogue. So let them ask for dialogue,” he continue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broke diplomatic relations with the Holy See in 1951 and expelled the papal diplomatic representative soon after the Communist Party came to power.

“They need to show some good will. They should be humble and show they want to change. They have to show that sincerely now, instead of telling everyone else how to behave,” Cardinal Zen went on.

“We hope the new leaders take some time to look into what their people down there are doing about religion, the way they are enslaving our bishops, and doing things that are damaging our nation,” Shanghai-born Cardinal Zen concluded.

Father Federico Lombardi, the press officer for the Vatican, told the Vatican Insider that his office had no comment to make.
 3 March 2013

 

Hong Kong joins China in prayer for Pope Benedict and his successor

In response to a letter sent by the Vatican secretary of state, Tarcisio Cardinal Bertone, to all dioceses and religious houses in the world on 21 February, passing on a request from Pope Benedict XVI for Catholics everywhere to be with him in prayer during the last days of his pontificate, Hong Kong diocese called people to come together at a Mass offered at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on the evening of 27 February.

The bishop of Hong Kong, John Cardinal Tong Hon, read a letter in both English and Cantonese which he had penned to the pope expressing his personal gratitude for the leadership he has given to the Church during his eight years in the Chair of Peter and thanking him especially for the care that he has extended to the Church in China (see page 2).

“It was mailed to the pope earlier today,” Cardinal Tong told the 600 or so people who gathered to pray quietly in the lofty church. He described the decision of the pope to step down at this time as a brave and wise move.

A short biography of the life of Pope Benedict was read out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ass and Cardinal Tong invited people to especially offer a prayer of gratitude for the way in which the pope has served the Church and the world during his pontificate.

He also asked people to remember the cardinals who would be heading to Rome in early March to elect his successor and urged them to pray that they will be sensitive to the movements of the Holy Spirit in their deliberations.

In addition, he asked that people always remember Pope Benedict as the pope emeritus, asking that he may continue to use his faith to serve the Church through his life of prayer, reflection and contemplation.

Cardinal Bertone said in his letter, “The Holy Father is certain that you, in your monasteries and convents throughout the world, will provide the precious resource of that prayerful faith which down the centuries has accompanied and sustained the Church along her pilgrim path.”

He adds that in choosing to retire to a life of prayer, contemplation and reflection, the pope is showing in a significant manner that it is the spirit of prayer which is the most authentic and profound dimension of every action of the Church.

Catholic people in China have also responded to the pope’s decision to step down in a spirit of gratitude.

A letter sent to Pope Benedict on behalf of all priests and Catholic people in China admits to the initial shock of hearing the news and to a feeling of regret people felt that someone they saw as having profound care for them would be moving on.

It says people are having difficulty saying goodbye. “The free and unconfined attitude you showed before power, honour and status, as well as your strong, persevering, humane response to various challenges have won the respect of the whole world.

“This not only moved the world, but also makes it difficult for us Chinese clergy and Catholics to say farewell to you,” the letter reads.

However, as the initial shock wore off, the letter says, “We Chinese clergy and faithful people will never forget you. We will love you forever.”

The letter adds that the Church in China will remember the pope as a man of dignity and faith.

“In the past eight years, when facing complex and uncertain international situations, Your Holiness made every effort to safeguard human dignity, pursue truth, defend the values of faith and actively promote the new evangelisation,” the people from the Church in China said to the pope as he prepared to step down.

In admitting their own limitations, the Chinese people say to the pope, “Please forgive our weaknesses and limitations. We hope that Your Holiness will continue to care for the little flock in China and stay connected to the Chinese people in prayer during your life of retirement.”

The letter also quotes from the words used by a former apostolic delegate to China when briefing the pope on the Church in the Middle Kingdom some years ago. “In this world, all Christians have been suffering for Jesus Christ, but the Catholics of China suffer for Your Holiness at the same time.”

It notes that there was some disappointment at being seemingly ignored by Pope Benedict when he first became bishop of Rome. It says that at that time, “Then Your Holiness seemed to enter a long and deep silence.”

However, it adds that eight years on, that feeling of disappointment has been replaced with a profound sense of gratitude for the care that the pope has constantly lavished on the Church in China.

It lists the obvious care he showed for the clergy and people, his annual greetings as people celebrated the Lunar New Year, the best wishes he sent during the turbulent period of bringing the Olympic Flame to Beijing in 2008 and his sympathy for victims of the earthquakes in Yushu and Qinghai, as well as mudslides and flooding in Zhouqu and Gansu.

“Your Holiness not only grieved and lamented the death of our compatriots, but also appealed to the universal Church to pray for the victims, the various government personnel and those kind-hearted people who participated in the rescue work in the front line of disaster areas,” the letter recalls.

“You also called on other countries to stretch out their hands of friendship to support the disaster areas in China… In addition, Your Holiness generously donated to the Chinese victims four times through Cor Unum (Vatican Aid) to Jinde Charities,” it continues.

It also mentions with great affection how much people felt the pope’s concern when he penned a letter to the Catholic people of China in 2007. “We will never forget that,” the people say.

The letter notes that the people are expressing regret that Pope Benedict never had the opportunity to visit China, but adds that they are holding onto the hope that his successor will be able to make the trip.

As the helicopter carrying the pope into retirement rose into the blue skyline above Rome at 5pm on 28 February, Chinese flags flew proudly in St. Peter’s Square outside the Vatican apartments, as people farewelled the pope they had come to love so much.

Sister Lucia, from Shijiazhuang in Hebei, told AsiaNews as she waved her last farewell that she believes it is significant that he is stepping down in the Year of Faith.

“Many dioceses have proposed catechesis to spread the message of the pope, his testimony and example during this year,” she said as her final testimony.
 10 March 2013


 

Farewell to Our Holy Father Benedict XVI

Dear Holy Father,

Your renunciation of the papacy has shocked the whole world, especially our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the Church. However, I know that your decision was made after a long period of prayer and discernment and your decision was an extremely humble, courageous and wise one. I deeply respect your decision and agree with the reasons you cited for your resignation; advanced age and a weakening health.

On behalf of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and the Church in China, I would like to express my heartfelt gratitude to you. I especially thank you for your Letter to the Catholic People of China promulgated in 2007, which has given us a clear direction and guidance.

The Letter instructs our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the open and underground Church communities in the Mainland not to attack each other, but to try to achieve mutual reconciliation in following the principles of the Catholic Church, to attain full communion with the Universal Church.

Under your leadership, the Commission for the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was established to deal with various concerns of the Church in China. At the end of each meeting of the Commission, you came to greet each member. We were grateful for your presence.

In June 2008, when I accompanied Joseph Cardinal Zen to Rome for the Ad Limina Visit, you encouraged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to continue to be a Bridge Church and to contribute to the Church in China. On behalf of the Diocese, I thank you again.

Since 1970, I have been teaching Dogmatic Theolog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in Hong Kong. Thus, whenever I read your documents carefully, I deeply appreciate your explanation of doctrines and the truth.

Your explanations are clear and systematic. From the beginning of your pontificate, you have reminded us to be careful of the harm of popular relativism in contemporary society. Jointly with the Universal Church, I thank you profoundly for your leadership.

Last October, on the occasion of the Synod of Bishops, I was deeply honoured to be appointed by you as one of the presidents of the Synod. That experience gave me an opportunity to have a close encounter with you, which enabled me to witness your words and deeds everyday

A psychologist, in one of his tests, drew a black circle with a black pen on a piece of white paper. Then, he asked 100 people what they could see on that sheet of paper.

Ninety-nine of them replied that they saw a black circle, but missed a big white dot inside of it.

This test reminded me not to overlook obscure subjects. During the Synod, every morning and afternoon with the panelists, I was privileged to receive you at the door of the venue, accompany you to the elevator and walk with you through the corridor on the way to the Assembly Hall.

Each time you were extremely cordial and twice comforted me by saying, “Don’t’s be afraid” when chairing the meeting, just as Jesus comforted His disciples in the storm (Mark 6:50).

Another encouraging episode was that every time we passed the chapel befort entering the Assembly Hall, I saw you praying before the Blessed Sacrament. Your thoughtfulness for others and prayerful spirit deeply impressed me and will ever remain in my hear. I wish to thank you again.

I have read an autobiography of the late Father Thomas Merton osco, who specialised in studie on Buddhism. With a flavor of Zen-Buddhism, he said: “When one departs from a corwd, one feels closer to the crowd and can even embrace the people.”

This saying is not irrational, because it means a person having more time and remaining in silence can feel more deedply the closeness and greatness of friendship.

Holy father, I believe that when you retire into the monastery, you will think of the Church much more than ever. As mentioned in your declaration of resignation, in the future you will deepen your relationship with the Church through prayer and will help all members of the Church to accomplish the will of the Lord, to bring the Christian faith to those who have not yet known Jesus Christ, and to bring those lapsed Catholics back to the Church.

Holy Father, I will cherish the cross of the Good Shepherd you gave me last year at the closing of the Synod. It reminded me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y mother and the Sisters of Good Shepherd.

She had taught at a school run by the Good Shepherd Sisters from the 1950s until she retired in the 1980s. I have witnessed and admired the loving spirit of the Good Shepherd Sisters.

Thus I chose, “The Lord is my Shepherd” (Dominus Pastor Meus, in Latin) from psalm 23, as the motto of my coat-of-arms, when I was ordained a bishop in 1996.

I hope to follow in the footsteps of Christ, to be a good pastor and a faithful servant, thereby contributing towards building up the Church as One Body and Humankind as One Family.

Holy Father, whenever I wear the cross you gave me, I will remember you and your teaching. Every day when I recite Psalm 23, I will pray for you and your Successor.

Lastly, I would like to offer you the last verse of Psalm 23 my best wishes to you: “Surely goodness and mercy shall follow you all the days of your life; and you will dwell in the house of the Lord for ever.”

Yours respectfully,

+John Cardinal TONG
27 February 2013

 10 March 2013

 

Editorial
I will not renounce the cross

POPE BENEDICT XVI held his final general audience in St Peter’s Square a day before his resignation took effect on 28 February. In front of about 200,000 people, including some Chinese, he recalled that the acceptance of God’s call to serve as the successor of St. Peter had taught him not to renounce the cross.

The pope pointed out that while his eight-year papacy held moments of joy and light, he also sailed on choppy waters. Nevertheless, he was never lonely and thanked the people of God for understanding and respecting his decision.

He said that he believes his resignation is a positive dynamic in the Church, declaring that in stepping down from his duties, he is renouncing a right to or ownership of something. His historic voluntary act of resigning from the papacy is not something negative, but rather something positive, intended to enable the Church to proclaim the gospel more effectively.

By choosing to retire into the contemplative life, he is giving witness to the real foundation of Christian faith. In front of the crowd, he explicitly pointed out that he will not renounce the cross and will live out his life anchoring the Braque of Peter on prayer.

The Vatican Secretariat of State dismissed conspiracy theories that ignored the faith aspect of the pope’s decision, saying they were designed to manipulate the result of the upcoming conclave.

Even some Church media put simplistic interpretations on the pope’s resignation. Nevertheless, ten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came to bid him farewell, showing their love and respect. This reflects the comfort, love and hope the pope has brought to the world.

The process of electing a new pope and finding someone who is suitable to lead the Church is the specific and direct responsibility of the cardinals, but it requires the prayer and discernment of the whole Church. Consequently, there seems to be something incongruous in well-known bookmakers giving odds on it.

As Pope Benedict said, the powerful torrents of secularisation will depreciate human dignity and sin will pollute the goodness of God.

Over the years, the pope expressed joy, as well as his concern for the faith life and formation of young people at successive World Youth Days. In Australia in 2008, he sent a text message to every individual registered saying, “Young friend, God and his people expect much from you, because you have within you the Father’s supreme gift: the Spirit of Jesus.”

In the manner of Pope John Paul II, Pope Benedict’s dream of visiting China remains unfulfilled and, despite much effort, Holy See-Beijing relations have arguably reached their lowest ebb ever.

Over the past years, the pope has left the Church and the world a catalogue of invaluable teaching in his encyclicals, books and Sunday angelus reflections. Pope Benedict gave strong witness to renouncing the values of this world, which enabled him to be much more than a symbolic bridge between people and God.

His determination and courage has enabled us to believe in the real presence of Christ in our world, as he transformed a frail, aging body into a sacrament of God’s love.
 10 March 2013

 

Editorial
A farewell to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The New Year’s Eve was uniquely marked by the return of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to the Lord. Prior to the official announcement of his death, news of the decline of his health had already spread: Pope Francis called on the faithful to pray for Pope Benedict XVI at the end of the public audience on 28 December. Churches around the world in Britain, France, Germany, Italy and other countries answered the appeal to pray for the former Pope. Other Christian groups also responded, entrusting everything to God.

Pope Benedict XVI -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before his election to the papacy in 2005 at the age of 78 - became the eighth German Pope in history. He chose the name “Benedict” to commemorate and emulate Pope Benedict XV’s spirit of striving for peace and unity during the First World War. 

During the eight years of his pontificate, he had made great contributions in promoting the theological development of the Church. His encyclicals and his book Jesus of Nazareth, called for people to rediscover the inevitable relationship between sacrificial love, charity work, devotion to the truth and the Christian gospel.

Pope Benedict XVI is considered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theologians of the contemporary Church. He participated as a theological advisor to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from 1962 to 1964. Even in his 30s, he was actively promoting and defending the study of work of the council.

Pope Benedict also had some connections with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In early March 1993, the then Cardinal Ratzinger,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visited Macau and Hong Kong. He first visited the ruins of St. Paul’s in Macau and met with the late Bishop Domingos Lam Ka Tseung. He then came to Hong Kong to speak at a meeting organised by the Federation of Asian Bishops’ Conferences. 

He was accompanied by the Father John Tong Hon (later Auxiliary Bishop of Hong Kong, the Bishop and Cardinal) as he visited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and the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He also met with John Baptist Cardinal Wu Cheng-chung, the Bishop at the time. 

During his pontificate, Pope Benedict would elevate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and John Cardinal Tong to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in 2006 and in 2012.

In 2007, he published his Letter to Bishops, priests, consecrated men and women, and lay faithful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hich reiterated the principles of the Church regarding the appointment of Bishops and the illicit ordination of Bishops in the mainland China. It also asked the faithful on the mainland to work toward reconciliation between official and unofficial communities.

Pope Benedict resigned the papal ministry on 28 February 2013 citing poor health, making him the first Pope to retire in nearly 600 years.  His 71 years of priestly life, of loving the Lord and others, was described by Pope Francis as “the testimony of love for the Church” and deserves our unreserved gratitude.

 8 January 2023


 

Benedict XVI, theologian and teacher of faith returns to the Father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passed away at 9:34am, on the morning of Sat­urday, 31 December 2022, on the eve of the turning of the year and nearly 10 years after he resigned from the papacy, Vatican News announced. He was 95-years-old and had been in frail health in recent years.

“With sorrow I inform you that the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passed away today at 9:34am in the Mater Ecclesiae Mon­astery in the Vatican. Further information will be provided as soon as possible. As of Monday morning, 2 January 2023, the body of the Pope Emeritus will be in Saint Peter’s Basilica so the faithful can pay their respects,” said Matteo Bruni, director of the Holy See Press Office.

As the retired Pope neared death, he was given the anoint­ing of the sick in his residence, Bruni said.

His body lay in state in St. Peter’s Basilica, in front of the Altar of the Confession, begin­ning 2 January with thousands coming to pay their last respects, Vatican News reported.

During the New. Year’s Eve Te Deum service at St. Peter’s Basilica, Pope Francis spoke of his predecessor saying, “We are moved as we recall him as such a noble person, so kind. And we feel such gratitude in our hearts: gratitude to God for having giv­en him to the Church and to the world; gratitude to him for all the good he accomplished, and above all, for his witness of faith and prayer, especially in these last years of his recollected life. Only God knows the value and the power of his intercession, of the sacrifices he offered for the good of the Church.”

Born Joseph Ratzinger in Marktl am Inn, Bavaria, Germa­ny, in 1927. He served the people of God as a priest, an advisor at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as Bishop of Munich and Freising, as a cardinal and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and as the 265th Pope of the Catholic Church from 19 April 2005, until he abdicated the See of Peter on 28 Febru­ary 2013.

He was one of only a few Popes to resign, and the first in 600 years (the last being Pope Gregory XII in 1415).

At the time of his resignation, the Sunday Examiner (24 Febru­ary 2013) reported him as saying, “After having repeatedly exam­ined my conscience before God, I have come to the certainty that my strengths, due to an advanced age, are no longer suit­ed to an adequate exercise of the Petrine ministry.”

Pope Emeritus Benedict said, “I am well aware that this min­istry, due to its essential spiritual nature, must be carried out not only with words and deeds, but no less with prayer and suffering,” adding that in today’s world, both strength of mind and body are necessary for the job of Pope. “A strength which in the last few months, has deteriorated in me to the extent that I have to recog­nise my incapacity to adequately fulfill the ministry entrusted to me,” he said.

Vatican News reported that not long after, the newly-elect­ed Pope Francis returning from World Youth Day in Brazil on 28 July 2013, said of Pope Benedict: “He is a man of God, a humble man, a man of prayer... when he resigned, for me it was an exam­ple of greatness. A great man. Only a great man does this!”

He likened having him close by at the Mater Ecclesiae Mon­astery as “like having your grandfather in the house, a wise grandfather...”

In the early days of his retire­ment, to the delight and sur­prise of pilgrims and cardinals, Pope Benedict appeared at major events with Pope Francis, includ­ing the opening of the Holy Door of St. Peter’s Basilica 8 Decem­ber 2015.

A close collaborator of St. John Paul II and the theological expert behind many of his major teachings and gestures, Pope Benedict came to the papacy after 24 years heading the doctri­nal congregation’s work of safe­guarding Catholic teaching on faith and morals, correcting the work of some Catholic theologi­ans and ensuring the theological solidity of the documents issued by other Vatican offices, OSV News reported.

As Pope, he continued writing as a theologian, but also made historically important gestures to Catholics who had difficulty accepting all of the teachings of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particularly about the liturgy. In 2007he widened permission to use the “extraordinary” or pre-Vatican II form of the Mass and, a short time later, extended a hand to the traditionalist Soci­ety of St. Pius X. Besides lifting the excommunications of four of the society’s Bishops who were ordained illicitly in 1988he launched a long and intense dia­logue with the group. In the end, though, the talks broke down.

His papacy, which began when he was 78-years-old, was extremely busy for a man who already had a pacemaker and who had wanted to retire to study, write and pray when he turned 75. He used virtually every medi­um at his disposal-books and Twitter, sermons and encycli­cals-to catechise the faithful on the foundational beliefs and practices of Christianity, ranging from the sermons of St. Augus­tine to the sign of the cross.

Pope Benedict was also the first Pope to meet with victims of clerical sexual abuse, OSV News reported. He clarified Church laws to expedite cases and man­dated that Bishops, conferenc­es put in place stringent norms against abuse.

Although he did not expect to travel much, he ended up mak­ing 24 trips to six continents and presided over World Youth Day mega-gatherings in Germany in 2005, Australia in 2008, and Spain in 2011.

On his watch, the Vati­can continued to highlight the Church’s moral boundaries on issues such as end-of-life medical care, marriage and homosexual­ity. But the late Pope’s message to society at large focused less on single issues and more on the risk of losing the basic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human being and the Creator.

Pope Benedict surprised those who had expected a by-the-book pontificate, as he emphasised that Christianity was a religion of love and not a religion of rules.

Some of Pope Benedict’s most memorable statements came when he applied simple gos­pel values to social issues such as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life, the environment and economics. When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worsened in 2008, for example, the Pope insisted that finan­cial institutions must put people before profits.

He also reminded people that money and worldly success are passing realities, saying: “Whoever builds his life on these things - on material things, on success, on appearances - is building on sand.”

He consistently warned the West that unless its secularized society rediscovered religious val­ues, it could not hope to engage in real dialogue with Muslims and members of other religious traditions.

Pope Benedict’s 2007 Letter to Chinese Catholics was an appeal to China’s government to respect the religious freedom of its peo­ple. It also asked the faithful on the mainland to work toward reconciliation between official and unofficial communities.

The Catechism of the Catho­lic Church promulgated under the pontificate of Pope St, John Paul IIwhen he was Cardinal Ratzinger,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is possibly one of Pope Benedict’s great legacies.

Christoph Cardinal Schonborn of Vienna, who worked with the former Cardinal Ratzinger in drafting the Catechism wrote in Vatican News: “His guid­ance, his spirit and his inspira­tion were decisive. The first thing and also the most important one, is that he truly believed in this project.”

He wrote: “Under his guid­ance, his constant encourage­ment and his spiritual fatherhood, the work grew to be what it finally became after the prom­ulgation by Pope John Paul II: a sure measure and orientation for faith in our time. The Cate­chism remains a great witness of the determining force of the the­ologian Joseph Ratzinger /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Bishop Stephen Chow Sau Yan, SJ, of Hong Kong, express­ed his “deepest condolences” on behalf of the diocese and the faithful in a 31 December state­ment.

A Book of Condolences was opened for well-wishers to sign from 10:00am on 2 January to 5:00pm on 4 Januaryat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on Caine Road, and a requiem Mass was celebrated at 6:00pm on 4 January, also at the Cathedral.

 8 January 2023

 


Church in Hong Kong mourns the late pope

People from different walks of life mourned the death of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who died on New Year’s Eve at age 95. Pope Benedict made history in 2013 when he became the first Pope to resign in almost 600 years instead of serving for the rest of his life.

Religious and lay people in Hong Kong mourned his loss at the Cathedral of Immaculate Conception, Caine Road, which was open to the public for them to express condolences on January 2, 3 and 4. Bishop Chow Sau Yan, SJ, while answering the media outside the Cathedral on 2 January, expressed his respect for the late Pope emeritus for his courage in handling Church problems and his contributions as a leading theologian.

Bishop Chow explained that he was informed of Pope Benedict XVI’s illness in Rome in September, while Pope Francis had invited the faithful around the world to pray for his health on 28 December 2022, so the news of his death was not surprising. He said that the Church mourns the loss of a respected shepherd and recalled the late Pope Benedict XVI as a Pope who showed courage by resigning when he did.

“He had the courage to resign. I know some people in the Church did not support his resignation, but he did it for the good of the Church. He did not insist on staying in that position. This is something that deserves my respect,” Bishop Chow said.

He expressed his admiration for this prominent theologian of modern times who had strong principles but also was able to make timely adjustments to fast-paced changes in the world. “The Church is a journeying one, so it is impossible for us to achieve perfection, but we can reflect on our shortcomings and make improvements,” the Bishop said.

The Bishop admired the late Pope for his courage in strictly handling sex harassment cases and corruption in the Church. His first encyclical in 2006, Deus Caritas Est (God is love), reflected on the love of God for humankind. The late Pope also expressed his sadness for the victims of Auschwitz and Birkenau in Poland, during his historic visit to the former Nazi death camps as a German Pope in 2006.

Bishop Chow and Vicar General, Father Paul Kam Po-wai, were among the first to sign the condolence book in front of the Cathedral’s main altar, expressing their love and respect for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Father Kam said, “The Pope returned to the Lord peacefully after making tremendous contributions to the Church.” He is grateful for his teaching and guidance all these years.

He recalled that he had the chance to concelebrate Mass with the late Pope and other prie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at three World Youth Days in 2005, 2008 and 2011, and was touched by his care and concern for young people. He felt particularly inspired when the late Pope told young people that the more they know Jesus, the more they know themselves in the World Youth Day message of 2011 under the theme, Rooted and built up in Jesus Christ, firm in the Faith (Colossians, 2:7).

Father Lawrence Lee Len, the Diocesan Chancellor, who also paid his respects at the Cathedral, expressed gratitude for the contributions of the late Pope to preserving the doctrines and the truth. His choice of the name “Benedict” illustrated his desire to maintain contemplative prayer traditions in Europe despite secular challenges.

Father Lee believes the last words of Pope Benedict: “Lord, I love you,” summarised his life as a faithful servant of God who lived according to God’s will and was a worthy example for the faithful to follow.

Father Dominique Mukonda Kananga said that Pope Benedict is a gift from God to the Church. He observed that the Pope was a great pastor, thinker, writer and theologian. He expressed his faith and ideas so clearly that people realised God was the centre of their lives. He said the books authored by the late Pope are part of his spiritual life as a priest.

As the news of the Pope’s illness and death was breaking, he happened to be reading one of his books, Credo for Today, written in 2009, explain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reed and our daily lives, which he believes is refreshing for a Christian mind. He brought the book with him as he prayed for the late Pope in the Cathedral on 2 January.

Albert Chan King-tat, one of the laity who came to sign the condolence book, recalled that he met the late Pope in Rome during the consecration ceremony of Archbishop Savio Hon Tai-fai in 2011. He and his wife, a theology student of the Archbishop, gave the offertory in traditional costumes. He remembered the Pope’s gentleness shown in a brief gathering with people taking part in the ordination ceremony in a small room later. “The Pope saw us and said, ‘So you are from China’,” he recounted.

Janet Ng recalled seeing the Pope at World Youth Day in Sydney in 2008. Even after 10 years, she still recalls the excitement everyone felt when Pope Benedict XVI landed in a helicopter. “I knew he was very fragile and ill, so his passing wasn’t a huge shock for me, but his remarkable faith and love for God shall be remembered forever in my heart and inspire me to continue to pursue my faith and spread God’s love,” she said.

A requiem Mass for the late Pope was celebrated at the cathedral at 6:00pm on 4 January.

 8 January 2023

 


In memory of Pope Benedict XVI: a shepherd of love and courage
Bishop Stephen Chow, SJ

Pope Francis requested prayers for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who was seriously ill and whose condition, as we all knew, had become critical at the end of December. I first heard about Benedict XVI’s deteriorating health in September last year while I was in Rome. Therefore, when the news broke that the Pope emeritus passed away, I was not surprised but were nevertheless saddened to see the passing of such a respected father figure.

Benedict XVI, for me, was a fearless man who had the courage to resign from the papacy. There were those in the Church who thought he should not have resigned, but he demonstrated no attachment to power and did not insist on remaining in the See of Peter for the good of the Church. That deserves my respect.

The theology of Benedict XVI is very solid in the history of the contemporary church, and he belongs to the era’s pantheon of theologians. He refreshed his theology with the times in response to the rapidly secularised world. His influence extended beyond his role as Pope to his role as a theologian.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was from Germany. He visited the Nazi concentration camps after becoming Pope in 2006. He was at a loss for words in the camps and could only ask God in silence: How could you tolerate all this? There is no doubt that Benedict was passionate about his intimate understanding of humanity. 

While we appreciate Benedict XVI as a theologian with rational thinking, we cannot ignore his affective side. He loved playing the piano and listening to music, through which he expressed his feelings. His first encyclical was entitled, God is Love and love was a central part of his thinking, which was continued by his successor, Pope Francis.

The Church is a journeying one and a “Church in progress”, and we must constantly reflect on ourselves, including our limitations, in order to do better. For example, regarding sexual abuse cases, we feel extremely embarrassed and ashamed about them. Despite his human weaknesses, Pope Benedict XVI dealt sternly with the issue. During his tenure, he also introduced measures to prevent money laundering in the Vatican, which should be acknowledged. Furthermore, no one or no Pope is flawless. We can only respond as best as we can in our limited capacity. If we realise it is no longer possible for ourselves to continue our mission, we should imitate Benedict XVI’s humility, a holy virtue. 

His contribution was, in short, his willingness to lead the Church amid storms, his ability to show the way forward in terms of Catholic faith reflection amid the bombardment of secularisation, and his ability to renew the call of God’s love at a time when hearts were becoming indifferent or detached. 

May God be pleased to receive the soul of Benedict XVI, and may he pray for our Church and the world from his eternal heavenly home!

 8 January 2023

 


At this moment when Pope Benedict has left us for heaven
Joseph Cardinal Zen

Pope Benedict XVI has finally completed his humble service as a “worker in the Lord’s vineyard.” It was a multifaceted service: some will underline that he was a great theologian, some will continue to call him “God’s Rottweiler,” for me he was the great defender of the truth. It is true that his first encyclical was Deus Caritas Est, but this was later followed by Caritas in Veritate. He defended the truth against the dictatorship of relativism. He wasn’t afraid to appear retrograde in the face of so many who are ready to exalt pluralism to the bitter end and do not draw back from indiscriminate inclusiveness. He said that love without a foundation in truth becomes a shell that can contain anything.

Someone said that Pope Benedict, after his resignation, should have kept quiet and not create confusion in the Church. To me, it seems that quite the opposite is true: precisely because there is confusion in the Church, a Pope emeritus, like every Bishop and Cardinal, as long as he has breath and is clear of mind, must fulfill his duty as Successor of the Apostles to defend the healthy tradition of the Church. Since when has the word “conservative” begun to mean a sin? Unfortunately, fidelity to Tradition can be taken as “rigidity” or “backwardness.” In crucial moments, even Pope Francis accepted this contribution of his predecessor, especially his defense of the priestly celibacy of the Roman Church in the controversy about the proposal to ordain “viri probati”.

As a member of the Church in China, I am immensely grateful to Pope Benedict for things he has not done for other Churches but has done for us. First of all, a Letter (29 June 2007) which was a masterpiece of balance between the lucidity of Catholic ecclesiological doctrine and the humble understanding of civil authority. Catholic ecclesiology which is not personal to him, but exposed by him with unsurpassed clarity and concreteness. Unfortunately, this is a letter that has been somewhat spoiled: by errors (probably also manipulations) in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and by tendentious citations of the letter made against its obvious meaning.

Another extraordinary thing Pope Benedict has done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is the establishment of a powerful commission to take care of the affairs of the Church in China; unfortunately under the new president, this commission was silently made to disappear without even a word of respectful farewell.

Pope Benedict was often misunderstood and sometimes not followed, but it is precisely in these cases, which seem to be failures, that I was able to admire the person’s great fortitude and magnanimity in the face of setbacks (I saw Cardinal Meissner cry during those days when the German episcopate severely criticised the German Pope). In the Angelus of 26 December 2006, Pope Benedict exhorted the faithful in China to persevere in the faith, even if at the present moment everything seems to be a failure.

Despite his great effort, Pope Benedict failed to improve the situation of the Church in China. He could not accept a compromise at any price. I am still convinced that every effort to improve the situation of the Church in China will have to be made along the lines of the 2007 letter. (I have noticed that even the great executor of the Church’s Ostpolitik, Agostino Cardinal Casaroli, did not believe he could always succeed with diplomacy).

As we make memory of the great pontiff, let us remember that we now have him as a powerful intercessor in Heaven. With his intercession, let us pray that everyone, the Church in Rome, the Church in China and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may be moved by God’s grace to bring about true peace for the Church and for our homeland.

 8 January 2023

 


In memory of a pope who resigned from the papacy
By Bishop Joseph Ha Chi-Shing OFM

When I think of the late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the first thing that comes to mind is his announcing his resignation from the papacy in 2013. No wonder. After all, he was the first pope to resign in nearly 600 years. People were disappointed that the Pope abdicated the See not because he did badly, but because they appreciated his courage and humility without self-importance or attachment.

Formerly known as Joseph Ratzinger, Pope Benedict was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for 23 years during the time of Pope John Paul II, and was regarded as the official spokesperson for the theological doctrines of the Holy See and the mediator of theological disputes within the Church. After the death of Pope John Paul, he was elected pope under and took the name, Benedict XVI.

The first time I heard him praised was by an Anglican priest. I was visiting an Anglican community near the parish I was serving and giving an ecumenical talk. During our conversation, the priest, an Anglican biblical scholar, enthusiastically shared with me his experience at an academic conference in the Vatican and expressed his admiration for Cardinal Ratzinger as the most suitable person to become Pope.

As members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we are inevitably reminded of the letter written by Benedict XVI in 2007. His message was a special expression of his concern for the Church in mainland China, encouraging the faithful to live their faith confidently, clearly and with clarity. He was aware that the complexities of the situation could not be resolved with a single letter. In the meantime therefore, he called on the universal Church to pray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on 24 May each year, the Feast of Mary the Help of Christians. This showcased Benedict XVI’s pastoral care for the faithful and his trust in God.

After I was appointed to the Vatican Commission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I went to the Vatican twice, and Benedict XVI was present at both meetings. I remember his words as concise and eloquent, and I still keep the photo of the two times I shook hands with him.

Pope Francis once said of his predecessor: “Every time I read his work, it becomes clearer to me that he was always a man on his knees studying theology”. On the other hand, Pope Benedict always humbly described himself as a simple worker in the vineyard of God. Now he has returned to the Lord of the vineyard to receive the reward that has been prepared for him, to be with the one who loves him and the one he loves forever.

 8 January 2023

 


The late Pope Benedict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fter the white smoke billowed up from the chimney of the Sistine Chapel, announcing that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had been elected Pope Benedict XVI (Sunday Examiner, 19 April 2005), and the Thanksgiving Mass celebrated on 25 April 2005 to mark his papal inauguration (Sunday Examiner, 1 May 2005), the Sunday Examiner ran an article on his association, not only with Hong Kong, but also Macau.

The then-new Pope had visited both territories in March 1993 when he was still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and Hong Kong and Macau were a few years from reverting to Chinese sovereignty.

Father Pedro Chung Chi-kin, the Vicar General of Macau, recalled at the time that then Cardinal Ratzinger met with the late Bishop Domingos Lam Ka-tseung the retired Bishop of, and also visited some famous places, including the Ruins of St. Paul’s Cathedral.

In Hong Kong, Cardinal Ratzinger spoke at a meeting held by the Federation of Asian Bishops’ Conferences in early March, telling the Bishops that the Church’s mission is more a matter of “inter-culturality” than “inculturation.” He coined the new term and urged its use, he explained, to express more precisely “the meeting of cultures” that should take place when the culture of Christian faith encounters other cultures.

Bishop (later Cardinal) John Tong Hon recounted that he brought Cardinal Ratzinger to meet the then-governor, Christopher Patten, himself a Catholic, at Government House.

He also recalled that the future Pope met with the late John Baptist Cardinal Wu Cheng-chung and visited Hong Kong’s Holy Spirit Seminary and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Vicar General, Father Dominic Chan Chi-ming, had expressed his hope that the new Pope would visit Hong Kong again. However, Father Louis Ha Keloon, then-director of the Hong Kong Catholic Diocesan Archives, cautioned that this would be hard to arrange until the Holy See establishes diplomatic ties with China. This remains the case to this day.

During his pontificate, Pope Benedict would elevate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and John Cardinal Tong to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in 2006 and 2012.

The only Pope to visit Hong Kong was Pope Paul VI who presided at an open-air Mass in Hong Kong Stadium before a crowd of about 15,000 on 4 December 1970.

 8 January 2023

 


Filipinos pay tribute to Pope Benedict

Catholics in the Philippines remembered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for giving them a second Filipino saint and for his “courageous battle” against the relativism that permeates society.

Speaking at an event held on 2 January that was attended by state dignitaries, Father Ari Sison from Manila, recalled, “Despite not visiting the Philippines, Benedict XVI left a mark on the country. Besides canonising St. Pedro Calungsod, he elevated Cardinal Luis Antonio Tagle to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in 2012. We will never forget him for these two great contributions,” CNN Philippines reported.

Benedict XVI canonised the lay catechist, Pedro Calungsod, on 21 October 2012, in St. Peter’s Square.

Father Sison also remembered Benedict XVI’s simplicity during his student days in Rome.

“I met Pope Benedict XVI before he became Pope. I was a student in Rome and I met him on the bus. I spoke to him in Italian and I offered my seat. He just nodded and gave me a smile. There I realised how simple he was,” the priest added.

“Here in the Archdiocese of Manila, we gratefully remember him for appointing my predecessor, Cardinal Luis Antonio Tagle as our Archbishop. He also elevated Cardinal Luis Antonio Tagle and Cardinal Gaudencio Rosales to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they were both excellent pastors who served well in our local Church,” Jose Cardinal Advincula, Archbishop of Manila, said in his message.

Cardinal Advincula further recalled the late Pope’s “courageous battle” with the relativism that permeates the Philippine society today.

“More importantly, we remember him for courageously witnessing to the gospel in our modern world marred by fractures and skepticism. He prophetically warned us against the ‘dictatorship of relativism’, from which our post-truth world is now suffering,” Cardinal Advincula added.

The Catholic Bishops’ Conference of the Philippines thanked all the Catholic faithful who prayed for the late Pope before his death on 31 December 2022.

“I wish to thank all of you who accompanied him in prayer and offered special Mass intentions for his peaceful passage into eternal life. We will fondly remember him, especially those among us Bishops, who had been appointed by him to the episcopal ministry. (It was Pope Benedict XVI who appointed me Bishop in July 2006),” CBCP president, Bishop Pablo Virgilio David, wrote in his message.

Bishop David likewise called Benedict the “Pope of Charity” based on his encyclical Deus Caritas Est (God is Love).

“Among the many charisms God had bestowed on him, he will be especially remembered as a great theologian, catechist, and musician. He spent the last years of his life as an emeritus Pope in solitude and contemplation, supporting the Universal Church and Pope Francis spiritually with his prayers,” Bishop David added.

Manila Cathedral had opened a chapel where Catholics could offer prayers for the late Pope, while the Archdiocese of Lingayen-Dagupan celebrated a requiem Mass on 3 January to pay its last respects.

 8 January 2023

 

Editorial
Lord, I love you!

“Lord, I love you!” - Archbishop Georg Gänswein, the late Pope Benedict XVI’s personal secretary, recounted emotionally that according to the nurse who took care of Pope Benedict, those were his last words, after which he was no longer able to express himself. He chose to endure the torment of illness and pain courageously. He had full faith in God, and accepted God’s guidance and arrangements for him to return to the house of the Father, and enjoy resurrection and eternal life with all the saints.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celebrated a requiem Mass at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on the evening of 4 January, with around 600 people in attendance. Together with the clergy, they bade farewell and paid their last respects to the 265th Pope.

Born Joseph Ratzinger, he aspired to be a priest since childhood and grew up at a time when the Church was gradually losing its influence in Europe. His beliefs were challenged and questioned by various contemporary thoughts. The Church became more closed and disconnected from the world. It was against this background that Ratzinger joined the seminary. He received theological education that was gradually getting more liberal, and he constantly contemplated how he could re-establish and bring up-to-date the value of the Church and the faith.

When then Father Ratzinger was a professor of theology, he was well known for his enlightening teaching style, and his lectures catered well for the era. In 1977, he was ordained the Archbishop of Munich and Freising, and later that year was created a cardinal by Pope Paul VI. In 1981, he was appointed the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In 2005, he was elected Pope and took the name Benedict XVI.

Then 78-years-old, he was pontiff for almost eight years, during which he handled a number of controversial matters in a humble manner. For example, he was determined of follow up on clerical sexual abuse incidents. He enacted a document entitled De Gravioribus Delictis containing regulations aimed at making law enforcement and prevention of sexual abuse more effective. There was a sharp increase in the number of priests suspended due to involvement in sexual abuse cases, and in the number of bishops sent away because of their mismanagement of the crisis. For financial scandals involving the Vatican, he initiated reforms to make the management of the Holy See’s financial affairs more transparent. He issued a motu proprio on 30 December 2010, which set out to prevent and combat money laundering and terrorist financing.

Pope Benedict attended three World Youth Days during his pontificate, in Cologne, Germany (2005); Sydney, Australia (2008); and Madrid, Spain (2011). The gap in age did not affec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ope and the young people. This kind shepherd was warmly welcomed and respected by young people. Wherever he went, he was surrounded by them, and they interacted most sincerely and truthfully.

Farewell to this faithful servant of God and great man of our time. As Pope Francis said, “Benedict XVI was a great Pope.”

 15 January 2023

 


Pope Francis remembers Benedict’s “wisdom, tenderness, devotion’

Pope Benedict XVI “spread and testified to” the gospel his entire life, Pope Francis told ten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gathered on 5 January for his predecessor’s funeral Mass.

“Like the women at the tomb, we too have come with the fragrance of gratitude and the balm of hope, in order to show him once more the love that is undying. We want to do this with the same wisdom, tenderness and devotion that he bestowed upon us over the years,” Pope Francis said in his homily.

The Mass in St. Peter’s Square was the first time in more than 200 years that a Pope celebrated the funeral of his predecessor. Pope Pius VII had celebrated the funeral of Pius VI in 1802 when his remains were returned to Rome after he died in exile in France in 1799.

Pope Benedict, who had retired in 2013, had requested his funeral be simple; the only heads of state invited to lead delegations were those of Italy and his native Germany.

However, many dignitaries - including Queen Sofia of Spain and King Philippe of Belgium - and presidents and government ministers representing more than a dozen nations were in attendance, as were most of the ambassadors to the Holy See.

Members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including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sat on one side of the casket, while, on the other side, were special guests, including the late Pope’s closest collaborators and representatives of the Orthodox, Oriental Orthodox, Anglican, Protestant and US evangelical communities. Jewish and Muslim organisations also sent delegations.

Pope Francis presided over the Mass and Giovanni Battista Cardinal Re, dean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was the main celebrant at the altar. Some 120 cardinals, another 400 bishops and 3,700 priests concelebrated. More than 1,000 journalists, photographers and camera operator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re accredited to cover the funeral in St. Peter’s Square.

An estimated 50,000 people filled the square for the Mass, and a number of visitors said that banners and flags were being confiscated by security upon entrance. Of the few that did make it past security was a white cloth with “Santo Subito” (Sainthood Now) written in red and a “Thank you, Pope Benedict” written in light blue in German.

Just as Pope Benedict dedicated his pontificate to directing the faithful’s focus to the person of Christ, Pope Francis dedicated his homily to Christ’s loving devotion and suffering witness as the “invitation and the programme of life that he quietly inspires in us,” rather than on a summary of his predecessor’s life.

Pope Francis spoke of Jesus’ grateful, prayerful and sustained devotion to God’s will and how Jesus’ final words on the cross, “Father, into your hands I commend my spirit,” summed up his entire life, “a ceaseless self-entrustment into the hands of his Father.”

The Pope said, “His were hands of forgiveness and compassion, healing and mercy, anointing and blessing, which led him also to entrust himself into the hands of his brothers and sisters.”

He said, “Father into your hands I commend my spirit” is the plan for life that Jesus quietly invites and inspires people to follow.

However, he said, the path requires sustained and prayerful devotion that is “silently shaped and refined amid the challenges and resistance that every pastor must face in trusting obedience to the Lord’s command to feed his flock.”

The Pope said, “Like the Master, a shepherd bears the burden of interceding and the strain of anointing his people, especially in situations where goodness must struggle to prevail and the dignity of our brothers and sisters is threatened.”

He continued, “The Lord quietly bestows the spirit of meekness that is ready to understand, accept, hope and risk, notwithstanding any misunderstandings that might result. It is the source of an unseen and elusive fruitfulness, born of his knowing the One in whom he has placed his trust.” he said.

Quoting Pope Benedict’s homily marking the start of his pontificate on 24 April 2005, Pope Francis said, “Feeding means loving, and loving also means being ready to suffer. Loving means giving the sheep what is truly good, the nourishment of God’s truth, of God’s word, the nourishment of his presence.”

He said of the late pope emeritus, “Holding fast to the Lord’s last words and to the witness of his entire life, we too, as an ecclesial community, want to follow in his steps and to commend our brother into the hands of the Father… May those merciful hands find his lamp alight with the oil of the gospel that he spread and testified to for his entire life.”

The Pope declared, “God’s faithful people, gathered here, now accompany and entrust to him the life of the one who was their pastor. Together, we want to say, ‘Father, into your hands we commend his spirit.”

As the crowd prayed in silence, Pope Francis concluded, “Benedict, faithful friend of the Bridegroom, may your joy be complete as you hear his voice, now and forever!”

As the day began, the thick morning fog obscuring the cupola slowly began to lift as 12 laypeople emerged from the basilica carrying the Pope’s casket. The crowd applauded as the cypress casket was brought into the square and placed before the altar.

The Pope’s master of liturgical ceremonies, Monsignor Diego Giovanni Ravelli, and Archbishop Georg Gänswein, the late pope’s longtime personal secretary, together placed an opened Book of the Gospels on the casket. The simple casket was decorated with his coat of arms as archbishop of Munich and Freising, Germany, which depicts a shell, a Moor and a bear loaded with a pack on his back.

The Bible readings at the Mass were in Spanish, English and Italian, and the prayers of the faithful at the Mass were recited in German, French, Arabic, Portuguese and Italian.

The prayers included petitions for “Pope Emeritus Benedict, who has fallen asleep in the Lord: may the eternal Shepherd receive him into his kingdom of light and peace,” followed by a prayer “for our Holy Father, Pope Francis, and for all the pastors of the Church: may they proclaim fearlessly, in word and deed, Christ’s victory over evil and death.”

The other prayers were for justice and peace in the world, for those suffering from poverty and other forms of need, and for those gathered at the funeral.

Pope Francis prayed that God have mercy on his predecessor, who was “a fearless preacher of your word and a faithful minister of the divine mysteries.”

While the funeral was based on the model of a papal funeral, two key elements normally part of a papal funeral following the farewell prayer were missing: there were no prayers offered by representatives of the Diocese of Rome and of the Eastern Catholic Churches, since those prayers are specific to the death of a reigning Pope.

A bell tolled solemnly and the assembly applauded for several minutes - with some chanting “Benedetto” - as the pallbearers carried the casket toward St. Peter’s Basilica.

Pope Francis blessed the casket and laid his right hand on it in prayer, then bowed slightly in reverence before it was taken inside for a private burial in the grotto of St. Peter’s Basilica, in the same tomb that held the remains of Pope St. John Paul II before his beatification.

 15 January 2023

 


Hong Kong pays homage to Pope Benedict XVI at requiem Mass

The Church in Hong Kong mourned the loss of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who completed his journey on earth on the last day of 2022, at a requiem Mass celebrated by Bishop Stephen Chow Sau Yan, SJ, at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et Conception on 4 January.

The Mass was concelebrated by Auxiliary Bishop Joseph Ha Chi-shing and around 60 priests, including Vicars General, Father Peter Choy Wai-man, Father Paul Kam Po-wai, Father Joseph Chan Wing-chiu as well as Monsignor José Luis Díaz-Mariblanca Sanchéz, head of the Holy See Study Mission.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ass, Bishop Chow expressed grief over the loss of the beloved shepherd. However, at the same time, he said it was also a time to give thanks to God for the invaluable contributions of the late pope. “So we come together this evening with sadness but also a deep sense of gratitude for a remarkable life, a great pope,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a person with deep humility and a very deep theological foundation. Through his intelligence, intellectual capacity and humility, he guided the Church through many stormy days during his papacy,” the Bishop said.

“So we will now come together to pray that the good Lord will welcome him into his heavenly home, his new eternal home, and from there, he will continue to pray for us, for our diocese, for the Church and for our world,” he continued.  

A eulogy was delivered by vicar general, Father Peter Choy Wai-man. He shared about the life of Benedict XVI, his determination to be a priest since childhood, his early achievement as a young professor of theology, his contribution to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as one of the engineers setting up the blueprint for the future reform of the Church, his while he was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to encourage mutual respect and dialogue with the world, as well as his theological works written in an open and balanced style.

Father Choy also paid tribute to the late Pope’s efforts to lead the universal Church during his eight year pontificate, especially his courage in confronting the mismanagement of the Vatican Bank and addressing the failure of the Church in handling the sexual abuse of minors by the clergy. Also, his resignation in 2013, and his status as Pope Emeritus of the Church, showed nobility, courage, and humility. 

His letter to Chinese Catholics in 2007, in which he encouraged the Chinese faithful to promote the normalisation of the Catholic Church through dialogue with respect and openness to each other, showed that the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the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are always in his heart.

Referencing the words of St. Paul, Father Choy said that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had competed well, finished the race, and kept the faith. “This is a race to open up to the world at different stages. In this race, he led the Church through numerous obstacles, responding with openness and humility to the challenges that the world repeatedly sent to the Church,” he said.

Following the Mass, the bishop, Vicars General and Monsignor Sanchéz led a prayer for the dead before Pope Benedict XVI’s portrait in front of the altar, where a candle of resurrection was lit. Afterwards, following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tribute of respect for the dead, the congregation bowed in unison thrice before the portrait of the late Pope.

Hong Kong’s chief executive, John Lee Ka-chiu, expressed his condolences with a floral basket at the entrance of the Cathedral.

 15 January 2023

 


Cardinal Zen attends funeral of Pope Emeritus and meets with Pope Francis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the former Bishop of Hong Kong was able to attend the funeral of Pope Benedict XVI at St. Peter’s Basilica on 5 January. A Hong Kong court had ordered to release of Cardinal Zen’s passport for the purpose of attending the funeral of the Pope emeritus who elevated him to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in 2006. He was accompanied by confrere, Salesian Father Carlos Cheung.

A report by America Magazine of 6 January said that after the funeral service of Pope emeritus, the Cardinal was granted a private audience with Pope Francis at the Domus Sanctae Marthae, the Pope’s residence in the Vatican on short notice, given the restriction placed on his travel time. Prior to the audience, Cardinal Zen was able visit and pray at the tomb of Benedict XVI in the crypt of St. Peter’s Basilica.

The report quoted Cardinal Zen saying, the audience with the Pope was “wonderful, he was so very warm!”

The Cardinal shared that he thanked the Pope for giving Hong Kong “a good Bishop,” Bishop Stephen Chow Sau Yan, SJ, who was appointed in 2021. The Pope smiled and quipped, “He’s a Jesuit!”

Cardinal Zen shared with Pope Francis about his pastoral ministry visiting prisoners in Hong Kong’s jails, something he been doing for over 10 years. He also told the Pope that he has batpised a number of prisoners over the years, when they requested the sacrament.

Pope Francis, he said, was “very happy” to hear about this pastoral ministry among the prisoners.

Pope Francis then invited Cardinal Zen and Father Carlos to his private apartment, and there he gave them gifts of books and rosary beads, America reported. The Pope showed them a replica of the statue of Our Lady of Sheshan in his room that he was given on his election as the Pope.

Cardinal Zen told the Pope, “I hope you can one day visit the shrine of Sheshan!” the famous Marian shrine of Sheshan on the outskirts of Shanghai, the city where the Cardinal was born, is a popular pilgrimage site for many Chinese Catholics.

The Cardinal said the Pope was in great form and full of good humour. The Pope insisted on accompanying them to the door as they departed, saying, “I accompany you for two reasons: I want to make sure you go; and secondly, I want to make sure that you do not take anything with you!”

 15 January 2023

 


Asian leaders hail Pope Benedict’s work for peace, harmony

Heads of Asian nations joined world leaders in paying tribute to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who died on New Year’s Eve at the age of 95, hailing his commitment to non-violence and universal peace.

Indian prime minister, Narendra Modi, said Pope Benedict would be “remembered for his rich service to society.”

A prominent theologian and academic, Benedict made history by becoming the first pope to resign in six centuries, leading to a conclave that elected Pope Francis.

Pope Benedict devoted “his entire life to the Church and the teachings of Lord Christ,” Modi said on the social media site Twitter on 31 December 2022.

“My thoughts are with the millions around the world who grieve his passing,” Modi said in his Tweet.

Bangladesh’s prime minister, Sheikh Hasina, issued a condolence message on January 1, expressing “deep shock and sorrow” at the death of the retired pope.

“Pope Benedict’s non-violent policy and establishment of universal peace will always be remembered,” Hasina said.

Pakistan’s president, Arif Alvi, tweeted that the late pope “will be remembered for his commitment to peace, love, harmony, to interfaith dialogue and in these xenophobic times as a staunch advocate of the refugees & migrants.”

The country’s prime minister also tweeted to offer his condolences. “Deeply saddened to learn about the passing of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He would be mourned by millions around the world including in Pakistan. May his soul rest in eternal peace,” he tweeted on 31 December.

Philippine president, Ferdinand Marcos Jr., tweeted, “We are in deep sorrow upon learning of the passing of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today.”

He added that the Philippines “is one in offering our prayers for the eternal repose of his soul. We keep his loved ones in our prayers.” 

Yoon Suk Yeol, the president of South Korea, offered a flower during a visit to a memorial space for the late former Pope Benedict at the Apostolic Nunciature to Korea in Seoul on 2 January, the Yonhap news agency reported.

Park Jeong-ha, a spokesperson for the ruling People Power Party, hailed the courage of the former pope for his resignation calling it “a symbol of the renovation of the Church” and said that he led “a life as a pilgrim,” which will be remembered forever, according to the Korean Herald.

Park Sung-joon, a spokesperson of South Korea’s main opposition Democratic Party, expressed deep condolences over his death, acknowledging Pope Benedict’s special attention to peace and unification of the Korean Peninsula.

Japanese prime minister, Fumio Kishida, expressed his condolences on the death of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In a statement, Japan’s Foreign Ministry said Kishida referred to the great contributions Benedict made toward world peace.

He said that Japan was greatly moved by a message Benedict sent after the 2011 tsunami and Fukushima nuclear disaster, spiritually uplifting the people of Japan.

Yaqut Cholil Qoumas, Indonesia’s minister of Religion Affairs, said in a tweet on January 1 that he “heard a lot about” Pope Benedict as an example of humility.

“He is also a figure who wants to bridge differences. His visit to the Blue Mosque in Istanbul, Turkey, in 2006, demonstrated his commitment to bridging differences,” said the minister.

“At that time, Pope Benedict joined the Muslim leaders in silent prayer. Apart from humility, what he does is a reflection of someone who wants to bridge differences and loves peace. Have a good rest in peace. May his good deeds be accepted by God,” Qoumas said.

In a message, Archbishop Joseph Nguyen Nang of Ho Chi Minh City, Vietnam, head of the Catholic Bishops’ Conference of Vietnam said that the Church had lost “a holy Father, a good shepherd, a great master, and a faithful witness.”

Archbishop Nguyen called on the country’s 27 dioceses to hold special Masses to pray for Pope Benedict XVI together with the universal Church on January 5, the day of his funeral.

“May God, a merciful Father, grant the blessings of the Kingdom to the simple, humble worker in his vineyard,” the archbishop said.

In Myanmar, Charles Cardinal Bo, archbishop of Yangon, hailed Pope Benedict for his great contributions to the Church and the world.

“He is an erudite scholar, whose books have brought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message to millions,” Cardinal Bo said.

“His contribution to Vatican II, his strong support of the mission of St. John Paul II, and his intellectual acumen are memorable contributions to the Church today. He remained faithful to the tradition and the teachings of the Church,” he said.

Cardinal Bo, who is president of the Federation of the Asian Bishops’ Conferences (FABC) noted that the late pope’s “words, life, and gesture of resigning boldly to further the holiness of the Church are great and moving contributions.”

The government of Taiwan said that the late pope would be “remembered for his humility and caring for all humanity.”

 15 January 2023

 


我們有教宗了!

各 位 兄 弟 姊 妹:

亞 肋 路 亞 !

我 們 在 祈 禱 中 一 直 堅 信 天 主 聖 神 會 引 導 樞 機 們 選 出 一 位 合 祂 聖 意 的 教 宗 ; 但 樞 機 們 這 麼 快 達 成 了 共 識 , 使 我 們 喜 上 加 喜 。

我 們 的 心 早 已 準 備 接 受 、 歡 迎 任 何 一 位 被 選 的 教 宗 , 不 論 是 甚 麼 國 籍 , 甚 麼 年 齡 , 來 自 甚 麼 背 景 , 因 為 信 德 使 我 們 在 他 身 上 見 到 基 督 在 世 的 代 表 。

現 在 被 選 的 是 拉 辛 格 樞 機 , 取 名 本 篤 十 六 世 , 我 覺 得 有 理 由 特 別 高 興 , 拉 辛 格 樞 機 多 年 來 擔 任 信 理 部 的 部 長 , 是 教 宗 的 得 力 助 手 , 藉 他 的 配 合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這 些 年 來 成 功 地 維 護 了 信 仰 的 真 理 。

拉 辛 格 樞 機 被 選 , 等 於 樞 機 們 再 次 肯 定 了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領 導 , 也 再 次 肯 定 了 教 會 前 景 的 方 向 。

現 代 世 界 的 一 個 大 問 題 是 相 對 主 義 , 有 人 想 把 市 場 運 作 、 民 主 爭 辯 套 在 信 仰 和 真 理 上 。 願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繼 續 為 我 們 撥 開 錯 謬 的 烏 雲 , 讓 我 們 常 見 真 理 的 光 輝 。

「主 , 惟 你 有 永 生 的 話 , 我 們 去 投 奔 誰 呢」? (若 六:68)

陳日君主教
二00五年四月二十日

2005 年 4 月 24 日

 

拉辛格當選教宗
取名本篤十六世

七 十 八 歲 的 德 裔 樞 機 拉 辛 格 (Joseph Ratzinger) 四 月 十 九 日 當 選 教 宗 , 取 名 本 篤 十 六 世 。

樞 機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四 月 十 九 日 召 開 第 二 天 會 議 , 至 下 午 五 時 五 十 分 (香 港 時 間 同 日 深 夜 十 一 時 五 十 分) , 舉 行 閉 門 會 議 的 地 點 西 斯 汀 教 堂 放 出 白 煙 , 與 會 樞 機 選 出 了 普 世 教 會 第 二 百 六 十 五 任 教 宗 ; 至 下 午 六 時 四 十 三 分 , 教 廷 正 式 公 布 拉 辛 格 當 選 新 教 宗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膺 選 後 , 向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的 近 十 萬 名 信 徒 首 次 發 表 講 話 說 :「親 愛 的 弟 兄 姊 妹 , 在 偉 大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之 後 , 樞 機 們 推 選 了 我 : 這 位 在 上 主 葡 萄 園 裡 簡 樸 卑 微 的 工 人」。

「可 堪 告 慰 的 , 是 天 主 能 夠 用 不 完 善 的 工 具 行 事 和 工 作 。 我 尤 其 依 賴 你 們 的 祈 禱 。 讓 我 們 在 主 復 活 的 喜 樂 中 , 信 賴 上 主 永 遠 的 幫 助 , 向 前 邁 進 ! 上 主 會 幫 助 我 們 。 聖 母 瑪 利 亞 也 一 定 在 我 們 身 旁 。 謝 謝」!

本 篤 十 六 世 四 月 二 十 日 早 上 九 時 , 在 西 斯 汀 小 堂 主 持 彌 撒 聖 祭 。 新 教 宗 大 禮 就 職 彌 撒 訂 於 四 月 廿 四 日 早 上 十 時 舉 行 。

本 篤 十 六 世 是 著 名 神 學 家 , 曾 出 掌 教 廷 信 理 部 約 廿 四 年 , 他 是 教 宗 維 克 多 二 世 (Victor II) 一 0 五 五 年 至 五 七 年 在 位 以 後 , 天 主 教 近 千 年 來 首 位 德 裔 教 宗 。

拉 辛 格 樞 機 一 九 二 七 年 四 月 十 六 日 生 於 德 國 南 部 帕 紹 教 區 的 馬 克 特 爾 鎮 (Marktl), 五 一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晉 鐸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任 內 , 拉 辛 格 樞 機 出 任 教 廷 信 理 部 部 長 、 宗 座 聖 經 委 員 會 和 國 際 神 學 委 員 會 主 席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尾 聲 , 拉 辛 格 奉 召 入 伍 。 戰 爭 結 束 後 , 他 在 德 國 繼 續 進 修 神 哲 學 。 一 九 五 三 年 拉 辛 格 獲 神 學 博 士 學 位 , 四 年 後 獲 大 學 任 教 資 格 , 在 弗 賴 辛 (Freising) 的 大 學 教 授 信 理 神 學 。 一 九 六 九 年 , 他 在 勒 根 斯 堡 (Regensburg) 大 學 出 任 信 理 神 學 和 信 理 神 學 史 教 授 。

一 九 六 二 年 , 梵 蒂 岡 第 二 次 大 公 會 議 中 , 卅 五 歲 的 拉 辛 格 神 父 成 為 科 隆 總 主 教 弗 林 斯 樞 機 (Joseph Frings) 的 諮 議 員 。

一 九 七 七 年 三 月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任 命 拉 辛 格 為「慕 尼 克 和 弗 賴 辛 總 教 區」的 總 主 教 ; 主 教 祝 聖 禮 於 同 年 五 月 廿 八 日 舉 行 。 一 九 七 七 年 六 月 廿 七 日 他 獲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冊 封 為 樞 機 ; 至 八 一 年 十 一 月 廿 五 日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委 任 他 為 教 廷 信 理 部 部 長 、 宗 座 聖 經 委 員 會 和 國 際 神 學 委 員 會 主 席 。 一 九 八 八 年 十 一 月 六 日 , 拉 辛 格 樞 機 獲 選 為 樞 機 團 副 團 長 ; 至 二 0 0 二 年 十 一 月 三 十 日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批 准 當 選 的 拉 辛 格 出 任 樞 機 團 團 長 。
2005 年 4 月 24 日

 

居港德裔信徒
為新教宗高興

本 港 的 德 裔 天 主 教 徒 對 來 自 德 國 的 拉 辛 格 當 選 教 宗 表 示 高 興 。

在 港 德 語 信 徒 團 體 負 責 人 沃 爾 特 (K. Walter) 說 , 在 港 的 德 語 信 徒 團 體 , 將 於 四 月 廿 三 日 假 薄 扶 林 利 瑪 竇 宿 舍 , 為 新 教 宗 獻 祭 。 曾 在 德 國 修 讀 神 學 的 他 說 :「新 教 宗 是 位 出 色 的 神 學 家」。

德 裔 的 聖 亞 納 堂 助 理 司 鐸 孟 樂 寧 神 父 (L. Moesenlechner) 四 月 二 十 日 說 , 為 拉 辛 格 當 選 教 宗 感 驚 喜 , 又 說「相 信 他 是 一 位 好 教 宗」。 他 跟 新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在 德 國 入 讀 同 一 小 修 院 :「他 很 勤 奮 地 學 習」。

本 身 是 天 主 教 徒 的 德 國 駐 香 港 總 領 事 白 翰 偉 博 士 (H. W. Beuth) 說 , 這 是 一 件 可 喜 的 事 :「他 當 選 是 我 們 的 榮 幸 和 驕 傲」。 來 自 德 國 的 聖 言 會 神 父 裴 海 德 (H. Peter) 說 :「無 論 來 自 哪 個 國 家 的 信 徒 當 選 教 宗 , 都 屬 好 事」。

聖 神 修 院 哲 學 院 校 長 蔡 惠 民 神 父 說 , 本 篤 十 六 世 是 位 出 色 的 信 理 神 學 教 授 , 著 作 等 身 , 教 學 期 間 , 其 神 學 觀 點 及 開 放 言 論 深 受 學 生 愛 戴 及 擁 護 。 蔡 神 父 稱 , 拉 辛 格 樞 機 在 一 九 八 一 年 出 任 教 廷 信 理 部 部 長 後 , 言 論 變 得 謹 慎 , 思 想 緊 隨 前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路 線 。
2005 年 4 月 24 日

 

教宗取名本篤
內含被祝福之意

拉 辛 格 樞 機 當 選 教 宗 , 取 名 本 篤 十 六 世 , 本 篤 的 英 文 是「Benedict」, 來 自 拉 丁 文「benedictus」, 有 被 祝 福 的 意 思 。

按 天 主 教 百 科 全 書 資 料 , 雖 無 硬 性 規 限 新 教 宗 揀 取 新 名 字 , 但 這 是 悠 久 的 傳 統 ; 選 取 新 名 字 最 初 的 原 因 , 是 一 些 教 宗 的 本 名 有 異 教 色 彩 。 新 名 字 實 際 上 都 來 自 歷 任 教 宗 選 取 過 的 名 字 。 史 上 最 後 一 位 使 用 自 身「原 本」名 字 的 教 宗 是「Lando(913-914) 。 在 他 以 後 直 至 目 前 的 一 百 四 十 五 名 教 宗 (包 括 新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 都 是 在 卅 二 個 名 字 中 選 取 。

最 受 歷 代 教 宗 歡 迎 的 名 字 包 括 : 克 萊 孟 、 若 望 、 本 篤 、 額 我 略 、 依 諾 森 及 庇 護 (比 約) , 它 們 獲 選 用 超 過 十 次 。
2005 年 4 月 24 日

 

社論
一位新的教宗

梵 蒂 岡 一 百 一 十 五 位 樞 機 經 過 兩 天 秘 密 會 議 的 四 輪 投 票 , 本 港 時 間 四 月 二 十 日 凌 晨 , 推 選 德 國 籍 的 拉 辛 格 樞 機 出 任 教 宗 , 取 名 本 篤 十 六 世 。 我 們 感 謝 天 主 的 恩 賜 , 並 期 待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祝 福 。

本 月 八 日 , 大 家 已 見 證 了 已 故 教 宗 舉 世 觸 目 的 喪 禮 , 當 時 大 批 群 眾 湧 至 羅 馬 。 教 廷 新 聞 處 批 准 了 超 過 六 千 名 傳 媒 記 者 採 訪 , 透 過 一 百 卅 七 個 網 絡 , 把 喪 禮 過 程 傳 送 到 六 大 洲 的 八 十 一 個 國 家 和 地 區 ; 梵 蒂 岡 電 台 採 用 七 種 語 言 報 導 , 僅 三 個 小 時 內 便 有 一 百 五 十 萬 人 瀏 覽 了 聖 座 的 電 腦 互 聯 網 , 收 看 教 宗 的 安 息 彌 撒 。

喪 禮 期 間 , 超 過 三 百 萬 朝 聖 者 前 往 羅 馬 , 粗 略 計 算 海 關 每 小 時 便 要 接 待 二 萬 一 千 人 。 他 們 有 些 人 輪 候 廿 四 小 時 方 能 進 入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瞻 仰 教 宗 遺 容 。 舉 殯 當 日 , 五 十 萬 人 聚 集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和 廣 場 前 的 協 和 大 道 , 另 外 更 有 六 十 萬 人 於 城 外 透 過 大 屏 幕 觀 看 葬 禮 的 進 行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擴 濶 了 過 往 教 宗 的 牧 職 範 疇 , 世 人 不 再 視 教 宗 為 梵 蒂 岡 垣 牆 內 , 一 位 默 默 祈 禱 , 遙 不 可 及 的 長 者 。 天 主 教 信 眾 , 尤 其 是 年 輕 的 一 輩 , 更 視 教 宗 為 一 位 心 儀 的 公 眾 人 物 , 因 為 教 宗 多 次 肯 定 他 們 本 身 的 價 值 和 生 命 的 意 義 。 此 外 , 教 宗 具 有 感 召 群 眾 的 能 力 , 他 參 與 過 的 聚 會 , 往 往 成 為 具 有 重 大 意 義 的 歷 史 性 事 件 。

要 選 出 一 位 繼 承 伯 多 祿 宗 徒 職 位 人 , 實 在 是 一 項 艱 巨 的 任 務 。 樞 機 們 在 選 舉 過 程 中 , 必 須 謹 慎 、 堅 定 , 透 過 祈 禱 、 反 思 , 並 在 聖 神 的 光 照 下 , 選 出 一 位 天 主 揀 選 的 繼 承 者 。 今 日 樞 機 團 在 考 慮 教 會 及 時 代 的 需 要 來 選 舉 教 宗 , 而 不 是 企 圖 要 延 續 教 會 光 輝 的 歷 史 。

本 篤 十 六 世 有 他 人 的 風 格 , 他 一 定 給 我 們 帶 來 新 意 念 。 他 被 外 間 稱 為 已 故 教 宗 的 忠 實 追 隨 者 。 我 們 深 信 , 新 教 宗 必 會 活 出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那 份 具 有 深 度 靈 修 修 養 的 情 操 ; 同 時 會 致 力 推 動 宗 教 交 談 、 維 護 平 等 博 愛 、 關 心 弱 勢 社 群 , 以 及 燃 點 人 間 希 望 。 最 後 , 我 們 也 期 待 本 篤 十 六 世 , 能 夠 延 續 前 教 宗 尋 求 與 中 國 教 會 修 好 的 路 線 , 為 中 梵 關 係 帶 來 曙 光 。
2005 年 4 月 24 日

 

本篤十六世

現 年 七 十 八 歲 的 德 國 籍 樞 機 拉 辛 格 (Joseph Ratzinger), 於 本 港 時 間 四 月 二 十 日 約 零 時 由 梵 蒂 岡 宣 布 當 選 為 第 265 任 教 宗 , 尊 稱 為 本 篤 十 六 世 (Benedict XVI) 。 本 篤 十 六 世 是 近 千 年 來 首 位 德 國 籍 神 職 人 員 當 選 教 宗 , 據 稱 他 著 重 保 留 天 主 教 的 傳 統 教 義 文 化 , 強 烈 反 對 墮 胎 及 同 性 戀 。 新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於 一 九 二 七 年 四 月 十 六 日 在 德 國 出 生 , 於 一 九 五 一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晉 鐸 , 並 於 一 九 七 七 年 六 月 廿 七 日 由 已 故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擢 升 為 樞 機 。
2005 年 4 月 24 日

 

拉辛格選舉前講道
呼籲堅守公教精神

拉 辛 格 樞 機 在 召 開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時 , 呼 籲 信 眾 面 對 不 同 的 思 想 潮 流 時 , 要 堅 守 基 督 信 仰 。

在 羅 馬 的 樞 機 , 四 月 十 八 日 上 午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舉 行 共 祭 彌 撒 , 為 當 天 下 午 開 始 入 圍 選 舉 新 教 宗 的 重 任 , 祈 求 天 主 聖 神 的 光 照 指 引 。 大 殿 內 擠 滿 了 參 禮 的 信 眾 和 神 長 。

主 持 共 祭 的 是 樞 機 院 院 長 拉 辛 格 樞 機 。 他 在 彌 撒 中 講 了 一 篇 長 約 二 十 分 鐘 的 道 理 。 這 篇 道 理 是 根 據 彌 撒 三 篇 讀 經 發 揮 出 來 的 。 三 篇 讀 經 分 別 取 自 依 撒 意 亞 先 知 書 第 六 十 一 章 第 一 節 到 第 三 節 , 第 六 節 , 第 八 節 到 第 九 節 ; 聖 保 祿 宗 徒 致 厄 弗 所 人 書 第 四 章 第 十 一 到 十 六 節 ; 若 望 福 音 第 十 五 章 第 九 到 第 十 七 節 。

關 於 第 二 篇 讀 經 , 拉 辛 格 樞 機 特 別 強 調 基 督 信 徒 信 仰 的 成 熟 。 他 說 教 徒 的 信 仰 不 應 該 停 留 在 小 孩 子 不 成 熟 的 地 步 , 因 為 那 樣 的 信 徒 是 隨 著 各 種 教 義 的 風 浪 飄 蕩 。 他 說 :「最 近 幾 十 年 來 , 我 們 認 識 了 多 少 種 教 義 之 風 , 多 少 意 識 形 態 , 多 少 思 想 潮 流 。 而 多 少 基 督 徒 的 思 想 小 舟 卻 經 常 遭 到 那 些 風 浪 的 激 蕩 , 從 一 邊 被 拋 到 另 一 邊 , 從 馬 克 思 主 義 被 拋 到 自 由 主 義 , 又 被 拋 到 放 任 主 義 ; 從 集 體 主 義 被 拋 到 極 端 的 個 人 主 義 ; 從 無 神 主 義 被 拋 到 空 泛 的 宗 教 神 秘 主 義 ; 從 不 可 知 論 被 拋 到 宗 教 大 熔 爐 裡 , 如 此 不 一 而 足」。

拉 辛 格 樞 機 指 出 :「每 一 天 都 有 新 的 教 派 出 現 , 這 些 教 派 就 如 聖 保 祿 所 說 的 , 都 以 欺 騙 人 為 能 事 , 都 藉 著 引 人 陷 入 歧 途 來 成 就 自 己 。 在 這 種 情 況 之 下 , 具 有 明 確 的 教 會 信 仰 的 信 德 常 被 貼 上 原 教 旨 主 義 的 標 籤 。 而 所 謂 的 相 對 主 義 , 也 就 是 隨 任 何 教 義 之 風 飄 蕩 的 思 想 , 似 乎 成 了 唯 一 合 乎 潮 流 的 態 度 。 於 是 , 那 不 承 認 絕 對 的 相 對 主 義 便 形 成 專 制 獨 裁 , 一 切 任 憑 自 我 和 自 己 的 意 願 作 主」。

對 俗 世 那 些 隨 風 漂 流 的 主 義 思 想 潮 流 , 拉 辛 格 樞 機 提 出 天 主 教 會 觀 點 , 他 說 :「我 們 有 另 一 種 標 準 , 那 就 是 天 主 之 子 , 真 人 , 他 是 真 正 的 人 文 主 義 的 標 準 。 成 熟 的 信 德 不 隨 時 尚 的 風 氣 , 不 跟 進 新 意 ; 成 熟 的 信 德 是 深 深 根 植 在 與 基 督 的 友 誼 上 。 這 個 友 誼 為 我 們 分 辨 真 與 假 、 欺 騙 與 真 理 的 標 準 。 我 們 必 須 使 這 樣 的 信 德 成 熟 , 我 們 必 須 把 基 督 的 羊 群 引 向 這 樣 的 信 德 。 關 於 這 一 點 , 聖 保 祿 宗 徒 提 供 給 我 們 一 句 很 美 好 的 話 , 在 愛 德 中 實 踐 真 理 , 這 是 基 督 信 仰 生 活 的 基 本 方 式 。 在 基 督 身 上 真 理 和 愛 德 完 全 吻 合 。 在 我 們 接 近 基 督 的 時 候 , 真 理 與 愛 德 也 在 我 們 身 上 契 合 。 沒 有 真 理 的 愛 德 是 盲 目 的 愛 德 , 沒 有 愛 德 的 真 理 只 是 個 發 響 的 鈸 而 已」。
2005 年 4 月 24 日

 

教宗本篤十六世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本 名 若 瑟•拉 辛 格) 一 九 二 七 年 四 月 十 六 日 生 於 德 國 南 部 帕 紹 教 區 的 馬 克 拉 爾 鎮 (Marktl) ; 一 九 五 一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晉 鐸 ; 一 九 七 七 年 五 月 廿 八 日 獲 祝 聖 為 德 國 慕 尼 克 和 弗 賴 辛 總 主 教 ; 同 年 受 冊 封 為 樞 機 ; 二 0 0 五 年 四 月 十 九 日 膺 選 教 宗 , 同 年 四 月 廿 四 日 即 位 。
2005 年 5 月 1 日

 

教宗本篤十六世就職
請信眾代禱  求天主領導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四 月 廿 四 日 就 職 為 普 世 教 會 首 牧 , 他 請 求 信 眾 代 禱 , 又 表 明 要 聆 聽 上 主 的 話 , 由 祂 去 治 理 教 會 。

梵 蒂 岡 四 月 廿 四 日 的 早 上 , 本 篤 十 六 世 先 到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內 聖 伯 多 祿 的 墳 墓 祈 禱 和 獻 香 。 十 時 前 , 教 宗 與 一 百 五 十 名 共 祭 樞 機 進 入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就 職 禮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進 行 , 禮 儀 中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接 受 了 伯 多 祿 職 務 的 主 要 象 徵 : 白 羊 毛 披 帶 和 漁 夫 伯 多 祿 戒 指 , 成 為 第 二 百 六 十 五 任 教 宗 (伯 多 祿 第 二 百 六 十 四 位 繼 承 人) , 正 式 擔 起 領 導 、 照 顧 天 主 羊 群 的 重 擔 。

本 篤 十 六 世 向 參 禮 的 逾 卅 五 萬 信 眾 表 示 ,「我 這 弱 小 的 天 主 僕 人 必 須 承 擔 起 這 個 超 乎 人 性 所 能 承 擔 的 重 擔 …… 可 愛 的 朋 友 , 你 們 的 祈 禱 、 你 們 的 寬 容 、 你 們 的 愛 、 你 們 的 信 德 、 你 們 的 希 望 , 要 陪 伴 我」。

教 宗 說 :「我 治 理 教 會 的 方 案 就 是 不 奉 行 我 的 意 願 , 不 隨 從 我 的 思 想 理 念 , 而 是 與 整 個 教 會 一 起 聆 聽 上 主 的 話 和 意 願 , 讓 他 來 引 導 我」。 出 席 就 職 禮 的 有 東 正 教 、 聖 公 會 、 基 督 新 教 的 領 袖 , 還 有 逾 一 百 三 十 國 的 領 袖 或 其 代 表 。

當 日 的 禮 儀 經 文 , 首 篇 讀 經 取 自 宗 徒 大 事 錄 第 四 章 八 至 十 二 節 , 用 英 語 誦 讀 ; 第 二 篇 讀 經 取 自 伯 多 祿 前 書 第 五 章 一 到 五 節 , 十 到 十 一 節 , 用 西 班 牙 語 念 出 ; 福 音 是 若 望 福 音 第 廿 一 章 十 五 至 十 九 節 , 內 容 記 述 耶 穌 三 次 詢 問 伯 多 祿 是 否 愛 他 , 並 將 餵 羊 群 的 重 任 託 付 給 伯 多 祿 , 福 音 先 用 拉 丁 文 誦 唱 , 隨 後 又 用 希 臘 文 誦 唱 。

宣 唱 福 音 後 , 到 了 最 重 要 的 時 刻 , 為 教 宗 戴 上 白 羊 毛 披 帶 和 漁 夫 戒 指 。 白 羊 毛 披 帶 長 二 點 六 公 尺 , 寬 十 一 公 分 , 上 面 有 五 個 紅 色 絲 十 字 架 , 代 表 了 耶 穌 的 五 傷 , 還 有 三 枚 針 , 象 徵 了 釘 耶 穌 的 三 枚 釘 子 。 漁 夫 伯 多 祿 戒 指 也 有 三 個 象 徵 圖 案 ; 伯 多 祿 宗 徒 拉 漁 網 、 兩 條 代 表 基 督 救 主 的 魚 , 以 及 半 毛 披 帶 上 的 十 字 架 。 漁 夫 伯 多 祿 介 指 是 真 實 信 仰 的 印 璽 , 代 表 了 基 督 託 付 給 伯 多 祿 鞏 固 弟 兄 的 責 任 。 由 執 事 級 樞 機 埃 斯 特 維 斯 樞 機 替 教 宗 戴 上 披 帶 , 隨 後 , 由 樞 機 團 副 團 長 索 達 諾 樞 機 把 漁 夫 伯 多 祿 戒 指 呈 交 給 教 宗 。

接 下 來 , 十 二 位 神 職 人 員 和 信 徒 代 表 , 向 教 宗 行「服 從 禮」, 他 們 中 , 有 樞 機 、 修 會 領 導 人 、 神 父 、 執 事 、 會 士 、 修 女 和 教 友 。

信 友 禱 文 中 , 信 眾 以 阿 拉 伯 語 、 華 語 、 葡 萄 牙 語 、 德 語 、 法 語 念 出 , 同 為 教 宗 祈 禱 , 求 天 主 扶 助 教 宗 為 教 會 服 務 並 勇 敢 地 為 福 音 作 證 。 大 家 也 為 各 國 負 責 人 、 受 苦 者 、 為 生 活 掙 扎 的 人 祈 禱 。

接 下 來 的 奉 獻 禮 , 由 包 括 一 對 華 人 教 友 的 十 位 教 友 奉 上 了 酒 和 餅 。 彌 撒 結 束 時 , 參 禮 者 同 誦「天 皇 后 喜 樂 經」, 隨 後 , 在 德 裔 音 樂 家 巴 哈 的 樂 曲 陪 伴 下 , 教 宗 站 立 在 敞 蓬 吉 普 車 上 , 緩 緩 穿 過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向 參 禮 者 揮 手 致 意 , 降 福 信 眾 。

七 十 八 歲 的 德 裔 樞 機 拉 辛 格 四 月 十 九 日 當 選 教 宗 , 取 名 本 篤 十 六 世 。
2005 年 5 月 1 日

 

逾千信眾為新教宗祈福
陳牧讚許以愛守護真理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陳 日 君 為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舉 行 祈 福 彌 撒 時 , 讚 揚 新 教 宗 謙 遜 和 不 辭 勞 苦 , 在 愛 德 中 持 守 真 理 。

祈 福 彌 撒 四 月 廿 五 日 晚 於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 逾 一 千 一 百 名 信 眾 參 禮 。 當 晚 彌 撒 在 八 時 舉 行 , 聖 堂 座 位 於 禮 儀 開 始 前 半 小 時 滿 座 。 部 份 信 眾 選 擇 站 在 兩 旁 參 與 儀 式 。 彌 撒 由 陳 主 教 主 祭 , 台 北 榮 休 總 主 教 狄 剛 和 香 港 的 輔 理 主 教 湯 漢 及 八 十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本 地 多 個 基 督 宗 派 、 佛 教 、 孔 教 等 領 袖 亦 有 出 席 彌 撒 ; 政 界 人 士 包 括 署 理 行 政 長 官 曾 蔭 權 、 以 及 十 多 國 駐 港 總 領 事 都 有 出 席 , 包 括 德 國 、 美 國 、 西 班 牙 、 菲 律 賓 等 。

陳 日 君 主 教 講 道 時 , 讚 揚 本 篤 十 六 世 為 人 謙 遜 , 從 來 不 辭 勞 苦 , 在 愛 德 中 持 守 真 理 。「他 不 是 如 某 些 傳 媒 所 描 寫 的『怪 物』, 不 是 一 位 無 情 的 判 官」。 陳 主 教 認 為 信 徒 感 謝 上 主 時 , 亦 要 感 謝 這 位 忠 僕 , 感 激 他 接 受 了 這 個 本 來 誰 也 不 敢 接 受 的 十 字 架 , 勇 敢 地 接 受 了 牧 者 的 肩 帶 和 漁 夫 指 環 。

兩 名 信 徒 在 信 友 禱 文 環 節 , 分 別 以 中 文 及 英 語 輪 流 朗 讀 , 希 望 信 眾 為 新 教 宗 、 正 義 、 基 督 教 合 一 、 中 華 民 族 、 聖 召 等 祈 禱 。

共 祭 的 台 北 榮 休 總 主 教 狄 剛 彌 撒 後 對 本 報 說 , 教 宗 是 天 主 所 揀 選 的 教 會 領 袖 , 他 沒 有 個 人 的 管 治 策 略 , 只 有 服 從 聖 神 的 領 導 , 信 眾 們 須 以 信 德 的 眼 光 去 看 待 教 宗 。 至 於 談 到 中 梵 關 係 , 狄 總 主 教 表 示 不 想 多 講 , 他 強 調 教 宗 為 普 世 教 會 首 牧 , 每 個 地 方 教 會 他 都 會 關 心 , 若 中 梵 最 終 達 成 建 交 , 他 相 信 教 宗 都 是 為 大 多 數 中 國 人 最 大 的 好 處 著 想 。

對 於 本 篤 十 六 世 當 選 後 鼓 勵 基 督 教 會 團 結 , 香 港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主 席 蘇 以 葆 主 教 彌 撒 後 說 , 各 地 教 派 對 合 一 持 不 同 態 度 , 其 中 東 南 亞 地 方 出 現 教 派 互 相 攻 擊 或 宗 教 衝 突 ; 蘇 主 教 稱 , 協 進 會 願 意 繼 續 為 合 一 工 作 繼 續 努 力 , 以 成 為 世 界 的 祝 福 。
2005 年 5 月 1 日

 

韓大輝讚新教宗
致力維護公教信仰

有 機 會 跟 拉 辛 格 樞 機 共 事 的 韓 大 輝 神 父 , 讚 揚 這 位 新 教 宗 過 去 致 力 維 護 天 主 教 教 義 , 也 增 加 了 信 理 部 工 作 的 透 明 度 。

拉 辛 格 樞 機 當 選 教 宗 前 , 負 責 領 導 信 理 部 及 其 屬 下 的 國 際 神 學 委 員 會 , 二 0 0 三 年 獲 委 為 國 際 神 學 委 員 會 成 員 的 慈 幼 會 韓 大 輝 神 父 , 讚 揚 拉 辛 格 對 信 理 部 甚 有 建 樹 :「他 把 信 理 部『人 性 化』, 一 些 週 刊 也 能 報 導 相 關 新 聞 , 部 門 的 對 外 工 作 做 得 很 好」。

至 於 國 際 神 學 委 員 會 的 工 作 , 韓 神 父 說 :「拉 辛 格 樞 機 處 理 意 見 有 條 不 紊 , 能 迅 速 綜 合 與 會 神 學 家 的 意 見 , 也 樂 於 聆 聽 並 正 面 回 應 不 同 意 見」。 他 說 不 少 人 認 為 , 拉 辛 格 能 妥 善 處 理 神 學 家 對「解 放 神 學」的 不 同 演 繹 、 避 孕 和 墮 胎 等 爭 議 。

外 界 指 拉 辛 格 樞 機 自 梵 二 會 議 後 變 得 保 守 , 韓 神 父 說 , 拉 辛 格 在 梵 二 期 間 , 因 其 貢 獻 而 被 指 為「開 明」; 六 十 年 代 末 , 他 對 德 國 學 運 中 的 共 產 主 義 思 潮 提 出 相 反 意 見 , 而 被 部 份 人 指 為「保 守」。 韓 神 父 說 , 拉 辛 格 以 文 章 維 護 信 仰 ,「保 護 人 的 理 性」。

增加信理部透明度
韓 大 輝 神 父 說 :「一 九 九 八 年 的 世 界 主 教 會 議 期 間 , 拉 辛 格 樞 機 待 人 友 善 , 時 常 掛 著 笑 容 , 也 樂 於 跟 神 職 以 平 輩 論 交 , 因 此 他 人 緣 亦 廣」。 

他 說 : 「在 國 際 神 學 委 員 會 的 一 次 彌 撒 後 , 我 跟 拉 辛 格 樞 機 握 手 , 那 感 覺 很 深 刻 : 他 也 認 出 我 是 從 中 國 來 的 , 是 首 位 出 任 該 委 員 會 成 員 的 華 人 。」

他 認 為 , 拉 辛 格 跟 若 望 保 祿 二 世「相 輔 相 成」:「若 沒 有 拉 辛 格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就 不 會 如 此 般 光 亮 ; 拉 辛 格 沒 有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就 沒 有 過 去 的 發 揮 機 會 。 二 人 亦 師 亦 友」。

「國 際 神 學 委 員 會」成 立 於 一 九 六 九 年 , 負 責 研 究 重 要 的 神 學 議 題 , 並 向 教 宗 和 信 理 部 提 供 意 見 。
2005 年 5 月 1 日

 

社論
教宗,不要怕

梅 瑟 死 後 , 天 主 揀 選 了 若 蘇 厄 繼 承 使 命 , 帶 領 以 色 列 民 族 渡 過 約 旦 河 , 並 鼓 勵 他 說 :「過 去 我 怎 樣 和 梅 瑟 同 在 , 也 要 怎 樣 和 你 同 在 , 決 不 離 開 你 , 決 不 捨 棄 你 。 你 應 勇 敢 果 斷 …… 不 要 害 怕 , 也 不 要 膽 怯……(蘇 一 :5-9) 。 天 主 保 證 了 代 代 交 替 的 順 利 , 一 脈 相 傳 。

偉 大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離 開 我 們 了 , 新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上 週 日 在 梵 蒂 岡 就 職 , 他 自 稱 是「在 上 主 葡 萄 園 裡 簡 樸 卑 微 的 工 人」。 在 選 舉 期 間 , 某 些 傳 媒 猜 測 得 天 花 亂 墜 , 把 樞 機 們 分 黨 分 派 , 分 冷 門 熱 門 , 民 間 甚 至 有 人 以 此 作 賭 博 。 新 教 宗 選 出 後 又 評 頭 品 足 , 為 他 插 上 標 籤 。 我 們 基 督 徒 卻 應 在 此 歷 史 時 刻 重 新 肯 定 及 體 驗 教 會「超 俗」的 一 面 。 她 是 天 主 親 自 帶 領 的 , 聖 神 會 不 斷 地 光 照 啟 迪 , 基 督 也 自 會 揀 選 他 適 當 的 在 世 代 表 。

回 顧 過 去 半 世 紀 , 教 會 、 社 會 、 世 界 都 急 劇 變 動 , 天 主 奇 妙 地 賜 給 我 們 數 位 國 籍 、 性 格 、 背 景 , 作 風 均 不 同 , 但 都 是 聖 德 卓 越 、 廣 得 民 心 、 與 時 共 步 、 功 績 彪 炳 的 教 宗 。 真 福 若 望 廿 三 世 善 良 慈 祥 , 有 廣 闊 胸 襟 , 有 遠 見 , 召 開 了 革 新 教 會 的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 保 祿 六 世 樸 實 深 睿 , 明 智 穩 重 , 實 踐 梵 二 路 向 , 帶 領 教 會 走 過 動 盪 多 憂 的 十 數 年 。 親 切 的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在 短 短 的 三 十 多 天 給 教 會 及 世 界 留 下 一 個 永 久 的 微 笑 , 一 個 輕 柔 的 鼓 勵 。 來 自 波 蘭 的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以 道 德 力 量 影 響 全 球 , 遍 走 各 地 呼 籲 眾 人 向 基 督 敞 開 心 門 , 帶 領 教 會 滿 懷 希 望 地 踏 入 第 三 個 千 年 。 本 篤 十 六 世 謙 厚 儒 雅 , 純 樸 勤 勞 , 才 學 超 凡 , 是 當 今 最 出 色 的 神 學 家 之 一 。 在 這 充 滿 動 力 、 充 滿 新 意 , 又 迷 惘 混 亂 的「全 球 化」時 代 , 基 督 徒 需 要 信 仰 穩 固 、 原 則 清 晰 、 立 場 堅 定 、 返 璞 歸 真 、 團 結 共 融 , 我 們 深 信 他 是 天 主 賜 給 我 們 今 代 的 牧 者 , 透 過 他 , 天 主 會 繼 續 眷 顧 教 會 及 普 世 。

看 著 伯 多 祿 廣 場 這 個 四 月 份 的 擁 擠 , 令 人 感 動 感 恩 ; 它 聚 集 了 世 界 各 地 數 百 萬 人 , 全 球 各 地 的 政 治 及 宗 教 首 長 ; 它 留 住 了 已 故 教 宗 離 世 引 起 的 哀 慟 不 捨 , 選 舉 教 宗 的 緊 張 興 奮 和 新 教 宗 上 任 的 喜 樂 ; 也 宣 示 了 教 會 的 活 力 , 基 督 徒 愛 的 濃 鬱 , 信 仰 的 凝 聚 力 , 聖 德 的 感 染 力 , 我 們 都 是 這 一 切 的 見 證 !

「教 宗 , 不 要 怕」! ── 這 是 天 主 給 你 的 保 證 , 是 你 的 前 輩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天 上 給 你 的 親 切 叮 嚀 , 也 是 我 們 給 你 的 鼓 勵 、 支 持 、 愛 戴 。
2005 年 5 月 1 日

 

教宗本篤就職禮
傳統禮儀注入新元素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四 月 廿 四 日 的 就 職 禮 , 充 滿 了 教 會 傳 統 的 象 徵 , 但 也 注 了 新 的 禮 儀 元 素 。

教 宗 就 職 禮 的 改 革 始 於 梵 二 會 議 , 但 在 一 九 七 八 年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及 二 世 就 職 時 仍 未 完 成 。 宗 座 禮 儀 事 務 處 的 瓦 倫 扎 諾 蒙 席 (C Valenziano) 禮 儀 前 表 示 , 一 九 七 八 年 所 採 用 教 宗 就 職 禮 只 是 過 渡 的 。

教 宗 的 就 職 彌 撒 正 式 取 代 加 冕 儀 式 , 成 為 教 宗 正 式 就 任 的 禮 儀 。 自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後 ,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和 二 世 都 沒 戴 三 重 冠 。 但 除 了 就 職 彌 撒 外 , 整 個「就 職」過 程 還 會 包 括 幾 項 特 別 的 儀 式 。

禮儀由伯多祿墓開始
新 教 宗 當 選 後 幾 小 時 , 便 核 准 了 新 的 禮 儀 。 教 廷 指 本 篤 十 六 世 希 望 在 禮 儀 中 , 突 顯 聖 座 牧 職 的 伯 多 祿 幅 度 。 其 中 一 個 特 點 是 , 儀 式 由 探 訪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底 下 的 墓 室 開 始 , 那 裡 是 首 任 教 宗 聖 伯 多 祿 的 陵 墓 。

瓦 倫 扎 諾 蒙 席 解 釋 , 本 篤 十 六 世 想 表 明 他 是 獲 選 為 伯 多 祿 繼 任 人 , 而 非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繼 任 人 。

蒙 席 稱 , 中 世 紀 的 教 宗 有 時 會 在 西 斯 汀 小 堂 就 職 , 有 些 則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就 職 , 本 篤 十 六 世 選 擇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是「因 為 那 是 伯 多 祿 殉 道 的 地 方」, 而 不 是 為 了 要 容 納 更 多 參 禮 者 。

蒙 席 說 ,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羊 毛 肩 帶 與 前 任 教 宗 的 不 同 , 它 重 塑 了 羊 毛 肩 帶 的 原 來 形 態 。 羊 毛 肩 帶 原 是 古 時 主 教 的 標 記 , 由 純 羊 毛 織 成 。 羅 馬 的 主 教 由 四 世 紀 起 便 開 始 配 帶 以 象 徵 基 督 的 軛 , 而 教 宗 作 為 天 主 眾 僕 之 僕 便 將 它 負 於 肩 上 。

這 次 就 職 禮 所 用 的 羊 毛 肩 帶 的 型 態 , 是 按 第 一 個 千 年 時 教 會 所 使 用 的 , 亦 參 照 了 羅 馬 多 間 教 堂 內 的 中 世 紀 鑲 嵌 畫 。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羊 毛 肩 帶 , 較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所 用 大 , 並 展 現 出「善 牧 耶 穌」的 形 象 , 當 教 宗 戴 上 肩 帶 時 , 就 像 背 負 著 一 隻「迷 羊」。 肩 帶 上 的 五 個 紅 色 十 字 象 徵 基 督 的 五 傷 , 而 別 針 則 象 徵 釘 十 字 架 所 用 的 釘 子 。

教 宗 領 受 的 漁 人 指 環 , 刻 有 圖 案 , 這 圖 案 跟 教 宗 用 來 蓋 印 文 件 的 鉛 印 一 樣 。 那 是 聖 伯 多 祿 在 船 上 撒 網 的 圖 案 (指 環 因 而 稱 為「漁 人 指 環」)

另 一 項 改 動 是 , 就 職 禮 上 取 消 所 有 樞 機 逐 一 跪 下 向 新 教 宗 宣 誓 效 忠 的 安 排 , 因 選 出 新 教 宗 當 日 , 他 們 已 向 新 教 宗 宣 誓 效 忠 。 代 之 為 一 個 十 二 人 的 團 體 , 代 表 十 二 個 宗 徒 , 代 表 整 個 教 會 。

翌日造訪保祿大殿
此 外 , 教 宗 就 職 後 的 周 一 (四 月 廿 五 日) 訪 問 城 外 的 聖 保 祿 大 殿 , 那 裡 是 聖 保 祿 墳 墓 之 所 在 。 瓦 倫 扎 諾 蒙 席 解 釋 , 教 宗 希 望 盡 快 到 訪 那 裡 ,「藉 以 表 達 出 羅 馬 教 會 和 保 祿 宗 徒 不 可 分 割 的 連 繫 。 聖 伯 多 祿 及 聖 保 祿 是 羅 馬 教 會 的 創 立 人」。

教 宗 訂 於 五 月 七 日 前 往 拉 特 朗 大 殿 ── 羅 馬 教 區 的 主 教 座 堂 , 進 行 陞 座 禮 。 屆 時 另 一 新 做 法 是 , 在 陞 座 禮 上 會 有 一 項「聖 神 的 慶 典 , 是 祂 充 注 智 慧」, 讓 慶 典 完 全 獻 給 天 主 聖 神 。
2005 年 5 月 1 日

 

羊毛肩帶與漁夫指環

在 教 宗 就 職 禮 上 , 本 篤 十 六 世 領 受 伯 多 祿 職 務 的 重 要 象 徵 , 接 受 羊 毛 肩 帶 和 漁 夫 指 環 , 當 中 意 義 深 遠 , 現 記 載 有 關 禮 儀 環 節 :

首 席 樞 機 執 事 對 教 宗 說 : 帶 來 和 平 的 天 主 , 從 死 者 中 復 活 了 羊 群 的 偉 大 牧 者 , 我 們 的 主 耶 穌 基 督 。 他 親 自 從 聖 伯 多 祿 墓 上 把 這 肩 帶 賜 給 你 。

善 牧 基 督 曾 授 命 伯 多 祿 牧 養 他 的 羔 羊 和 羊 群 。 今 日 你 繼 承 伯 多 祿 , 成 為 羅 馬 教 會 的 主 教 ; 羅 馬 教 會 是 伯 多 祿 和 保 祿 共 同 以 信 德 所 孕 育 的 。

由 父 所 發 的 真 理 之 神 , 要 豐 厚 地 啟 迪 你 , 並 賜 你 明 辨 是 非 的 精 神 , 以 堅 固 你 的 弟 兄 , 使 他 們 在 信 德 中 合 而 為 一 。 (這 時 首 席 樞 機 執 事 為 教 宗 佩 上 肩 帶)

首 席 樞 機 司 鐸 祈 禱 : 天 主 , 你 從 不 拒 絕 那 些 誠 心 善 意 地 向 你 祈 禱 的 人 請 俯 聽 你 教 會 的 祈 求 。 你 既 揀 選 教 宗 本 篤 擔 任 宗 徒 長 之 職 , 求 你 降 福 他 , 並 以 聖 神 的 恩 寵 賜 他 力 量 , 使 他 藉 你 所 賜 的 豐 厚 恩 寵 , 相 稱 地 承 擔 這 崇 高 的 職 務 。 因 我 們 的 主 基 督 。 眾 答 : 亞 孟 。

首 席 樞 機 主 教 對 教 宗 說 : 教 宗 聖 父 : 基 督 ── 生 活 天 主 之 子 , 人 靈 的 善 牧 和 監 督 , 把 他 的 教 會 建 立 於 磐 石 之 上 。 他 把 這 指 環 賜 給 你 : 這 是 漁 夫 伯 多 祿 的 印 鑑 。 伯 多 祿 在 提 庇 黎 雅 海 得 到 他 的 召 叫 ; 主 基 督 把 天 國 的 鑰 匙 交 給 他 。

今 日 , 你 繼 承 伯 多 祿 , 成 為 羅 馬 教 會 的 主 教 。 正 如 聖 保 祿 宗 徒 所 教 導 的 , 這 教 會 要 在 團 結 共 融 中 作 首 席 。 傾 注 在 我 們 心 中 的 愛 德 之 神 , 要 給 你 毅 力 與 良 善 的 精 神 , 幫 助 你 履 行 職 務 , 以 守 護 基 督 的 信 徒 , 使 他 們 在 共 融 中 合 而 為 一 。 (這 時 首 席 樞 機 主 教 把 漁 夫 指 環 遞 給 教 宗 戴 上)
2005 年 5 月 1 日

 

教宗本篤十六世──謙遜的苦幹者
陳日君

天主教香港教區四月廿五日假堅道主教座堂,為教宗本篤十六世早前一日的就職舉行祈福彌撒,以下是當日陳日君主教的講道:

在 進 入 選 舉 會 議 前 , 在 那 星 期 一 的 彌 撒 中 , 主 禮 拉 辛 格 樞 機 在 講 道 結 束 前 再 解 釋 那 日 的 第 二 篇 讀 經 , 也 是 我 們 今 天 的 第 二 篇 讀 經 , 厄 弗 所 人 書 第 四 章 11-16 節 。 不 過 他 還 回 到 第 8 節 , 那 裡 說「祂 升 上 高 天 , 且 把 恩 惠 賜 與 人」第 11 節 說「他 賜 與 這 些 人 作 宗 徒 , 那 些 人 作 先 知 , 有 的 作 傳 福 音 者 , 有 的 作 司 牧 和 教 師」。 拉 辛 格 樞 機 說 :「我 們 的 職 務 原 來 是 天 主 給 祂 子 民 的 恩 惠」。 他 又 說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是 天 主 給 我 們 的 大 恩 惠 , 希 望 天 主 再 給 我 們 一 位 合 祂 心 意 的 教 宗」。

我 們 現 在 知 道 他 , 拉 辛 格 樞 機 , 現 在 的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 正 是 天 主 給 我 們 的 另 一 大 恩 惠 , 我 們 今 天 聚 集 在 這 裡 向 上 主 致 謝 。

接 受 恩 惠 是 高 興 的 事 , 但 有 些 恩 惠 真 來 之 不 易 , 耶 穌 為 賜 這 些 恩 惠 給 教 會 付 出 了 很 高 的 代 價 ! 我 們 現 在 復 活 期 內 , 高 唱 亞 肋 路 亞 , 但 不 要 忘 了 逾 越 節 也 包 括 十 字 架 和 死 亡 。 我 們 輕 鬆 宣 講 恩 慈 之 年 , 但 原 來 耶 穌 引 用 依 撒 以 亞 先 知 書 六 十 一 章 時 , 省 略 了 最 後 的 半 句 話 ; 全 句 是 : 受 傅 者 除 了 宣 布 上 主 恩 慈 的 禧 年 , 也「揭 示 我 們 天 主 報 仇 的 日 期」。 拉 辛 格 樞 機 說 、 耶 穌 那 天 在 納 匝 肋 沒 有 提 起 天 主 的 報 仇 , 因 為 祂 知 道 當 祂 在 被 釘 於 十 字 架 上 時 祂 獨 自 為 我 們 罪 人 抵 擋 天 主 的 義 怒 。

拉 辛 格 樞 機 繼 續 說 :「天 主 的 仁 慈 愈 臨 到 我 們 身 上 , 我 們 亦 愈 要 參 與 祂 的 苦 難 , 也 愈 要 準 備 在 我 們 身 上 補 充 基 督 的 苦 難 所 欠 缺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不 只 在 兇 手 的 槍 彈 下 , 不 只 與 病 魔 鬥 爭 時 , 他 一 生 的 每 個 階 段 和 十 字 架 結 上 了 不 解 之 緣 。 正 如 基 勒 乃 人 西 滿 幫 耶 穌 背 了 十 字 架 , 拉 辛 格 樞 機 和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分 擔 了 維 護 信 仰 的 重 任 ; 廿 多 年 來 , 任 勞 任 怨 , 在 教 會 內 持 守「一 致 的 信 仰 和 認 識」。

本 篤 十 六 世 被 選 後 、 在 介 紹 自 己 時 稱 自 己 為「umile lavoratore」卑 微 的 僕 人 , 但 我 們 更 可 把 這 兩 個 字 譯 為 謙 遜 的 苦 幹 者 。 拉 辛 格 樞 機 從 來 不 辭 勞 苦 , 在 愛 德 中 持 守 真 理 。 他 不 是 如 某 些 傳 媒 所 描 寫 的「怪 物」, 不 是 一 位 無 情 的 判 官 。 他 接 受 對 話 , 以 他 頂 級 神 學 家 的 專 業 態 度 , 耐 心 地 解 釋 那 從 宗 徒 傳 下 來 的 信 仰 道 理 。

我 們 在 感 謝 上 主 時 也 要 感 謝 祂 的 這 位 忠 僕 , 更 要 感 謝 他 現 在 接 受 了 這 個 本 來 誰 也 不 敢 接 受 的 十 字 架 。 在 歷 史 的 這 個 時 刻 教 宗 本 篤 勇 敢 地 接 受 了 牧 者 的 肩 帶 , 漁 夫 的 指 環 。 很 多 羊 迷 失 了 方 向 , 在 荒 野 裡 徘 徊 ; 很 多 人 像 被 捲 在 海 嘯 的 凶 浪 中 , 等 待 捕 人 的 漁 夫 來 打 救 他 們 ; 教 宗 說 :「我 們 不 能 無 動 於 中 , 他 們 每 一 位 都 是 上 主 用 祂 的 寶 血 救 贖 的 , 上 主 愛 他 們 勝 過 自 己 的 性 命」。 但 這 是 多 麼 艱 巨 的 任 務 !

在 就 職 典 禮 上 , 本 篤 十 六 世 苦 求 我 們 要 繼 續 為 他 祈 禱 , 他 希 望 我 們 不 斷 為 他 呼 求 天 上 地 下 的 所 有 聖 者 , 他 希 望 伯 多 祿 廣 場 上 那 唱 了 無 數 次 的「tu illum adjuva (請 你 幫 助 他) ! 常 能 陪 伴 著 他 。 聖 瑪 利 亞「tu illum adjuva」, 若 望 保 祿 在 天 之 靈「tu illum adjuva」, 你 們 每 位 兄 弟 姊 妹 ,「tu illum adjuva」! 我 們 不 會 讓 他 孤 獨 作 戰 。

不 錯 , 這 是 一 場 戰 爭 , 教 宗 和 整 個 教 會 面 對 極 嚴 峻 的 挑 戰 。 伯 多 祿 說「你 們 應 救 自 己 脫 離 這 邪 惡 的 世 代」 (讀 經 一) 他 在 別 處 又 說「你 們 的 仇 敵 魔 鬼 , 如 同 咆 哮 的 獅 子 巡 遊 , 尋 找 可 吞 食 的 人」。 (伯 前 五 :8) 保 祿 勸 我 們「不 要 做 小 孩 子 , 為 各 種 教 義 之 風 所 飄 盪 , 所 捲 去」 (讀 經 二) 。 教 宗 在 選 舉 會 前 、 向 他 的 樞 機 兄 弟 們 指 出 了 我 們 今 日 面 對 的 敵 人 : 獨 裁 的 相 對 主 義 。 他 們 說 甚 麼 真 理 都 不 絕 對 , 唯 有 相 對 主 義 就 絕 對 不 容 置 疑 !

耶 穌 求 天 父 保 全 他 的 信 徒 合 而 為 一 , 因 此 求 天 父 以 真 理 祝 聖 他 們 , 天 父 的 話 就 是 真 理 (福 音) , 耶 穌 就 是 天 父 的 聖 言 。 本 篤 十 六 世 重 複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被 選 後 向 信 徒 的 呼 籲 : 不 要 害 怕 , 打 開 你 們 的 心 門 , 歡 迎 耶 穌 , 祂 不 會 拿 走 你 們 任 何 的 財 富 , 祂 會 帶 給 你 們 真 正 的 自 由 , 持 久 的 喜 樂 !

在 我 們 感 謝 天 父 , 在 我 們 為 教 宗 祈 福 的 同 時 , 讓 我 們 接 納 他 的 呼 籲 , 也 幫 助 他 把 這 信 息 傳 給 無 數 的 兄 弟 姊 妹 , 尤 其 是 青 少 年 。
2005 年 5 月 1 日

 

羊毛肩帶與漁夫指環
本篤就任談伯多祿職務

新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四 月 廿 四 日 在 羅 馬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就 職 大 禮 彌 撒 中 , 發 表 了 一 篇 意 義 既 深 且 廣 的 講 道 , 其 中 兩 個 要 點 是 他 特 別 強 調 的 , 就 是 關 於 他 在 彌 撒 中 接 受 的 作 為 教 宗 的 兩 個 標 誌 , 一 個 是 羊 毛 肩 帶 , 另 一 個 是 權 戒 。

教 宗 在 講 道 時 說 :「親 愛 的 朋 友 , 在 這 個 時 刻 , 我 沒 有 必 要 提 出 我 的 治 理 方 案 …… 我 治 理 教 會 的 真 正 方 案 , 就 是 不 奉 行 我 的 意 願 , 不 隨 從 我 的 思 想 理 念 , 而 是 與 整 個 教 會 一 起 聆 聽 上 主 的 話 和 意 願 , 讓 他 來 引 導 我 , 這 樣 就 是 他 在 我 們 歷 史 中 的 這 個 時 刻 , 在 引 導 教 會 。 與 其 去 說 明 治 理 方 案 , 我 倒 願 意 設 法 簡 單 地 解 說 一 下 禮 儀 上 象 徵 肩 負 伯 多 祿 職 務 的 兩 個 標 誌 ; 再 說 , 這 兩 個 標 誌 也 反 映 出 今 天 彌 撒 讀 經 所 表 明 的 (道 理)」。

教 宗 先 闡 述 羊 毛 肩 帶 的 意 義 說 :「第 一 個 標 誌 是 用 羊 毛 織 成 的 、 放 在 我 肩 膀 上 的 肩 帶 。 這 個 羅 馬 歷 任 主 教 ── 從 第 四 世 紀 就 開 始 穿 戴 的 古 老 標 誌 , 可 以 視 為 基 督 的 軛 的 形 象 , 它 是 這 座 城 的 主 教 、 天 主 眾 僕 人 之 僕 肩 負 在 自 己 肩 上 的 (標 誌) 。 天 主 的 軛 就 是 我 們 所 接 受 的 天 主 的 聖 意 。 這 聖 意 不 是 壓 制 我 們 、 奪 取 我 們 自 由 的 外 在 重 擔 。 認 識 哪 是 天 主 所 要 的 , 哪 條 是 生 命 的 道 路 , 原 是 以 色 列 的 喜 樂 , 也 是 我 們 的 喜 樂 : 天 主 的 聖 意 不 使 我 們 異 化 , 而 是 淨 化 我 們 。 雖 然 淨 化 有 時 會 令 人 感 到 痛 苦 , 但 它 卻 把 我 們 引 回 自 己 。 這 樣 , 我 們 不 但 服 侍 天 主 , 也 為 全 世 界 和 整 個 歷 史 的 得 救 而 服 務」。

「其 實 , 肩 帶 象 徵 的 意 義 更 為 具 體 : 羔 羊 的 毛 意 味 著 牧 人 扛 在 肩 膀 上 , 把 牠 帶 到 生 命 泉 水 邊 的 迷 失 或 生 病 軟 弱 的 羊 。 牧 人 在 曠 野 尋 找 迷 羊 的 比 喻 , 為 教 父 來 說 , 是 基 督 和 教 會 奧 蹟 的 形 象 。 我 們 整 個 人 類 乃 是 迷 失 在 曠 野 , 找 不 到 路 途 的 羊 。 天 主 子 無 法 忍 受 這 情 況 , 他 不 能 讓 人 類 遺 棄 在 這 可 憐 境 遇 中 。 於 是 他 躍 身 而 起 , 丟 下 天 堂 的 光 榮 去 找 回 那 隻 羊 , 跟 隨 牠 直 到 被 釘 死 十 字 架 上 為 止……

教 宗 說 :「基 督 給 伯 多 祿 說 :『你 牧 放 我 的 羊 群』, 他 這 個 時 刻 也 對 我 如 此 說 。 牧 放 意 味 著 愛 , 愛 意 味 著 隨 時 準 備 受 苦 。 愛 意 味 著 帶 給 羊 群 真 正 的 益 處 , 意 味 著 用 天 主 的 真 理 和 天 主 的 聖 言 滋 養 羊 群 , 用 天 主 臨 在 滋 養 他 們 , 他 在 至 聖 聖 體 聖 事 中 把 自 己 賜 給 了 我 們」。

「親 愛 的 朋 友 , 在 這 個 時 刻 , 我 只 能 夠 說 : 請 你 們 為 我 祈 禱 , 叫 我 學 習 愈 來 愈 熱 愛 上 主 。 請 你 們 為 我 祈 禱 , 好 叫 我 學 習 愈 來 愈 愛 上 主 的 羊 群 , 也 就 是 叫 你 們 、 聖 教 會 、 你 們 個 人 和 全 體 。 請 你 們 為 我 祈 禱 , 使 我 不 致 於 為 遇 到 豺 狼 , 害 怕 而 逃 脫 。 我 們 也 彼 此 代 禱 , 好 使 上 主 忍 受 我 們 , 而 我 們 也 學 習 彼 此 擔 當 忍 受」。

至 於 教 宗 接 受 的 第 二 件 標 誌 ── 伯 多 祿 漁 夫 的 權 戒 , 本 篤 十 六 世 說 :「第 二 個 在 禮 儀 中 象 徵 就 任 伯 多 祿 職 位 的 標 誌 是 接 受 漁 夫 的 權 戒 。 我 們 在 福 音 中 聽 到 有 關 伯 多 祿 被 召 叫 當 牧 人 的 這 段 記 載 , 是 跟 著 另 一 段 捕 魚 豐 收 的 記 載 而 來 的 。 …… 今 天 , 上 主 也 告 訴 教 會 和 宗 徒 的 繼 承 人 , 把 船 划 向 歷 史 汪 洋 中 的 深 處 , 下 網 , 為 福 音 、 為 天 主 、 為 基 督 、 為 真 正 的 生 命 贏 得 眾 人」。

教 宗 說 :「教 父 對 這 項 特 殊 的 任 務 也 作 了 很 特 別 的 注 釋 。 他 們 這 樣 說 : 跟 隨 基 督 的 漁 人 , 必 須 把 人 從 使 人 異 化 的 鹹 水 海 中 , 帶 到 有 生 命 的 地 上 來 , 帶 到 天 主 的 光 明 中 。 我 們 的 存 在 正 是 如 此 , 就 是 要 把 天 主 指 示 給 人 。 只 有 看 得 見 天 主 的 地 方 , 那 裡 才 開 始 有 生 命 。 …… 牧 人 和 漁 人 的 漁 夫 的 任 務 看 來 可 能 經 常 是 艱 辛 的 , 卻 是 美 麗 和 偉 大 的 , 因 為 畢 竟 是 在 為 喜 樂 、 為 願 意 進 入 世 界 的 天 主 的 喜 樂 服 務」。

講 解 了 羊 毛 肩 帶 和 戒 指 的 意 義 後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回 憶 先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說 :「此 時 此 刻 , 我 回 想 到 一 九 七 八 年 十 月 廿 二 日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此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就 職 那 一 天 。 當 時 他 所 說 的 話 , 至 今 仍 在 我 耳 邊 繚 繞 。 他 說 :『你 們 不 要 害 怕 , 向 基 督 打 開 , 甚 至 完 全 敞 開 大 門 !』。 當 時 教 宗 向 全 世 界 強 而 有 力 的 人 說 話 , 那 些 人 擔 心 如 果 讓 基 督 進 入 , 並 准 許 宗 教 自 由 , 會 奪 去 他 們 的 部 份 權 力 。 的 確 , 基 督 會 帶 走 他 們 的 某 些 東 西 , 那 就 是 腐 敗 的 統 治 、 權 利 和 專 横 的 混 亂 。 但 決 不 會 帶 走 任 何 屬 於 人 的 自 由 、 人 性 尊 嚴 、 以 及 正 義 的 社 會 的 事 物」。

教 宗 最 後 激 勵 青 年 說 :「可 愛 的 青 年 , 今 天 我 願 意 以 個 人 長 久 的 生 活 經 驗 告 訴 你 們 : 不 要 害 怕 基 督 ! 他 不 帶 走 任 何 東 西 , 他 賜 給 一 切 。 誰 奉 獻 自 己 給 他 , 必 接 受 百 倍 的 回 報 。 是 的 , 你 們 向 基 督 打 開 , 甚 至 敞 開 大 門 , 這 樣 你 們 就 會 找 到 真 正 的 生 命 。 阿 孟」!
2005 年 5 月 1 日

 

答謝樞機辛勞

新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當 選 後 第 一 項 正 式 活 動 , 是 於 四 月 廿 二 日 上 午 在 梵 蒂 岡 宗 座 大 樓 接 見 樞 機 團 成 員 。

當 日 , 教 宗 感 激 一 眾 樞 機 在 先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去 世 後 三 週 以 來 , 為 普 世 教 會 所 盡 的 辛 勞 , 對 他 的 支 持 與 愛 護 , 同 時 希 望 樞 機 繼 續 協 助 他 善 盡 普 世 教 會 牧 人 的 使 命 。

新 教 宗 表 示 , 願 意 以 手 足 之 情 的 方 式 , 簡 單 地 和 樞 機 分 享 他 這 幾 天 的 感 受 。 為 了 連 日 來 的 事 件 , 他 表 示 除 了 深 深 覺 得 內 心 需 要 靜 默 之 外 , 也 有 兩 種 相 關 的 心 情 , 一 個 是 內 心 渴 望 感 激 , 另 一 個 是 面 對 擺 在 眼 前 的 崇 高 任 務 感 到 人 性 力 量 的 匱 乏 。

最 後 , 教 宗 向 全 球 樞 機 說 :「各 位 敬 愛 的 兄 弟 , 每 個 人 都 將 要 回 到 自 己 的 崗 位 工 作 , 但 我 們 的 心 靈 仍 然 在 信 德 上 、 在 上 主 的 愛 中 、 在 舉 行 彌 撒 聖 祭 中 、 在 不 斷 祈 禱 和 分 擔 每 日 的 使 徒 工 作 中 緊 密 結 合 在 一 起 。 你 們 精 神 上 的 接 近 我 , 你 們 的 明 智 建 議 , 以 及 你 們 不 可 或 缺 的 合 作 , 對 我 乃 是 個 恩 典 , 也 是 一 種 激 勵 , 叫 我 完 全 忠 心 耿 耿 去 履 行 託 付 給 我 的 使 命 , 對 此 我 將 衷 心 銘 感」。
2005 年 5 月 1 日

 

會晤宗教領袖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會 晤 基 督 宗 教 領 袖 和 非 基 督 宗 教 領 袖 時 , 強 調 基 督 徒 合 一 的 重 要 。

教 宗 四 月 廿 五 日 上 午 , 在 梵 蒂 岡 宗 座 大 樓 接 見 基 督 宗 教 領 袖 及 其 他 宗 教 代 表 , 感 謝 他 們 專 程 前 來 羅 馬 , 參 加 新 教 宗 在 四 月 廿 四 日 的 就 職 大 典 。

教 宗 表 示 , 他 需 要 堅 定 地 重 申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的 決 議 , 走 基 督 徒 合 一 的 道 路 。 教 宗 強 調 , 走 圓 滿 合 一 的 道 路 必 須 具 有 溫 順 的 心 , 這 樣 , 天 主 聖 神 才 會 賜 給 各 教 會 團 體 勇 氣 、 溫 順 、 堅 定 和 希 望 的 精 神 , 以 便 獲 得 所 追 求 的 目 標 。

教 宗 認 為 基 督 教 會 各 團 體 代 表 不 忌 前 嫌 , 前 來 參 與 就 職 大 典 , 這 對 羅 馬 的 主 教 無 非 是 一 大 幫 助 的 信 號 。

接 著 , 教 宗 用 英 語 向 非 基 督 信 仰 的 各 宗 教 代 表 表 示 : 他 為 伊 斯 蘭 教 徒 和 基 督 徒 增 加 對 話 感 欣 慰 。 他 保 證 天 主 教 樂 意 和 其 他 宗 教 建 立 友 誼 的 橋 樑 , 任 何 宗 教 的 信 徒 都 不 能 不 為 促 進 和 平 而 效 命 。 教 宗 因 此 邀 請 各 宗 教 信 徒 和 真 心 尋 求 真 理 的 人 , 在 彼 此 瞭 解 、 尊 重 和 友 愛 之 中 , 攜 手 締 造 世 界 的 和 平 。
2005 年 5 月 1 日

 

接見德國同鄉

四 月 廿 四 日 就 職 的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 隔 天 廿 五 日 在 梵 蒂 岡 保 祿 六 世 大 廳 接 見 約 七 千 位 來 自 德 國 的 朝 聖 者 。

教 宗 見 到 同 胞 , 感 到 親 切 和 自 然 , 也 跟 他 們 開 玩 笑 :「我 在 羅 馬 已 經 住 了 廿 三 年 多 , 但 我 仍 然 是 巴 伐 利 亞 人 , 作 了 羅 馬 的 主 教 , 還 是 如 此 。 巴 伐 利 亞 和 羅 馬 之 間 一 向 有 良 好 的 關 係 , 福 音 是 從 羅 馬 傳 到 巴 伐 利 亞 的 。 而 在 十 八 世 紀 , 從 巴 羅 克 的 巴 伐 利 亞 也 給 教 會 帶 來 了 禮 物 , 那 就 是 出 自 巴 伐 利 亞 的 聖 人 方 濟 各 加 布 遣 會 會 士 聖 克 拉 多 。 之 後 , 又 有 向 希 特 勒 挑 戰 的 耶 穌 會 士 魯 佩 特•邁 爾 神 父」。

接 著 , 教 宗 向 同 胞 透 露 一 些 選 舉 教 宗 的 事 :「我 從 未 想 到 獲 選 上 的 事 , 也 從 未 做 任 何 足 以 使 這 件 事 發 生 的 事 …… 當 這 事 變 得 可 能 時 , 有 位 樞 機 遞 給 我 一 張 紙 條 , 上 面 寫 說 : 要 是 上 主 向 我 說『跟 隨 他』, 我 就 得 記 住 我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教 宗 葬 禮 的 講 道 中 所 說 的 話 , 不 可 以 推 辭 上 主 的 召 叫」。 本 篤 十 六 世 於 是 說 :「上 主 的 道 路 從 來 不 容 易 走 的 , 但 我 們 也 不 是 為 了 享 受 舒 適 而 存 在 的 。 因 此 , 我 只 能 接 受 選 舉 的 結 果」。

教 宗 向 同 胞 說 :「讓 我 們 攜 手 並 進 , 我 信 賴 你 們 的 幫 助 , 我 如 果 有 錯 , 就 像 人 人 都 會 錯 一 樣 , 就 請 你 們 諒 解 。 我 請 你 們 信 賴 我」。 教 宗 說 完 這 些 話 , 整 個 大 廳 報 以 如 雷 的 掌 聲 。
2005 年 5 月 1 日

 

新教宗上任了

香 港 教 區 於 四 月 廿 五 日 晚 在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就 職 祈 福 彌 撒 。 當 日 禮 儀 由 陳 日 君 主 教 主 禮 ,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及 台 北 榮 休 總 主 教 狄 剛 聯 同 約 八 十 位 神 父 共 祭 。 逾 千 人 出 席 彌 撒 。

來 自 德 國 的 拉 辛 格 樞 機 當 選 為 第 265 任 教 宗 , 取 名 本 篤 十 六 世 (Benedict XVI), 即 是 歷 來 第 十 六 名 選 用「本 篤」為 名 的 教 宗 。「Benedict」一 字 來 自 拉 丁 文「Benedictus」, 有 被 祝 福 的 意 思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就 職 大 典 於 四 月 廿 四 日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舉 行 。 約 卅 五 萬 名 信 眾 及 一 百 四 十 個 國 家 或 地 區 領 袖 代 表 出 席 見 證 。

就 職 禮 儀 上 , 教 宗 穿 上 金 碧 輝 煌 的 祭 衣 、 手 握 牧 杖 首 先 步 入 聖 伯 多 祿 大 教 堂 的 地 下 室 , 向 首 任 教 宗 聖 伯 多 祿 的 墓 穴 致 敬 及 奉 香 , 隨 後 在 一 百 五 十 多 名 樞 機 陪 同 下 步 至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參 與 就 職 儀 式 。

彌 撒 中 , 新 教 宗 用 意 大 利 文 宣 講 上 任 後 首 篇 講 道 辭 , 強 調 各 基 督 宗 派 要 團 結 , 並 與 猶 太 人 及 非 信 徒 對 話 。 教 宗 講 道 時 信 眾 反 應 熱 烈 , 被 四 十 多 次 鼓 掌 打 斷 他 的 講 話 。

信 友 禱 文 部 份 , 分 別 用 德 文 、 法 文 、 阿 拉 伯 文 、 中 文 及 葡 萄 牙 文 誦 讀 , 為 教 會 、 新 任 教 宗 、 各 國 領 袖 、 受 苦 和 患 病 的 人 , 以 及 在 場 參 與 彌 撒 的 人 士 祈 禱 。

長 達 兩 小 時 四 十 分 鐘 的 禮 儀 中 最 具 象 徵 意 義 的 部 份 , 是 本 篤 十 六 世 佩 帶 上 象 徵 教 宗 權 力 的 漁 夫 指 環 及 羊 毛 肩 帶 。 漁 夫 指 環 上 刻 有 聖 伯 多 祿 在 漁 船 上 撒 網 捕 魚 的 圖 案 , 象 徵 教 宗 將 帶 領 更 多 人 皈 依 天 主 教 ; 披 上 羊 毛 肩 帶 的 教 宗 象 徵 肩 負 著 尋 找 亡 羊 的 使 命 。

據 天 美 社 報 導 , 上 一 位 取 名 本 篤 的 教 宗 (本 篤 十 五 世) 於 一 八 五 四 年 在 Giacomo della Chiesa 出 生 , 他 的 母 親 是 意 大 利 裔 貴 族 , 與 教 宗 英 諾 森 七 世 (Pope Innocent VII) 有 血 緣 關 係 。

據《新 天 主 教 百 科 全 書》的 資 料 內 容 ,「本 篤 十 五 世 長 得 矮 小 而 瘦 弱 , 弓 背 , 身 子 左 高 右 低 以 致 走 路 時 有 點 拐」。 擔 任 教 宗 前 , 他 是 意 大 利 博 洛 尼 亞 的 總 主 教 , 一 九 0 七 年 被 當 時 的 教 宗 聖 庇 護 十 世 (Pius X) 委 任 到 梵 蒂 岡 西 斯 汀 小 堂 擔 任 聖 職 。 本 篤 十 五 世 在 一 九 一 四 年 聖 庇 護 十 世 離 世 前 三 個 月 被 委 任 為 樞 機 , 同 年 爆 發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

該 百 科 全 書 的 文 章 又 指 出 , 他 選 名 本 篤 是 要 紀 念 曾 任 博 洛 尼 亞 主 教 的 本 篤 十 四 世 (一 七 四 0 年 至 五 八 年) 。 本 篤 十 五 世 的 就 職 禮 因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的 關 係 , 被 迫 移 師 西 斯 汀 小 教 堂 舉 行 , 通 常 教 宗 就 職 典 禮 均 會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舉 行 。

本 篤 十 五 世 任 內 主 張 和 平 , 反 對 戰 爭 。 一 九 二 二 年 , 教 宗 本 篤 十 五 世 因 病 逝 世 , 享 年 六 十 七 歲 。 據 傳 媒 報 導 , 相 信 新 教 宗 選 取 本 篤 為 名 是 因 為 他 敬 重 本 篤 十 五 世 。

另 外 亦 有 外 電 指 出 , 歷 任「本 篤」教 宗 當 中 , 有 一 人 被 扼 死 , 一 人 被 毒 殺 、 數 名 被 逐 離 羅 馬 。 其 中《今 日 美 國 報》更 指 出 , 本 篤 五 世 僅 在 位 三 十 二 日 。


大事表:

一 九 二 七 年 四 月 十 六 日 生 於 德 國 南 部 馬 克 特 爾 鎮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尾 聲 (一 九 四 五 年) 奉 召 入 伍
戰 爭 結 束 後 約 一 九 四 六 年 始 在 德 國 繼 續 進 修 神 哲 學
一 九 五 一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晉 鐸
一 九 五 三 年   獲 神 學 博 士 學 位
一 九 五 七 年 在 弗 賴 辛 的 大 學 教 授 信 理 神 學
一 九 六 二 年 成 為 科 隆 總 主 教 弗 林 斯 樞 機 的 諮 議 員
一 九 七 七 年 三 月 被 任 命 為 慕 尼 克 和 弗 賴 辛 總 教 區 的 總 主 教
一 九 七 七 年 六 月 廿 七 日 被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冊 封 為 樞 機

一 九 八 一 年 十 一 月 廿 五 日

獲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委 任 為 教 廷 信 理 部 部 長 、 宗 座 聖 經 委 員 會 和 國 際 神 學 委 員 會 主 席

一 九 九 八 年 十 一 月 六 日

獲 選 為 樞 機 團 副 團 長

二 0 0 二 年 十 一 月 三 十 日

出 任 樞 機 團 的 團 長

二 0 0 五 年 四 月 十 九 日

當 選 為 第 二 百 六 十 五 任 教 宗 , 取 名 本 篤 十 六 世

2005 年 5 月 1 日

 

澳門教區賀新教宗就職

在 澳 門 教 區 , 黎 鴻 昇 主 教 四 月 廿 四 日 下 午 主 持 大 禮 彌 撒 , 慶 祝 新 教 宗 就 職 , 與 梵 蒂 岡 的 就 職 彌 撒 同 時 進 行 。 政 府 官 員 和 約 千 名 教 友 出 席 。

為 聯 合 普 世 信 眾 歡 迎 新 教 宗 , 並 感 謝 天 主 恩 典 , 澳 門 各 堂 區 和 小 堂 當 天 都 鳴 鐘 三 響 , 所 有 天 主 教 學 校 及 機 構 於 翌 日 放 假 一 天 。

此 外 , 澳 門 天 主 教 領 袖 歡 迎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當 選 , 更 期 望 他 能 重 訪 兩 地 。 新 教 宗 拉 辛 格 (Joseph Ratzinger) 仍 是 樞 機 時 , 曾 以 教 廷 信 理 部 部 長 身 份 於 一 九 九 三 年 三 月 訪 問 港 澳 兩 地 。

黎 主 教 希 望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能 踏 足 中 國 的 土 地 。

澳 門 教 區 副 主 教 鍾 神 父 憶 述 , 拉 辛 格 樞 機 九 三 年 訪 問 澳 門 時 , 與 當 時 的 林 家 駿 主 教 會 面 , 又 參 觀 了 聖 母 聖 誕 主 教 座 堂 、 教 區 聖 若 瑟 修 院 、 主 教 山 , 以 及 聖 保 祿 大 教 堂 遺 址 大 三 巴 牌 坊 。
2005 年 5 月 8 日

 

本篤十六世牧徽
傳統象徵注入新意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牧 徽 沒 有 用 上 象 徵 教 宗 權 力 的 三 重 冠 。

傳 統 上 , 教 宗 牧 徽 之 上 , 都 有 配 以 三 重 冠 ;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牧 徽 , 卻 以 主 教 冠 代 替 了 三 重 冠 。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牧 徽 還 富 於 其 他 教 會 象 徵 , 包 括 伯 多 祿 鑰 匙 , 和 新 添 上 的 主 教 羊 毛 披 帶 ; 前 者 代 表 基 督 給 伯 多 祿 及 其 繼 承 人 的 鑰 匙 , 後 者 代 表 基 督 託 付 主 教 的 牧 職 。

《羅 馬 觀 察 報》四 月 十 八 日 刊 豋 了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牧 徽 ; 早 前 一 天 , 教 廷 向 記 者 公 布 了 有 關 資 料 。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牧 徽 充 滿 宗 教 象 徵 和 意 義」。 紋 章 學 專 家 、 替 本 篤 十 六 世 設 計 牧 徽 的 意 大 利 的 蒙 特 森 慕 洛 總 主 教 (A.C.L. Montezemolo) 說 。

《羅 馬 觀 察 報》引 述 總 主 教 說 , 過 去 八 個 世 紀 以 來 , 教 宗 都 擁 有 本 人 的 牧 徽 。 牧 徽 上 的 主 教 冠 有 三 條 線 , 象 徵 著 過 去 的 三 重 冠 及 其 代 表 的「聖 統 、 司 法 和 訓 導」。

牧 徽 中 央 是 盾 牌 , 當 中 分 為 三 部 份 , 左 上 方 是 一 個 代 表 德 國 弗 賴 辛 的 戴 皇 冠 黑 人 側 面 頭 像 。 從 十 四 世 紀 起 , 弗 賴 辛 (Freising) 總 教 區 歷 任 總 主 教 的 牧 徽 , 都 用 上 這 頭 像 。 本 篤 十 六 世 曾 擔 任 弗 賴 辛 總 主 教 。

盾 牌 右 上 方 是 一 隻 背 有 重 物 的 熊 , 稱 為「科 比 尼 亞 諾 的 熊」。 聖 科 比 尼 亞 諾 (Corbinian) 是 弗 賴 辛 首 位 主 教 , 後 來 也 成 為 了 該 教 區 的 主 保 聖 人 。 傳 說 中 , 科 比 尼 亞 諾 是 八 世 紀 向 巴 伐 利 亞 傳 福 音 的 人 。 有 一 次 , 科 比 尼 亞 諾 前 往 羅 馬 朝 聖 , 路 上 遇 到 一 頭 熊 , 那 熊 把 為 聖 人 擔 行 李 的 畜 生 吞 噬 了 , 聖 人 便 命 令 熊 擔 他 的 行 李 一 同 去 羅 馬 。 抵 達 羅 馬 後 , 聖 人 將 熊 放 了 , 讓 它 返 回 森 林 中 。 弗 賴 辛 總 教 區 撰 寫 的 資 料 說 , 這 頭 熊 的 意 義 很 清 楚 , 就 是 : 基 督 信 仰 馴 服 了 異 教 思 想 , 在 古 代 的 巴 伐 利 亞 奠 下 了 偉 大 文 化 的 根 基 。

盾 牌 中 央 下 方 是 一 個 貝 殼 , 主 要 回 憶 與 聖 奧 斯 定 有 關 的 一 個 傳 說 。 據 說 , 聖 奧 斯 定 某 天 在 海 邊 散 步 , 思 想 有 關 天 主 聖 三 的 奧 秘 , 卻 總 是 無 法 想 通 。 他 看 見 一 名 小 童 用 貝 殼 把 海 水 灌 入 沙 灘 上 挖 的 一 個 洞 中 。 奧 斯 定 問 他 做 什 麼 , 小 童 答 : 「 我 把 海 灌 進 這 個 洞 中 」 。 這 樣 , 貝 殼 便 成 了 沉 浸 在 天 主 奧 秘 的 象 徵 , 代 表 了 人 以 有 限 的 智 慧 、 去 了 解 無 限 的 天 主 , 也 代 表 拉 辛 格 神 學 家 的 身 份 : 他 一 九 五 三 年 取 得 神 學 博 士 論 文 , 便 探 討 有 關 奧 斯 定 的 神 學 。
2005 年 5 月 8 日

 

教會領袖期望
新教宗重訪香港

香 港 的 天 主 教 領 袖 歡 迎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當 選 , 更 期 望 他 能 重 訪 香 港 。

新 教 宗 拉 辛 格 (Joseph Ratzinger) 仍 是 樞 機 時 , 曾 以 教 廷 信 理 部 部 長 身 份 於 一 九 九 三 年 三 月 訪 問 香 港 和 澳 門 兩 地 。 香 港 和 澳 門 當 年 分 別 是 英 國 和 葡 萄 牙 殖 民 地 , 現 在 已 成 為 中 國 的 一 部 份 。

香 港 方 面 , 拉 辛 格 樞 機 當 時 在 亞 洲 主 教 團 協 會 三 月 二 日 至 六 日 的 會 議 上 演 講 。 他 促 請 與 會 的 廿 五 位 亞 洲 主 教 , 在 關 注 亞 洲 教 會 使 命 時 , 多 注 意 「 文 化 匯 聚 」 而 非 「 本 地 化 」 。 他 鼓 勵 主 教 採 用 這 新 名 詞 , 好 能 使 基 督 信 仰 的 文 化 與 其 他 文 化 相 遇 時 , 更 精 確 地 表 達 互 相 成 全 的 意 思 。

普 世 博 愛 運 動 的 薜 君 浩 神 父 九 三 年 曾 在 會 場 裡 與 拉 辛 格 樞 機 碰 面 。 他 四 月 廿 五 日 說 :「我 發 覺 他 是 一 個 親 切 和 謙 虛 的 神 學 家」。 當 時 尚 未 晉 鐸 的 薜 君 浩 與 樞 機 就 宗 教 交 談 聊 了 一 會 兒 。

香 港 教 區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四 月 廿 五 日 說 , 當 年 他 駕 車 接 載 拉 辛 格 樞 機 , 到 主 教 座 堂 附 近 的 總 督 府 會 晤 香 港 總 督 彭 定 康 。 他 憶 述 , 拉 辛 格 曾 與 教 區 首 牧 胡 振 中 樞 機 會 面 , 並 參 觀 教 區 聖 神 修 院 及 聖 神 研 究 中 心 。

香 港 教 區 副 主 教 陳 志 明 神 父 對 天 亞 社 說 , 他 希 望 新 教 宗 再 次 訪 問 香 港 。 教 區 檔 案 處 主 任 夏 其 龍 神 父 向 天 亞 社 表 示 , 在 中 梵 建 交 以 前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訪 問 不 易 安 排 , 但 並 非 不 可 能 。

至 目 前 為 止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是 唯 一 曾 到 訪 香 港 的 教 宗 。 他 於 一 九 七 0 年 十 二 月 四 日 短 暫 訪 港 , 並 在 香 港 大 球 場 主 持 一 台 露 天 彌 撒 , 吸 引 一 萬 五 千 人 參 加 。
2005 年 5 月 8 日

 

新教宗面對的挑戰

接 替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出 任 教 宗 的 本 篤 十 六 世 , 在 領 導 全 球 天 主 教 徒 時 , 要 面 對 著 教 會 管 治 、 福 傳 策 略 和 司 鐸 牧 職 等 多 方 面 的 挑 戰 :

根 據 教 會 樞 機 近 年 來 的 講 話 , 教 會 內 的 會 議 , 天 美 社 歸 納 出 新 教 宗 需 要 面 對 的 一 些 挑 戰 :

() 教 會 管 治 與 集 體 領 導 ── 近 年 舉 行 的 主 教 及 樞 機 會 議 , 多 有 討 論 到 普 世 教 會 和 地 方 教 會 間 的 關 係 。

很 明 顯 , 有 些 主 教 期 望 改 善 教 廷 各 部 門 對 他 們 的 期 待 。 他 們 要 求 地 方 教 會 在 某 些 事 情 上 有 更 多 的 參 與 , 如 推 選 主 教 及 草 擬 教 廷 文 件 , 他 們 也 期 望 當 局 處 事 更 具 彈 性 , 例 如 在 禮 儀 翻 譯 的 工 作 上 。

另 一 些 主 教 認 為 , 應 盡 速 改 革 世 界 主 教 會 議 , 使 它 成 為 一 個 更 開 放 及 更 具 影 響 力 的 討 論 場 地 。 有 些 人 指 出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很 少 直 接 干 涉 教 廷 主 管 的 工 作 , 但 他 們 認 為 教 會 的 管 治 者 , 在 適 當 時 候 介 入 教 廷 工 作 。

() 文 化 衝 突 ── 這 不 是 指 伊 斯 蘭 世 界 與 西 方 世 界 間 的 張 力 , 而 是 不 少 樞 機 關 注 到 , 西 方 流 行 文 化 與 傳 統 基 督 文 化 之 間 的 分 歧 愈 來 愈 大 。

二 0 0 一 年 的 樞 機 會 議 上 , 與 會 者 直 言 , 在 多 元 社 會 中 宣 講 福 音 困 難 重 重 , 因 為 宗 教 信 仰 再 不 是 代 代 相 傳 了 。 這 亦 影 響 到 教 會 內 部 , 因 為 有 很 多 教 友 也 未 能 明 白 或 接 受 教 會 在 一 些 爭 議 課 題 上 的 訓 導 。

教 會 領 袖 指 這 問 題 在 歐 洲 及 北 美 尤 其 嚴 重 , 所 涉 爭 議 包 括 墮 胎 、 安 樂 死 和 同 性 婚 姻 合 法 化 。

來 自 發 展 中 國 家 的 樞 機 也 論 及 這 課 題 。 發 展 中 國 家 的 節 育 及 避 孕 運 動 中 , 常 尖 銳 地 批 評 教 會 。 一 些 樞 機 擔 心 , 全 球 化 會 促 使「宗 教 世 俗 化」的 價 值 觀 在 發 展 中 國 家 擴 張 。 

很 多 的 教 會 領 袖 同 意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說 明 倫 理 爭 議 背 後 的 教 會 訓 導 原 則 , 及 在 異 議 的 問 題 上 劃 下 清 楚 界 線 , 這 做 得 很 好 。 他 們 說 , 剩 下 來 的 挑 戰 是 : 教 育 天 主 教 教 友 及 鼓 勵 他 們 接 受 並 生 活 出 這 些 訓 導 , 這 比 單 由 聖 統 去 宣 告 教 會 訓 導 , 能 帶 來 更 大 的 社 會 作 用

() 福 傳 , 見 證 及 交 談 ──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後 來 的 任 期 中 , 教 廷 強 調 福 傳 是 要 宣 告 耶 穌 基 督 是 唯 一 的 救 主 , 就 算 在 基 督 徒 佔 少 數 的 地 方 , 也 應 如 此 宣 講 福 音 。 

不 少 地 方 主 教 卻 會 把 重 點 放 在 交 談 與 見 證 上 , 認 為 兩 者 是 通 傳 基 督 信 仰 最 有 效 的 方 式 , 這 在 亞 洲 尤 其 有 效 。 

在 九 一 一 事 件 後 , 新 的 爭 議 出 現 , 因 著「反 恐 戰 爭」的 緣 故 , 在 一 些 伊 斯 蘭 基 督 派 擴 張 的 國 家 , 基 督 徒 只 佔 少 數 , 他 們 要 努 力 爭 取 或 維 持 他 們 的 合 法 地 位 。 因 此 , 教 會 領 袖 對 此 課 題 的 結 論 , 可 能 會 大 大 影 響 日 後 的 宗 教 交 談 和 基 督 徒 合 一 工 作 。

() 晉 秩 職 務 ──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任 內 , 司 鐸 的 牧 民 負 擔 急 速 上 升 。 一 九 七 八 年 , 每 名 神 父 平 均 牧 養 一 千 八 百 名 教 友 , 到 了 二 0 0 五 年 , 每 名 神 父 約 要 照 顧 二 千 七 百 名 教 友 。

這 情 況 導 致 一 些 主 教 , 要 求 教 廷 考 慮 放 寬 西 方 教 會 對 司 鐸 獨 身 的 限 制 。 另 一 方 面 , 因 若 望 保 祿 任 內 已 明 確 否 決 婦 女 晉 鐸 的 可 能 。

另 一 相 關 的 議 題 是 : 如 何 揀 選 司 鐸 候 選 人 , 近 年 教 會 內 相 繼 傳 出 性 侵 犯 醜 聞 , 教 會 領 袖 不 得 不 正 視 此 問 題 。 據 悉 , 教 廷 早 前 已 著 手 草 擬 兩 份 相 關 文 件 , 一 份 有 關 使 用 心 理 方 法 去 篩 選 修 生 候 選 人 , 另 一 份 有 關 同 性 戀 , 但 這 些 工 作 都 因 若 望 保 祿 逝 世 而 要 擱 置

() 生 物 倫 理 ── 科 技 迅 速 發 展 , 引 申 出 連 串 倫 理 課 題 , 這 是 未 來 新 教 宗 要 面 對 的 。 教 會 清 楚 指 出 , 生 命 是 神 聖 的 , 但 一 些 議 題 上 , 如 基 因 治 療 , 卻 牽 涉 到 複 雜 的 個 體 身 份 及 生 物 的 整 全 性 , 這 些 為 神 學 家 來 說 , 都 是 新 的 事 物 , 需 要 進 一 步 探 究 。 若 望 保 祿 為 回 應 生 命 問 題 , 創 立 了 宗 座 生 命 學 院 。  

() 堂 區 生 活 及 平 信 徒 運 動 ──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任 內 , 平 信 徒 運 動 發 展 迅 速 , 人 數 及 影 響 力 也 不 斷 增 加 。 但 很 多 主 教 對 這 些 運 動 有 疑 問 , 其 中 最 大 的 疑 問 , 就 是 這 些 運 動 是 否 能 夠 融 入 堂 區 生 活 之 中 。
2005 年 5 月 8 日

 

中國教會與政府
歡迎本篤十六上任

中 國 天 主 教 徒 和 政 府 官 員 在 歡 迎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之 際 , 期 盼 中 梵 關 係 改 善 。

北 京 政 府 及 大 陸 各 地 教 區 向 教 廷 祝 賀 , 信 眾 更 為 四 月 十 九 日 在 梵 蒂 岡 當 選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繼 任 人 的 新 教 宗 祈 禱 。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及 中 國 天 主 教 主 教 團 (一 會 一 團) 已 發 賀 電 致 教 廷 。 他 們 亦 發 函 通 知 全 國 教 區 為 新 教 宗 祈 禱 , 祝 他 神 形 康 泰 。

通 告 亦 要 求 各 教 區「為 推 進 基 督 的 救 世 工 程 祈 禱 , 斷 絕 與 台 灣 的 所 謂『外 交 關 係』, 早 日 改 善 中 梵 關 係」而 祈 禱 。

愛 國 會 副 主 席 劉 柏 年 四 月 二 十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一 會 一 團 是 於 當 天 早 上 拍 發 電 報 致 教 廷 。

他 表 示 , 賀 電 的 內 容 是 :「感 謝 天 主 讓 閣 下 當 選 為 基 督 的 代 表 、 聖 伯 多 祿 的 繼 位 人 , 我 們 懷 著 基 督 復 活 的 喜 樂 , 代 表 中 國 五 百 多 萬 神 長 教 友 , 表 示 熱 烈 的 祝 賀」。

他 稱 , 一 會 一 團 的 通 告 呼 籲 教 廷 與 台 灣 斷 交 , 是 反 對 台 灣 的 陳 水 扁 企 圖 製 造「一 中 一 台」。 台 灣 總 統 陳 水 扁 四 月 八 日 率 團 到 梵 蒂 岡 出 席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葬 禮 。

上 海 教 區 八 十 八 歲 的 金 魯 賢 主 教 對 天 亞 社 說 , 他 早 已 聽 聞 德 國 籍 拉 辛 格 樞 機 的 名 字 , 主 要 是 他 代 表 教 宗 發 出 了 許 多 文 件 。 曾 多 次 到 訪 歐 洲 但 卻 從 未 踏 足 羅 馬 的 金 主 教 認 為 , 中 梵 建 交 的 機 會 仍 是 一 般 , 不 會 馬 上 有 進 展 。

居 於 北 京 的 湖 北 省 漢 陽 教 區 涂 世 華 主 教 也 持 同 樣 看 法 , 認 為「現 在 很 難 說」。 他 說 :「過 往 一 些 樞 機 及 主 教 到 訪 大 陸 後 都 對 中 國 教 會 改 觀 , 並 感 到 興 趣 , 我 們 很 歡 迎 任 何 對 中 國 友 好 的 人 士 到 訪」。

華 東 山 東 省 濟 南 教 區 張 憲 旺 助 理 主 教 歡 迎 拉 辛 格 樞 機 當 選 教 宗 , 希 望 他 能 維 護 教 會 傳 統 , 不 要 帶 來 太 多 轉 變 。 他 於 一 九 九 六 年 至 九 八 年 在 比 利 時 深 造 期 間 , 曾 拜 訪 教 廷 信 理 部 。 他 回 國 後 於 去 年 四 月 祝 聖 為 主 教 。 對 於 中 梵 關 係 , 張 主 教 對 天 亞 社 說 :「條 件 還 不 成 熟 , 但 相 信 新 教 宗 不 會 想 失 去 中 國 教 會」。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秦 剛 四 月 二 十 日 對 記 者 說 :「我 們 對 當 選 新 任 教 宗 的 拉 辛 格 樞 機 表 示 祝 賀」。 這 位 教 廷 信 理 部 部 長 拉 辛 格 樞 機 取 名 本 篤 十 六 世 , 四 月 廿 四 日 正 式 就 職 。

秦 剛 也 藉 此 重 申 中 國 與 梵 蒂 岡 建 交 的 兩 個 條 件 :「一 是 教 廷 必 須 斷 絕 同 台 灣 的 所 謂 外 交 關 係 , 承 認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政 府 是 代 表 全 中 國 的 唯 一 合 法 政 府 , 台 灣 是 中 國 領 土 不 可 分 割 的 一 部 份 ; 二 是 梵 蒂 岡 不 得 干 涉 中 國 內 政 , 包 括 不 以 宗 教 事 務 為 名 干 涉 中 國 內 部 事 務」。 他 說 :「我 們 希 望 在 新 教 宗 領 導 下 , 梵 方 能 為 中 梵 關 係 的 改 善 創 造 有 利 條 件」。
2005 年 5 月 8 日

 

五萬信眾梵京支持教宗
本篤勉勵抗拒誘惑回歸信

教 宗 本 篤 宣 布 辭 職 後 , 二 月 十 七 日 主 持 梵 蒂 岡 活 動 時 , 獲 以 萬 計 信 眾 支 持 , 他 們 把 聖 伯 多 廣 場 擠 得 滿 滿 , 拉 上 橫 額 感 謝 教 宗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於 四 旬 期 首 主 日 在 梵 蒂 岡 帶 領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上 超 過 五 萬 名 信 眾 誦 念 三 鐘 經 。 他 發 表 講 話 時 指 出 , 信 德 年 內 , 四 旬 期 更 是 個 重 新 發 現 信 仰 的 良 機 , 又 說 不 應 受 誘 惑 而 誤 認 天 主 的 形 象 , 去 牟 取 權 力 與 私 利 。

面 對 廣 場 上 熱 情 的 群 眾 , 本 篤 感 謝 信 徒 為 教 會 、 他 本 人 和 下 一 任 教 宗 祈 禱 。 談 到 當 天 耶 穌 三 退 誘 惑 的 主 日 讀 經 , 這 些 試 探 的 核 心 都 是 利 用 天 主 來 牟 取 私 利 , 要 人 著 重 成 就 或 物 質 財 富 , 本 篤 指 試 探 者 「不 直 接 將 人 推 向 惡 , 而 將 人 推 向 虛 偽 的 善 , 使 人 相 信 真 正 的 現 實 就 是 權 力 , 也 是 首 先 要 滿 足 的 基 本 需 求 。」

教 宗 說 , 如 此 天 主 會 變 成 次 要 、 遭 簡 化 的 工 具 , 最 終 會 變 得 不 真 實 、 再 無 價 值 , 繼 而 消 失 。 他 鼓 勵 教 徒 跟 隨 天 主 , 「藉 著 基 督 的 聖 言 抵 制 誘 惑 , 從 而 把 天 主 重 新 放 置 於 我 們 生 命 的 中 心 。」

八 十 五 歲 的 本 篤 二 月 十 一 日 宣 布 因 年 紀 老 邁 辭 職 , 將 於 二 月 廿 八 日 晚 八 時 生 效 。

最早可三月中選新教宗
另 一 方 面 , 聖 座 新 聞 室 主 任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F. Lombardi) 說 , 選 教 宗 的 樞 密 會 議 有 可 能 在 三 月 中 旬 之 前 召 開 。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二 月 十 六 日 在 記 者 會 指 出 , 如 果 全 體 樞 機 三 月 十 三 日 前 抵 達 梵 蒂 岡 , 樞 密 會 議 也 可 以 立 即 召 開 。 他 說 , 據 憲 章 規 定 , 宗 座 出 缺 後 的 十 五 至 二 十 天 會 召 開 選 舉 教 宗 的 樞 密 會 議 , 不 過 這 期 限 是 為 給 樞 機 時 間 前 往 梵 蒂 岡 , 若 全 體 樞 機 已 抵 達 , 則 可 以 用 不 同 方 式 來 詮 釋 憲 章 。

神 父 稱 , 教 宗 將 於 二 月 廿 八 日 起 在 岡 道 爾 夫 堡 停 留 兩 個 月 , 待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附 近 的 隱 修 院 修 復 後 遷 入 , 這 項 後 勤 安 排 是 體 現 教 宗 與 繼 任 人 的 共 融 。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亦 於 早 前 的 記 者 會 中 指 出 , 教 宗 本 篤 辭 職 後 信 徒 仍 可 繼 續 稱 呼 他 為 本 篤 十 六 世 。 至 於 選 舉 新 教 宗 的 樞 密 會 議 , 他 指 教 宗 不 會 參 與 。

四旬期教廷神長入靜
自 二 月 十 七 日 起 , 教 宗 與 各 聖 部 主 管 在 梵 蒂 岡 宗 座 大 樓 的 四 旬 期 內 參 與 年 度 退 省 至 二 月 廿 三 日 , 退 省 由 教 廷 文 化 委 員 會 主 席 拉 瓦 西 樞 機 (G. Ravasi) 帶 領 。

二 月 十 七 日 的 默 想 分 享 中 , 拉 瓦 西 樞 機 說 : 「本 篤 為 教 會 最 大 的 助 益 , 就 是 代 禱 、 為 教 會 祈 禱 。 我 們 會 繼 續 留 在 戰 事 中 , 那 裡 有 阿 瑪 肋 克 人 、 有 貧 窮 、 害 怕 和 恐 懼 , 但 是 也 有 希 望 , 那 裡 是 教 宗 八 年 來 與 我 們 同 在 的 地 方 。 從 今 以 後 , 我 們 知 道 他 將 在 高 崗 上 為 我 們 祈 禱 。
2013 年 2 月 24 日

 

本地信徒為教宗祈禱
稱許任內肯定教友職務

本 地 教 會 二 月 十 七 日 同 為 宣 布 辭 職 的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祈 禱 , 有 本 地 教 徒 領 袖 稱 許 本 篤 致 力 推 動 教 友 職 務 。

教 區 禮 儀 委 員 會 二 月 十 四 日 向 堂 區 發 通 告 , 傳 達 教 區 主 教 湯 漢 樞 機 的 邀 請 , 讓 全 港 堂 區 在 二 月 十 七 日 彌 撒 上 特 別 為 教 宗 、 普 世 教 會 推 選 新 教 宗 , 以 及 教 會 的 共 融 團 結 祈 禱 , 祈 求 天 主 「恩 賜 教 宗 在 退 休 後 生 活 愉 快 、 健 康 、 平 安」 , 也 祝 願 教 會 推 選 出 新 教 宗 , 「以 團 結 和 服 務 普 世 教 會 。」

宗 座 平 信 徒 委 員 會 成 員 、 本 地 教 徒 黎 育 輝 感 謝 教 宗 信 任 平 信 徒 , 肯 定 他 們 的 福 傳 使 命 。 黎 氏 每 約 兩 年 便 前 往 羅 馬 參 與 委 員 會 全 體 大 會 , 過 去 三 次 會 議 也 有 機 會 跟 教 宗 見 面 。

香 港 天 主 教 教 友 總 會 幹 事 黎 育 輝 說 : 「首 次 見 教 宗 時 , 感 覺 他 雖 年 長 , 但 精 神 奕 奕 …… 他 在 大 會 上 勉 勵 平 信 徒 要 有 福 傳 使 命 及 著 重 聖 體 聖 事 , 他 對 平 信 徒 的 信 任 , 提 醒 我 應 如 何 在 港 推 動 培 育 工 作 。」

黎 育 輝 二 月 十 八 日 對 本 報 說 , 每 次 有 機 會 和 教 宗 說 話 , 均 會 邀 請 他 為 中 國 及 香 港 的 福 傳 事 業 及 教 友 培 育 祈 禱 , 教 宗 細 心 聆 聽 後 總 報 以 微 笑 。

教 友 總 會 會 長 戴 經 剛 二 月 十 八 日 稱 , 教 宗 行 事 以 整 個 教 會 最 大 的 益 處 出 發 , 這 次 辭 職 亦 然 。 「教 宗 辭 職 固 然 令 信 徒 感 不 捨 , 但 也 要 支 持 及 信 任 他 的 決 定 。」 他 說 , 教 宗 有 如 普 世 教 會 的 大 家 長 , 信 徒 應 為 教 宗 本 篤 及 即 將 選 出 的 新 任 教 宗 祈 禱 。

堂 區 教 徒 都 在 主 日 彌 撒 為 教 宗 祈 禱 。 聖 伯 多 祿 聖 保 祿 堂 信 徒 青 年 謝 明 翰 二 月 十 七 日 對 本 報 說 : 「我 從 沒 想 過 教 宗 會 辭 職 , 這 令 人 震 驚 …… 希 望 新 任 教 宗 可 讓 天 主 教 與 其 他 宗 教 有 更 多 交 流 。」

另 一 信 徒 李 好 珍 相 信 教 宗 是 為 教 會 的 福 祉 著 想 而 退 休 , 她 會 為 教 宗 的 健 康 祈 禱 , 並 期 望 選 出 較 年 輕 的 新 教 宗 , 能 更 有 魄 力 處 理 現 今 複 雜 的 教 會 事 務 。

聖 依 納 爵 小 堂 信 徒 鄺 志 榮 二 月 十 七 日 說 , 新 教 宗 將 面 對 不 同 挑 戰 , 包 括 「要 致 力 改 善 中 梵 關 係 , 尤 其 要 處 理 中 國 非 法 祝 聖 的 問 題 。」

事 實 上 , 本 地 不 少 教 徒 和 修 道 人 都 曾 有 緣 覲 見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 周 豫 康 終 身 執 事 二 0 0 七 年 隨 教 區 終 身 執 事 委 員 會 前 赴 意 大 利 朝 聖 , 慶 祝 執 事 團 成 立 十 周 年 , 意 外 地 獲 教 宗 接 見 ; 他 二 月 十 八 日 說 , 當 年 教 宗 年 紀 雖 長 , 但 風 采 依 然 。 目 前 教 宗 已 屆 高 齡 , 他 相 信 教 徒 能 夠 理 解 其 辭 職 決 定 。

此 外 , 亦 有 本 地 教 徒 在 社 交 網 站 「Facebook」 成 立 群 組 , 邀 請 信 徒 為 選 舉 新 教 宗 祈 禱 , 祈 求 一 眾 樞 機 以 上 主 的 智 慧 選 出 新 教 宗 來 領 導 教 會 。
2013 年 2 月 24 日

 

社論
教宗豎立警示路牌
助人走真理之路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於 二 月 十 一 日 宣 布 辭 任 教 宗 職 務 , 這 消 息 雖 來 得 突 然 , 歷 史 上 卻 有 先 例 。

消 息 一 出 , 隨 即 惹 來 傳 媒 猜 測 , 認 為 這 是 教 宗 在 教 廷 內 部 權 力 問 題 、 神 職 醜 聞 等 事 件 的 壓 力 下 所 作 的 決 定 。 公 告 後 教 廷 發 言 人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向 媒 體 記 者 强 調 , 教 宗 作 出 勇 敢 且 精 神 上 自 由 的 決 定 。 事 實 上 , 教 宗 在 天 主 前 作 出 這 抉 擇 , 是 願 意 日 後 以 另 一 種 方 式 , 用 祈 禱 來 參 與 福 傳 的 宣 講 。 我 們 要 從 信 仰 角 度 來 看 這 件 事 , 畢 竟 , 傳 媒 的 論 說 是 俗 世 式 的 推 斷 , 不 應 動 搖 我 們 信 靠 天 主 的 心 , 該 深 信 一 切 都 是 在 祂 的 看 顧 下 成 就 的 。

拉 辛 格 樞 機 以 神 學 家 身 分 當 選 教 宗 , 他 在 教 會 內 神 學 思 想 信 理 方 面 的 貢 獻 功 不 可 沒 。 他 於 剛 過 去 的 一 月 十 九 日 說 : 「唯 物 主 義 人 類 觀 和 偉 大 科 技 發 展 相 互 結 合 , 導 致 一 種 本 質 上 屬 無 神 論 的 人 類 學 冒 起 。 這 種 思 想 預 先 假 定 , 人 類 淪 為 講 求 自 主 的 功 能 ── 心 神 淪 為 腦 袋 , 重 視 集 體 的 人 類 歷 史 淪 為 追 尋 自 我 實 現 的 命 運 。」

教 宗 憂 慮 這 種 心 態 會 將 人 類 的 真 實 性 減 弱 或 過 度 簡 單 化 。 教 宗 為 闡 述 這 點 , 選 取 古 希 臘 神 話 作 例 子 , 更 將 之 形 容 為 「科 技 普 羅 米 修 斯 主 義」 (Technological Prometheanism)

神 話 中 的 普 羅 米 修 斯 自 神 明 處 偷 取 了 火 以 改 善 人 類 生 活 , 但 他 此 舉 超 越 了 本 分 。 他 原 為 解 放 人 類 而 追 求 科 技 進 步 , 卻 因 扮 演 神 的 角 色 而 犯 下 拜 偶 像 的 罪 。 宙 斯 遂 將 他 鎖 在 高 山 , 讓 禿 鷹 啄 食 其 身 體 ; 然 而 他 的 身 體 每 天 都 重 新 生 長 , 所 以 痛 苦 沒 有 盡 頭 。

英 國 小 說 家 謝 利 (Mary Shelley) 的 小 說 《科 學 怪 人》 亦 有 個 副 標 題 《現 代 的 普 羅 米 修 斯》 , 書 中 的 瘋 狂 醫 生 像 普 羅 米 修 斯 一 樣 試 圖 超 越 本 分 , 創 造 出 不 按 照 天 主 安 排 的 東 西 , 結 果 製 造 出 一 個 怪 物 。

教 宗 亦 這 樣 看 近 代 出 現 的 意 識 形 態 。 他 是 德 國 人 , 不 僅 對 納 粹 主 義 警 覺 , 對 民 族 主 義 、 國 家 社 會 主 義 、 共 產 主 義 和 不 受 約 束 的 資 本 主 義 亦 然 。

他 指 現 代 哲 學 提 倡 人 類 性 別 並 非 天 賦 , 而 可 經 由 個 人 選 擇 這 些 思 想 理 論 , 將 人 類 貶 低 為 純 粹 物 質 , 否 定 超 越 物 質 世 界 、 關 乎 人 格 的 東 西 。

他 反 省 道 : 「人 類 喪 失 靈 魂 , 因 而 失 去 與 造 物 主 的 個 人 關 係 , 由 此 看 來 , 一 切 可 行 的 技 術 都 變 得 合 法 …… 甚 麼 手 段 都 被 合 法 化 。 這 種 思 維 方 式 帶 來 最 危 險 的 陷 阱 就 是 , 人 是 絕 對 美 善 ; 亦 因 此 , 人 希 望 …… 擺 脫 一 切 枷 鎖 和 自 然 法 規 。」

莫 伊 尼 漢 (Robert Moynihan) 一 月 廿 一 日 在 其 報 告 中 表 示 教 宗 這 番 話 震 耳 發 聵 , 他 認 為 「徹 底 否 定 人 類 是 受 造 物 和 孝 愛 造 物 主 的 身 分 , 結 果 將 是 莫 大 的 孤 寂 。」

教 宗 警 惕 說 : 「我 們 切 勿 對 這 些 嚴 重 的 意 識 形 態 視 若 無 睹 …… 即 使 美 其 名 為 所 謂 的 發 展 、 權 利 或 人 本 主 義 , 為 人 類 都 是 隱 藏 的 危 險 。」 我 們 渴 望 自 由 , 到 頭 來 卻 跌 進 絕 望 的 深 坑 。

西 諺 有 云 「地 獄 之 路 , 鋪 滿 善 意」 , 但 教 宗 卻 在 通 往 真 理 的 路 上 , 為 我 們 不 停 豎 立 警 示 , 扶 助 我 們 。
2013 年 2 月 24 日

 

回應教宗辭職
華人牧者不捨但接受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二 月 十 一 日 突 然 宣 布 辭 職 , 台 灣 地 區 主 教 團 主 席 洪 山 川 總 主 教 感 到 震 驚 ; 香 港 教 區 湯 漢 樞 機 也 發 表 文 章 以 示 感 謝 ; 文 萊 華 裔 主 教 沈 高 略 表 示 會 懷 念 他 的 教 誨 和 表 率 。

梵 蒂 岡 官 方 網 站 刊 登 八 十 五 歲 教 宗 發 出 的 聲 明 表 示 : 「在 天 主 跟 前 反 覆 省 察 良 心 後 , 我 確 認 自 己 的 能 力 因 年 邁 再 不 能 勝 任 聖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的 牧 職 。」

洪 總 主 教 告 訴 天 亞 社 , 教 宗 本 篤 是 「非 常 關 懷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的 領 導 人」 , 要 求 全 球 華 人 教 會 , 包 括 台 灣 、 香 港 、 澳 門 等 教 會 提 供 援 助 , 以 便 早 日 促 成 中 國 大 陸 地 下 和 地 上 教 會 團 體 合 一 。

這 位 七 十 歲 的 總 主 教 指 出 , 教 廷 中 國 教 會 事 務 委 員 會 每 年 兩 次 的 會 議 , 教 宗 都 盡 可 能 參 加 , 聽 取 台 港 澳 等 地 的 主 教 和 神 長 們 意 見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於 二 0 0 五 年 四 月 廿 四 日 就 任 , 翌 年 任 命 洪 山 川 神 父 為 嘉 義 教 區 主 教 , 成 為 由 他 任 命 的 首 位 台 籍 主 教 。 0 七 年 教 宗 再 任 命 洪 主 教 為 台 北 總 教 區 總 主 教 。

洪 總 主 教 表 示 , 教 宗 本 篤 是 著 名 神 學 家 , 對 教 會 要 理 見 解 卓 越 , 深 受 各 地 教 會 重 視 。 在 位 七 年 多 , 訂 立 「教 友 年」 和 「 信 德 年 」 等 教 會 活 動 , 積 極 提 升 教 友 的 信 仰 素 質 , 獲 得 普 世 教 會 支 持 , 共 同 合 作 和 努 力 。

總 主 教 說 , 本 篤 十 六 世 退 位 將 使 他 成 為 六 百 年 來 首 位 在 世 退 位 的 教 宗 , 或 會 成 為 先 例 , 未 來 教 宗 年 滿 八 十 五 歲 便 自 動 退 休 。 他 表 示 , 前 任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病 況 嚴 重 撐 到 生 命 終 止 , 實 在 辛 苦 。

已 退 休 的 前 中 華 民 國 駐 教 廷 大 使 杜 筑 生 告 訴 天 亞 社 , 他 自 0 四 至 0 八 年 任 職 期 間 , 多 次 與 教 宗 本 篤 見 面 , 對 這 位 「睿 智 的 長 者」 有 最 深 刻 的 印 象 , 知 道 他 對 大 陸 實 際 情 況 非 常 了 解 。

香 港 教 區 在 二 月 十 一 日 晚 上 發 出 聲 明 說 : 「教 區 抱 著 沉 重 的 心 情 接 受 已 經 證 實 的 消 息 。 …… 今 天 是 露 德 聖 母 瞻 禮 , 全 球 教 會 為 病 者 祈 禱 , 讓 我 們 一 起 為 教 宗 祈 禱 , 湯 樞 機 籲 請 本 教 區 全 體 天 主 子 民 也 要 特 別 為 選 舉 新 教 宗 事 工 禱 告 。」 湯 漢 樞 機 亦 撰 文 感 謝 本 篤 十 六 世 。

文 萊 宗 座 代 牧 區 華 裔 主 教 沈 高 略 在 「Facebook」 帳 戶 留 言 說 , 教 宗 本 篤 是 一 個 「極 正 直 和 勇 敢 的 人」 , 他 在 過 去 幾 年 要 處 理 一 些 非 常 困 難 的 情 況 , 但 不 管 多 麼 困 難 和 痛 苦 , 他 一 直 耐 心 並 專 注 地 處 理 這 些 問 題 。

沈 主 教 表 示 : 「我 尊 重 他 採 取 這 個 如 此 急 進 的 個 人 決 定 , 其 實 他 在 聲 明 中 說 , 事 前 已 經 過 長 時 間 考 量 和 祈 禱 。」 通 過 教 宗 本 篤 具 啟 發 性 的 教 誨 和 個 人 表 率 , 「我 一 定 會 懷 念 他 的 指 導 和 謙 遜 的 領 導 。」

二 0 一 一 年 由 教 宗 本 篤 親 自 祝 聖 晉 牧 的 韓 總 主 教 二 月 十 二 日 以 電 郵 回 覆 本 報 訪 問 , 全 文 如 下 : 「為 我 來 說 , 這 消 息 就 如 晴 天 霹 靂 , 令 人 驚 愕 。 我 的 感 覺 也 千 絲 萬 縷 , 混 雜 不 同 的 情 緒 , 一 方 面 非 常 沉 重 , 另 一 方 面 是 衷 心 敬 佩 。 他 一 直 是 我 愛 慕 的 牧 者 、 導 師 和 慈 父 , 一 下 子 他 決 意 離 開 這 個 職 務 , 我 很 難 過 。 然 而 , 這 是 教 宗 經 過 深 思 熟 慮 和 熱 切 祈 禱 的 決 定 , 我 只 能 體 諒 。」

「可 敬 的 聖 父 、 教 宗 本 篤 畢 生 為 主 奉 職 教 會 , 他 深 信 只 有 『藉 著 基 督 、 偕 同 基 督 、 在 基 督 內』 , 他 在 教 會 內 的 奉 職 才 可 歸 光 榮 於 天 父 , 並 可 將 主 的 救 恩 傳 送 人 們 身 上 。 歲 月 不 留 人 , 每 人 皆 有 他 的 時 刻 , 教 宗 也 感 到 精 神 和 體 力 大 不 如 前 , 不 足 肩 負 教 宗 沉 重 的 職 務 , 自 動 請 辭 , 可 是 因 為 他 沒 有 真 正 離 開 教 會 的 奉 職 , 而 是 以 專 務 祈 禱 的 方 式 , 繼 續 成 為 主 的 好 工 具 。 一 切 都 是 為 了 教 會 的 福 祉 。 他 的 請 辭 可 說 是 主 前 的 『Amen』 , 身 體 雖 然 年 老 軟 弱 , 但 精 神 卻 豐 盛 無 比 。 教 宗 的 謙 遜 再 一 次 贏 得 我 心 !」

教 宗 本 名 拉 辛 格 (Joseph Ratzinger) , 一 九 二 七 年 四 月 十 六 日 出 生 於 德 國 , 是 第 八 位 德 國 籍 教 宗 。
2013 年 2 月 24 日

 

內地部分教友
對教宗辭職感疑惑

當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宣 布 辭 職 的 消 息 傳 到 中 國 後 , 信 眾 除 了 感 到 震 驚 外 , 也 有 些 人 懷 疑 背 後 是 否 另 有 內 情 。

大 部 分 信 眾 雖 然 捨 不 得 關 心 中 國 教 會 的 本 篤 離 任 , 卻 積 極 地 接 受 事 實 。

若 望 神 父 表 示 , 教 宗 的 辭 職 是 「情 理 之 中 , 意 料 之 外」 。 他 指 出 : 「教 宗 本 篤 以 做 事 嚴 謹 著 稱 , 我 想 他 看 到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晚 年 的 境 況 , 為 教 會 著 想 而 做 出 這 樣 的 決 定 。」

地 下 主 教 伯 多 祿 認 為 , 教 宗 的 辭 職 決 定 「來 得 及 時 , 這 是 教 宗 的 英 明 智 慧 , 是 聖 神 的 引 導」 。 他 指 出 , 近 年 來 中 國 教 會 的 主 教 問 題 多 多 , 教 宗 是 給 老 主 教 一 個 崇 高 的 榜 樣 。

除 了 中 國 主 教 們 的 權 力 之 爭 , 也 有 些 神 父 為 了 主 教 職 位 願 意 放 棄 教 會 原 則 。 伯 多 祿 主 教 說 , 國 內 教 會 「太 世 俗 化 了 , 也 許 教 宗 此 舉 有 積 極 的 作 用 。」

浙 江 省 溫 州 教 區 教 友 嘉 勒 認 為 : 「雖 然 教 宗 是 天 主 代 言 人 , 教 友 們 覺 得 他 做 的 、 說 的 都 不 能 錯 , 其 實 教 宗 也 是 人 , 起 碼 本 篤 敢 於 承 認 人 的 軟 弱 。」

縱 然 大 部 份 人 都 接 受 教 宗 辭 職 , 但 亦 有 人 疑 惑 。

有 一 位 主 教 詢 問 : 「教 宗 辭 職 很 微 妙 ?」 他 告 訴 天 亞 社 , 不 只 是 他 , 很 多 神 職 人 員 及 教 友 也 有 同 感 。 他 表 示 : 「我 預 感 中 國 教 會 將 有 風 暴 。」 他 解 釋 , 國 內 有 流 言 說 , 是 共 產 黨 戰 勝 了 教 宗 , 他 們 以 後 將 會 更 強 硬 。

有 人 日 前 也 在 微 博 上 發 放 類 似 信 息 說 , 教 宗 「在 邪 惡 勢 力 下 被 逼 退 位 , 請 同 心 合 一 為 本 篤 和 整 個 聖 教 會 祈 禱 !」

注 意 到 很 多 Q Q 群 組 流 傳 著 這 些 信 息 的 若 瑟 表 示 : 「某 些 人 喜 歡 藉 著 聖 母 和 啓 示 說 話 。 大 陸 人 很 喜 歡 這 些 未 經 證 實 的 啓 示 和 奇 蹟 , 默 主 哥 耶 聖 母 的 信 息 也 很 流 行 。」

他 擔 心 是 認 同 非 法 祝 聖 的 人 和 中 國 當 局 雇 用 的 五 毛 (網 絡 打 手) 所 為 , 「讓 人 覺 得 梵 蒂 岡 有 很 多 黑 暗 , 中 國 『自 選 自 聖』 主 教 是 合 乎 天 主 聖 意 。」

河 北 省 衡 水 教 區 牧 靈 中 心 主 任 蘇 雅 溪 神 父 則 認 為 , 流 言 可 能 出 自 東 方 閃 電 教 派 或 者 教 會 內 的 頑 固 分 子 。 他 說 , 國 內 經 常 都 有 這 種 「怪 力 亂 神」 的 情 況 , 因 此 堂 區 加 強 教 友 培 育 是 幫 助 他 們 分 辨 是 非 的 途 徑 。 「好 樹 結 好 果 子 , 如 果 果 實 不 好 , 就 說 明 我 們 的 信 仰 有 問 題 了 。」
2013 年 2 月 24 日

 

樞機團長不捨教宗辭職
稱任內光輝繼續照耀教會

樞 機 團 團 長 索 達 諾 樞 機 (A. Sodano) 代 表 全 體 樞 機 向 宣 布 辭 職 的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致 意 , 並 稱 他 任 內 的 光 輝 將 繼 續 在 他 們 當 中 照 耀 。

教 宗 二 月 十 一 日 在 樞 密 會 議 上 宣 布 辭 去 羅 馬 主 教 和 聖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職 位 後 , 索 達 諾 樞 機 同 日 說 : 「教 宗 , 可 敬 可 愛 的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 猶 如 晴 空 的 一 記 霹 靂 , 你 在 這 個 大 廳 裡 宣 布 了 動 人 肺 腑 的 信 息 。 我 們 懷 著 失 落 的 心 情 聽 著 這 信 息 , 幾 乎 所 有 人 都 難 以 置 信 。 我 們 在 你 言 詞 中 仍 明 顯 感 受 到 你 對 天 主 的 聖 教 會 、 這 個 你 所 愛 的 教 會 , 始 終 如 一 、 篤 深 的 關 懷 。 現 在 , 請 允 許 我 以 這 晚 餐 廳 的 宗 徒 團 體 、 樞 機 團 的 名 義 , 代 表 所 有 與 你 共 事 的 人 告 訴 你 , 在 你 擔 任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這 耀 眼 的 八 年 內 , 我 們 比 以 往 任 何 一 刻 更 接 近 你 。」

索 達 諾 樞 機 說 : 「如 果 我 沒 記 錯 , 二 0 0 五 年 四 月 十 九 日 選 舉 教 宗 的 樞 密 會 議 結 束 時 , 我 帶 著 顫 抖 的 聲 音 問 你 : 『你 接 受 教 會 最 高 牧 者 的 職 務 嗎 ?』 儘 管 有 憂 慮 , 你 卻 毫 不 遲 疑 地 回 答 : 『依 靠 上 主 的 恩 寵 和 教 會 之 母 聖 瑪 利 亞 的 轉 求 , 我 接 受 。』 你 在 那 天 如 聖 母 般 答 『是』 以 後 , 立 刻 展 開 在 教 會 內 不 曾 中 斷 的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的 光 輝 職 務 。 這 是 教 會 二 0 0 0 年 連 貫 的 歷 史 軌 跡 , 歷 經 二 百 六 十 五 位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 從 加 里 肋 亞 謙 卑 的 漁 夫 伯 多 祿 宗 徒 開 始 , 直 到 上 個 世 紀 聖 庇 護 十 世 至 真 福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幾 位 偉 大 的 教 宗 , 你 在 教 會 延 續 的 歷 史 中 給 予 我 們 許 多 教 導 。」

樞 機 說 : 「教 宗 , 你 表 示 希 望 在 二 月 廿 八 日 為 你 懷 著 極 大 的 愛 情 與 謙 遜 服 務 的 教 宗 職 務 劃 下 句 號 ; 在 二 月 廿 八 日 之 前 , 我 們 還 有 機 會 向 你 表 陳 心 跡 , 這 也 是 許 多 來 自 世 界 各 地 的 牧 者 與 信 徒 、 懷 著 善 意 人 士 和 許 多 國 家 的 領 導 人 也 會 做 的 事 。」

「而 在 這 個 月 , 我 們 還 能 有 幸 聽 到 你 牧 者 的 聲 音 : 這 個 星 期 三 的 聖 灰 禮 儀 , 星 期 四 你 將 接 見 羅 馬 教 區 的 神 職 人 員 , 以 及 主 日 的 三 鐘 經 祈 禱 活 動 , 和 週 三 的 公 開 接 見 活 動 。 我 們 還 有 許 多 機 會 聽 到 你 慈 父 的 聲 音 , 你 的 使 命 也 將 持 續 不 斷 。 你 說 過 會 以 見 證 和 祈 禱 與 我 們 同 在 。 天 上 的 星 辰 永 遠 照 耀 , 你 在 任 內 的 光 輝 也 將 繼 續 在 我 們 當 中 閃 耀 。 我 們 就 在 你 身 旁 , 教 宗 , 請 降 福 我 們 。」 他 說 。
2013 年 2 月 24 日

 

基督宗教與猶太教領袖
讚揚教宗本篤十六世貢獻

東 正 教 、 聖 公 會 、 其 他 基 督 宗 教 和 猶 太 教 領 袖 回 應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辭 職 , 讚 揚 他 對 教 會 以 至 社 會 的 貢 獻 。

君 士 坦 丁 堡 東 正 教 宗 主 教 巴 爾 多 祿 茂 一 世 (Bartholomew I) 二 月 十 二 日 指 , 他 以 教 宗 的 朋 友 身 份 表 示 惋 惜 , 因 為 教 宗 「以 其 智 慧 和 經 驗 , 仍 可 以 為 教 會 和 世 界 提 供 許 多 貢 獻」 。 不 過 , 他 認 為 教 宗 的 服 務 , 以 及 作 為 神 學 家 和 教 會 神 職 人 員 長 久 以 來 的 貢 獻 , 在 天 主 教 會 的 生 活 與 歷 史 上 已 留 下 不 可 磨 滅 的 印 記 。

英 國 聖 公 會 坎 特 伯 雷 大 主 教 韋 爾 比 (J. Welby) 二 月 十 一 日 發 表 聲 明 稱 , 他 對 教 宗 辭 職 的 決 定 感 到 「沉 重 但 完 全 理 解」 , 並 為 教 宗 以 極 大 的 尊 嚴 、 遠 見 和 勇 氣 履 行 職 務 感 謝 天 主 。 韋 爾 比 說 : 「教 宗 在 他 的 教 導 和 著 作 中 , 知 道 以 具 創 意 的 神 學 思 想 來 談 論 當 今 社 會 的 問 題 。 我 們 屬 於 基 督 信 仰 家 庭 , 知 道 這 個 見 證 的 重 要 , 我 們 聯 同 天 主 教 弟 兄 姊 妹 為 教 宗 在 職 務 上 的 啟 發 和 挑 戰 感 謝 天 主 。」

普 世 教 會 協 會 總 幹 事 戴 維 德 牧 師 (O. F. Tveit) 對 教 宗 辭 職 表 示 尊 重 和 讚 賞 , 他 亦 讚 賞 教 宗 為 教 會 和 大 公 合 一 運 動 的 關 愛 及 付 出 的 努 力 : 「我 們 祈 求 天 主 在 這 個 時 刻 、 在 他 生 命 的 這 個 階 段 降 福 教 宗 , 在 這 重 要 過 渡 時 期 也 祈 求 天 主 引 導 、 降 福 天 主 教 會 。」

猶 太 教 大 經 師 梅 茨 格 (Y. Metzger) 稱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在 任 期 間 , 天 主 教 和 猶 太 教 的 關 係 前 所 未 有 地 好 , 並 認 為 教 宗 對 「猶 太 教 、 基 督 教 與 伊 斯 蘭 教 的 關 係 進 展 , 值 得 大 大 地 給 予 肯 定 。」

他 說 本 篤 十 六 世 在 促 進 跨 宗 教 合 作 中 扮 演 重 要 角 色 , 延 續 了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方 針 , 促 進 天 主 教 會 與 猶 太 教 子 民 及 耶 路 撒 冷 經 師 的 關 係 。 他 表 示 , 教 宗 為 阻 止 和 消 除 反 猶 太 主 義 付 出 許 多 , 也 特 別 關 心 以 巴 和 平 議 題 。
2013 年 2 月 24 日

 

教宗本篤辭職有跡可尋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決 定 於 本 月 廿 八 日 辭 職 , 引 起 全 球 各 地 的 教 徒 與 非 教 徒 , 以 至 博 彩 公 司 和 競 逐 全 國 大 選 的 意 大 利 政 客 關 注 , 試 圖 推 測 這 個 雖 有 先 例 但 卻 罕 見 的 舉 動 到 底 有 何 影 響 。

他 那 份 令 人 震 驚 的 聲 明 讓 全 世 界 感 到 驚 訝 , 也 讓 媒 體 陷 入 瘋 狂 。

畢 竟 , 這 是 近 六 百 年 來 , 教 宗 沒 有 在 任 內 身 故 。 教 宗 額 我 略 十 二 世 於 一 四 一 五 年 請 辭 , 以 暫 時 終 止 東 、 西 方 教 會 分 裂 。

然 而 , 任 何 敏 銳 的 觀 察 家 在 週 一 的 正 式 宣 布 之 前 相 當 長 的 一 段 時 間 裡 , 已 能 看 到 種 種 跡 象 。

在 辭 職 消 息 傳 出 後 幾 個 瘋 狂 小 時 內 , 一 些 專 家 會 注 意 到 最 主 要 的 線 索 , 是 本 篤 二 0 一 0 年 接 受 德 國 記 者 澤 瓦 爾 德 (Peter Seewald) 的 長 篇 專 訪 。

他 當 時 說 : 「如 果 一 位 教 宗 清 楚 地 意 識 到 自 己 不 再 在 身 體 、 心 理 和 精 神 上 有 能 力 處 理 他 的 職 務 , 那 麼 他 有 權 利 , 在 某 些 情 況 下 , 也 有 義 務 辭 職 。」

但 教 宗 在 同 一 訪 問 中 亦 強 調 , 一 個 人 可 以 在 和 平 時 刻 或 者 當 他 實 在 不 行 時 辭 職 。 不 過 他 一 定 不 能 出 於 逃 避 危 險 , 而 讓 其 他 人 去 接 任 。

由 於 教 會 在 本 篤 任 內 受 到 許 多 醜 聞 衝 擊 , 當 中 首 推 在 美 國 、 歐 洲 和 澳 洲 的 神 職 人 員 性 侵 犯 案 件 , 人 們 或 會 說 教 會 沒 有 出 現 過 多 少 「和 平 時 刻 。」

特 別 是 去 年 所 謂 的 「教 廷 解 密」 風 波 。 教 宗 雖 然 尊 重 梵 蒂 岡 法 庭 審 訊 其 前 管 家 加 布 里 埃 萊 (Paolo Gabriele) 向 傳 媒 洩 漏 機 密 文 件 的 程 序 和 所 需 時 間 , 但 他 似 乎 很 想 將 那 個 尷 尬 的 故 事 翻 到 另 一 頁 。

在 聖 誕 節 之 前 , 他 赦 免 了 加 布 里 埃 萊 , 並 免 除 了 他 十 八 個 月 的 監 禁 , 同 時 確 保 他 和 家 人 在 羅 馬 一 間 與 梵 蒂 岡 有 聯 繫 的 醫 院 找 到 工 作 。

據 教 宗 的 哥 哥 喬 治.拉 辛 格 (Georg Ratzinger) 說 , 本 篤 當 時 已 經 下 定 決 心 辭 職 。

梵 蒂 岡 消 息 人 士 說 , 有 關 決 定 在 「幾 個 星 期」 內 極 其 隱 密 地 作 出 , 只 有 教 宗 幾 個 最 親 密 的 合 作 者 才 知 悉 。

事 實 上 , 梵 蒂 岡 發 言 人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Federico Lombardi) 週 一 向 記 者 透 露 , 他 和 梵 蒂 岡 大 多 數 人 一 樣 , 對 這 個 舉 動 感 到 相 當 「驚 訝」。

即 使 是 樞 機 院 院 長 安 蘇 達 諾 樞 機 (Angelo Sodano) , 今 天 也 只 是 簡 單 地 形 容 教 宗 的 宣 布 「難 以 置 信」 , 彷 彿 是 「晴 天 霹 靂」 。 他 可 能 僅 僅 在 幾 天 之 前 , 即 教 宗 二 月 八 日 突 然 召 見 他 時 才 知 道 。

不 過 , 教 宗 本 篤 在 過 去 曾 作 出 一 些 象 徵 性 的 舉 動 。

二 0 0 九 年 四 月 廿 八 日 , 他 訪 問 意 大 利 中 部 城 市 拉 奎 拉 的 地 震 災 區 時 , 特 意 前 往 教 宗 策 肋 定 五 世 (Celestine V) 的 陵 墓 致 敬 。 這 位 有 聖 德 的 隱 修 士 一 二 九 四 年 當 選 教 宗 , 他 表 示 教 宗 可 以 退 位 , 並 在 就 任 五 個 月 後 辭 職 。 詩 人 但 丁 在 他 的 《神 曲 . 地 獄 篇》 對 此 作 出 永 恆 的 譴 責 。

本 篤 在 策 肋 定 的 棺 槨 前 默 禱 , 並 將 自 己 就 職 時 所 領 受 的 羊 毛 肩 帶 留 在 那 裡 。

雖 然 本 篤 年 近 八 十 六 歲 且 在 近 月 愈 來 愈 虛 弱 , 但 很 少 人 預 計 到 他 會 跟 隨 策 肋 定 的 步 伐 , 尤 其 是 這 麼 快 。

本 篤 號 召 普 世 教 會 慶 祝 「信 德 年」 直 至 今 年 十 一 月 閉 幕 , 令 很 多 人 相 信 他 決 心 繼 續 他 的 工 作 。

事 實 上 , 本 篤 決 定 了 退 位 , 此 舉 獲 梵 蒂 岡 報 章 《羅 馬 觀 察 報》 稱 讚 為 「非 常 謙 卑 的 舉 動」。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說 , 教 宗 這 樣 做 具 有 「勇 氣」 和 「自 由 意 志」。

在 過 去 將 近 八 年 任 期 內 , 不 少 人 對 他 的 牧 職 抱 持 懷 疑 甚 至 是 敵 對 的 態 度 , 但 憑 著 這 個 舉 動 , 他 肯 定 贏 得 了 各 方 的 稱 讚 和 同 情 。
2013 年 2 月 24 日

 

教宗月底離職前夕
主持連串公開活動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二 月 廿 八 日 離 職 前 將 主 持 多 項 公 開 活 動 及 接 見 教 會 內 外 人 士 。

教 廷 發 言 人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F. Lombardi) 二 月 十 三 日 舉 行 記 者 會 , 他 指 依 據 天 主 教 法 典 , 教 宗 離 職 不 會 有 任 何 特 別 的 儀 式 。 本 篤 離 職 前 活 動 包 括 :

二 月 十 四 日 與 述 職 的 羅 馬 教 區 神 父 會 面 。
二 月 十 五 日 接 見 羅 馬 尼 亞 總 統 、 意 大 利 利 古 裡 亞 行 政 區 主   教 , 以 及 「支 持 伯 多 祿 宗 座 基 金 會」 代 表 。
二 月 十 六 日 接 見 危 地 馬 拉 總 統 、 意 大 利 倫 巴 第 行 政 區 多 位   主 教 ; 並 與 意 大 利 總 理 蒙 蒂 (M. Monti) 作 個 別 會 面 。
二 月 十 七 日 中 午 主 持 三 鐘 經 祈 禱 活 動 ; 下 午 六 時 開 始 與 教 廷 聖 部 主 管 參 與 一 週 的 年 度 退 省 , 期 間 暫 停 所 有 活 動 。
二 月 廿 三 日 退 省 結 束 , 接 見 意 大 利 總 統 納 波 利 塔 諾 (G. Napolitano)
二 月 廿 四 日 中 午 帶 領 教 徒 誦 念 牧 職 內 最 後 一 次 公 開 的 三 鐘 經 祈 禱 。
二 月 廿 五 日 個 別 接 見 幾 位 樞 機 。
二 月 廿 七 日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舉 行 牧 職 內 最 後 一 次 週 三 公 開 接 見 活 動 。
二 月 廿 八 日 一 眾 樞 機 於 上 午 十 一 時 在 梵 蒂 岡 克 萊 孟 大 廳 與 教 宗 道 別 。 教 宗 於 下 午 五 時 乘 坐 直 升 機 前 往 岡 道 爾 夫 堡 。 宗 座 於 當 晚 八 時 開 始 進 入 空 缺 期 。 教 宗 府 四 旬 期 的 講 道 及 後 續 活 動 均 告 取 消 。

隆 巴 爾 迪 說 , 依 照 規 定 , 選 舉 教 宗 的 樞 密 會 議 必 須 在 宗 座 懸 空 後 十 五 至 二 十 天 內 舉 行 , 故 此 會 議 預 期 於 三 月 十 五 至 十 九 日 之 間 展 開 , 確 實 日 期 將 由 樞 機 們 決 定 。
2013 年 2 月 24 日

 

教宗本篤十六世榮休前
修訂樞機團選教宗規則

教 宗 本 篤 榮 休 , 他 退 任 前 修 訂 選 舉 教 宗 規 則 , 讓 樞 機 團 可 決 定 選 舉 教 宗 閉 門 會 議 日 期 。 此 外 , 教 廷 發 言 人 確 認 , 本 篤 十 六 世 辭 職 後 信 眾 可 以 「榮 休 教 宗」 稱 呼 他 。

教 廷 二 月 廿 五 公 布 本 篤 十 六 世 就 修 訂 選 舉 教 宗 規 則 的 手 諭 , 更 新 了 選 舉 教 宗 的 程 序 。

教 廷 發 言 人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F. Lombardi) 指 出 , 樞 機 團 團 長 索 達 諾 (A. Sodano) 三 月 一 日 召 開 會 議 , 惟 決 定 選 舉 教 宗 閉 門 會 議 日 期 非 他 們 首 要 處 理 的 事 項 。

三月一日函眾樞機 邀請前往羅馬舉行大會
手 諭 中 , 教 宗 把 提 前 或 延 後 選 舉 教 宗 閉 門 會 議 日 期 的 權 力 留 給 樞 機 團 , 即 樞 機 團 全 體 選 舉 樞 機 若 已 經 到 齊 , 可 以 提 前 召 開 會 議 ; 若 有 嚴 重 理 由 則 可 將 選 舉 教 宗 的 會 議 延 後 幾 天 。 不 過 , 在 宗 座 出 缺 後 二 十 天 內 , 已 經 在 場 的 全 體 樞 機 必 須 開 始 選 舉 程 序 。

教 宗 在 手 諭 中 指 出 , 任 何 一 位 選 舉 樞 機 都 不 能 以 任 何 理 由 或 藉 口 , 主 動 或 被 動 地 排 除 在 選 舉 之 外 。 個 別 樞 機 若 有 健 康 問 題 或 其 他 重 要 理 由 , 與 教 廷 溝 通 後 可 免 於 出 席 會 議 。

手 諭 闡 明 了 有 關 會 議 的 守 秘 規 則 : 「梵 蒂 岡 城 內 全 境 和 在 其 內 辦 公 部 門 的 日 常 活 動 在 這 段 時 期 該 當 加 以 調 整 , 以 確 保 與 選 舉 教 宗 的 一 切 相 關 活 動 得 到 保 密 及 自 由 進 行 。 尤 其 要 在 總 務 神 長 的 協 助 下 採 取 措 施 , 使 參 選 的 樞 機 從 梵 蒂 岡 的 瑪 爾 大 之 家 到 宗 座 大 樓 這 段 路 程 中 沒 有 任 何 人 能 夠 接 近 。」

以榮休教宗稱呼本篤 毀漁戒再不穿紅鞋
此 外 , 發 言 人 二 月 廿 六 日 指 出 , 與 本 篤 商 議 後 , 已 決 定 在 他 辭 職 後 , 外 界 可 以 「榮 休 教 宗」 稱 呼 他 , 而 本 篤 則 會 穿 普 通 及 沒 有 披 肩 的 白 色 長 袍 , 其 教 宗 漁 夫 戒 指 也 將 被 摧 毀 , 且 不 再 穿 教 宗 紅 鞋 。

發 言 人 說 , 樞 機 團 團 長 在 宗 座 出 缺 期 後 , 將 於 三 月 一 日 致 函 召 集 全 體 樞 機 召 開 大 會 , 但 可 能 不 會 在 三 月 四 日 前 召 開 。

與 此 同 時 , 本 篤 十 六 世 榮 休 前 亦 批 准 了 「羅 馬 主 教 開 始 伯 多 祿 牧 職 儀 式」 的 幾 項 修 訂 案 , 並 準 備 將 內 容 公 布 。

教 宗 禮 儀 處 禮 儀 長 馬 里 尼 蒙 席 (G. Marini) 二 月 廿 二 日 對 《羅 馬 觀 察 報》 說 , 無 論 是 教 宗 開 始 羅 馬 主 教 牧 職 的 就 職 大 典 , 還 是 在 羅 馬 聖 若 望 拉 特 朗 大 殿 舉 行 的 上 任 儀 式 , 將 會 在 彌 撒 之 前 或 彌 撒 以 外 舉 行 , 不 再 被 列 入 彌 撒 當 中 。 他 說 , 在 教 宗 開 始 羅 馬 主 教 牧 職 的 典 禮 上 , 參 與 禮 儀 的 全 體 樞 機 都 要 行 「服 從 禮」。

本 篤 自 二 月 十 一 日 宣 布 辭 任 後 面 對 不 少 流 言 , 例 如 有 媒 體 聲 稱 他 辭 職 是 由 於 醜 聞 和 權 力 鬥 爭 。 教 廷 國 務 院 二 月 廿 三 日 發 表 公 告 , 譴 責 外 間 在 臨 近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之 際 以 沒 有 根 據 , 甚 至 虛 假 的 消 息 左 右 樞 機 投 票 ; 國 務 院 也 呼 籲 教 徒 為 本 篤 和 新 教 宗 祈 禱 。 教 廷 發 言 人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則 指 出 , 針 對 教 會 的 誹 謗 和 造 謠 , 不 會 影 響 教 徒 的 信 德
2013 年 3 月 3 日

 

本篤主持最後三鐘經
承諾以祈禱服務教會

本 篤 十 六 世 二 月 廿 四 日 為 朝 聖 者 主 持 任 內 最 後 一 次 三 鐘 經 祈 禱 , 他 承 諾 將 窮 盡 餘 力 以 祈 禱 服 務 教 會 。

當 天 十 多 萬 人 擠 滿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和 協 和 大 道 , 爭 睹 本 篤 最 後 一 次 在 宗 座 大 樓 書 房 窗 口 公 開 露 面 , 席 間 朝 聖 者 多 次 報 以 熱 烈 掌 聲 。

八 十 五 歲 的 本 篤 說 : 「上 主 召 喚 我 『上 山』 , 以 祈 禱 和 默 想 作 更 多 奉 獻 。 這 並 非 放 棄 教 會 , 相 反 地 , 天 主 要 我 這 麼 做 , 好 使 我 能 以 自 己 一 直 所 懷 抱 的 獻 身 精 神 與 愛 , 繼 續 服 務 教 會 , 而 且 是 以 更 適 合 我 年 紀 、 體 力 所 及 的 方 式 。」

他 鼓 勵 教 徒 以 祈 禱 為 優 先 , 「缺 少 祈 禱 , 所 有 傳 教 工 作 和 愛 德 服 務 只 會 剩 下 勞 動」 。 「在 四 旬 期 內 , 我 們 要 學 習 為 個 人 和 團 體 給 予 適 當 的 時 間 去 祈 禱 , 那 為 我 們 的 靈 修 生 命 提 供 氧 氣 。 而 且 , 祈 禱 並 非 獨 立 於 世 界 及 其 相 反 的 潮 流 之 外 , 而 是 如 同 伯 多 祿 在 大 博 爾 山 上 希 望 的 那 樣 , 帶 領 我 們 重 新 踏 上 旅 程 並 展 開 行 動 。」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上 , 朝 聖 者 揚 起 以 不 同 語 言 寫 成 的 標 語 , 其 中 一 幅 寫 著 : 「我 們 了 解 你 , 我 們 會 一 直 愛 你 。」 本 篤 十 六 世 向 所 有 朝 聖 者 致 謝 , 並 表 示 彼 此 將 在 祈 禱 內 永 遠 親 近 。

同 日 稍 後 , 本 篤 在 他 的 推 特 (Twitter) 寫 道 : 「在 此 特 殊 時 刻 , 我 請 求 你 們 為 我 , 也 為 教 會 祈 禱 , 並 繼 續 信 靠 天 主 聖 意 。」 這 個 以 九 種 語 言 發 表 的 推 特 帳 戶 至 今 已 有 三 百 萬 人 訂 閱 , 惟 在 宗 座 出 缺 期 間 會 停 止 使 用 , 日 後 會 否 繼 續 使 用 則 由 新 教 宗 決 定 。

另 外 , 聖 座 年 度 退 省 二 月 廿 三 日 結 束 當 天 , 本 篤 十 六 世 感 謝 教 廷 各 個 聖 部 過 去 八 年 竭 盡 全 力 , 以 關 懷 、 愛 和 信 德 幫 他 分 擔 伯 多 祿 牧 職 的 擔 子 ; 他 說 雖 然 這 外 在 有 形 可 見 的 共 融 即 將 結 束 , 但 精 神 上 的 親 近 和 祈 禱 中 的 深 刻 共 融 將 會 保 持 下 去 。

談 到 退 省 信 息 , 他 對 參 與 退 省 的 聖 部 神 長 說 , 雖 然 邪 惡 遮 蔽 了 天 主 的 美 善 , 但 是 有 信 德 的 人 能 看 見 真 理 和 愛 。

本 篤 說 , 世 界 給 天 主 的 愛 、 美 善 和 真 理 ── 道 成 肉 身 的 基 督 戴 上 刺 冠 , 遮 蔽 了 真 理 。 「即 使 如 此 , 在 天 主 子 的 受 苦 面 容 上 , 我 們 開 始 看 見 我 們 的 創 造 主 與 救 主 更 深 刻 的 美 善 。 我 們 可 以 在 黑 夜 的 寂 靜 中 聽 到 聖 言 。」 他 說 : 「『相 信』   就 是 在 黑 夜 裡 觸 碰 天 主 的 手 、 在 寂 靜 中 聆 聽 聖 言 並 看 見 愛 ; 除 此 以 外 , 沒 有 其 他 。」
2013 年 3 月 3 日

 

陳樞機感謝本篤
格外關心中國

在 陳 日 君 樞 機 的 眼 中 , 二 月 廿 八 日 辭 職 的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因 年 事 已 高 而 決 定 請 辭 , 乃 「完 全 符 合 他 的 性 格」。

這 位 比 教 宗 小 五 歲 的 教 區 榮 休 主 教 說 : 「我 很 欣 賞 他 這 個 行 動 ! 無 論 是 教 會 內 、 外 掌 權 的 人 , 都 應 該 反 省」。

陳 樞 機 於 二 0 0 六 年 三 月 成 為 本 篤 擢 陞 的 首 批 樞 機 , 他 忘 不 了 這 位 德 國 裔 神 學 家 教 宗 的 知 遇 之 恩 和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關 心 。

他 二 月 十 三 日 接 受 天 亞 社 訪 問 時 表 示 , 擢 陞 樞 機 是 教 宗 全 權 決 定 的 事 , 由 本 篤 在 就 任 第 二 年 就 委 任 華 人 為 樞 機 , 可 見 他 一 心 為 中 國 的 天 主 子 民 做 點 事 情 。

一 個 月 後 , 大 陸 接 連 發 生 兩 宗 非 法 主 教 祝 聖 事 件 ── 四 月 三 十 日 馬 英 林 神 父 與 五 月 三 日 劉 新 紅 神 父 分 別 在 雲 南 和 安 徽 接 受 祝 聖 。 陳 樞 機 憶 述 , 當 時 恰 巧 教 廷 處 理 中 國 事 務 的 兩 個 部 門 均 處 於 「無 人 作 主」 的 狀 態 ── 萬 民 福 音 部 部 長 塞 佩 樞 機 (Crescenzio Sepe) 離 職 , 繼 任 人 迪 亞 斯 樞 機 (Ivan Diaz) 未 到 任 ; 國 務 卿 索 達 諾 樞 機 (Angelo Sodano) 也 準 備 離 任 。

陳 樞 機 相 信 , 應 該 是 教 宗 親 自 監 督 起 草 了 那 份 強 硬 而 清 晰 的 聲 明 , 表 示 知 悉 兩 宗 事 件 之 後 「感 到 十 分 痛 心」 。 樞 機 說 , 中 方 對 這 份 聲 明 的 答 覆 似 乎 很 軟 弱 , 因 此 教 廷 以 為 不 會 再 有 非 法 祝 聖 , 豈 料 到 了 十 一 月 江 蘇 省 徐 州 教 區 卻 重 演 了 。

鑑 於 事 態 嚴 重 , 教 宗 在 0 七 年 一 月 份 召 開 一 個 高 層 會 議 , 動 員 了 萬 民 福 音 部 和 國 務 院 的 領 導 官 員 、 其 他 幾 位 教 廷 官 員 和 華 人 地 區 的 主 教 、 專 家 等 。 在 開 會 前 , 他 已 經 準 備 寫 信 給 中 國 , 請 與 會 人 員 提 出 意 見 。

教 宗 又 參 考 以 前 教 廷 設 立 蘇 聯 教 會 委 員 會 的 做 法 , 決 定 設 立 一 個 常 設 小 組 討 論 中 國 教 會 事 務 (後 稱 中 國 教 會 事 務 委 員 會) , 每 年 一 度 舉 行 三 天 會 議 , 會 後 發 表 公 報 。

陳 樞 機 說 , 教 宗 本 篤 如 此 「重 分 量 地 插 手」 , 顯 示 他 非 常 關 心 中 國 。

樞 機 特 別 提 到 教 宗 在 同 年 五 月 廿 七 日 聖 神 降 臨 節 簽 署 的 牧 函 。 「他 未 曾 向 任 何 一 個 國 家 寫 過 信 , 而 且 這 封 信 的 內 容 非 常 好 。」 在 信 的 尾 聲 , 教 宗 宣 布 訂 立 「為 在 中 國 之 教 會 祈 禱 日」 , 邀 請 全 世 界 的 基 督 徒 在 每 年 五 月 廿 四 日 聖 母 進 教 之 佑 瞻 禮 為 中 國 教 會 祈 禱 , 他 更 為 這 天 親 撰 一 篇 禱 文 ── 《向 佘 山 聖 母 誦》 , 這 些 都 是 其 他 國 家 所 未 有 的 待 遇 , 也 是 教 宗 特 別 愛 中 國 的 表 現 。

然 而 , 令 陳 樞 機 感 到 痛 心 與 失 望 的 是 , 教 宗 的 牧 函 和 委 員 會 「某 程 度 上 被 浪 費 了」 , 因 為 教 廷 部 門 裡 「有 人 以 為 教 宗 和 委 員 會 的 看 法 行 不 通 , 他 們 選 擇 了 妥 協 , 而 且 妥 協 過 了 底 線 。」

他 表 示 , 牧 函 出 台 後 , 曾 引 起 很 多 爭 論 , 包 括 官 方 中 文 譯 本 有 不 少 錯 誤 , 有 些 人 將 信 中 呼 籲 教 會 內 部 寬 恕 與 和 好 、 教 會 團 體 可 以 與 政 權 當 局 進 行 民 事 對 話 , 在 不 違 反 教 會 原 則 的 條 件 下 接 受 政 權 當 局 的 認 可 等 , 解 讀 為 地 上 、 下 團 體 要 馬 上 合 一 。

樞 機 說 , 他 多 次 寫 信 向 國 務 院 和 萬 民 福 音 部 反 映 問 題 、 要 求 他 們 解 釋 和 改 正 , 卻 不 得 要 領 。 面 對 各 種 爭 論 , 教 宗 沒 有 即 時 插 手 , 直 到 一 年 後 , 陳 樞 機 邀 請 台 灣 兩 位 退 休 主 教 、 兩 位 神 學 家 重 新 審 閱 , 證 明 原 來 的 譯 本 有 誤 , 並 將 問 題 糾 正 過 來 ; 至 於 合 一 問 題 , 兩 個 部 門 拖 了 兩 年 才 勉 強 在 教 宗 牧 函 《綱 要》 的 註 解 部 分 , 澄 清  「靈 性 上 的 修 和」 必 須 先 於 「體 制 上 的 合 併」 , 且 「不 可 能 一 日 之 間 完 成 。」

以 敢 言 見 稱 的 陳 樞 機 相 信 , 教 宗 雖 然 不 便 公 開 表 態 , 他 的 行 動 卻 是 一 直 支 持 自 己 。

樞 機 批 評 , 萬 民 福 音 部 和 國 務 院 的 領 導 官 員 對 中 國 政 府 採 取 妥 協 的 政 策 , 致 使 教 宗 牧 函 頒 布 了 五 年 多 , 中 國 教 會 的 情 況 完 全 沒 有 改 善 。 他 說 : 「其 實 教 宗 很 可 憐 , 他 分 權 給 下 面 部 門 後 , 自 己 不 方 便 插 手 , 除 非 到 了 關 鍵 時 刻 。」

二 0 一 0 年 底 , 教 宗 任 命 了 韓 大 輝 總 主 教 為 萬 民 福 音 部 秘 書 長 。

隨 著 迪 亞 斯 樞 機 於 一 一 年 退 休 , 教 宗 委 任 熟 悉 中 國 教 會 事 務 的 斐 洛 尼 總 主 教 (Fernando Filoni) 接 掌 萬 民 福 音 部 , 但 陳 樞 機 仍 然 不 敢 樂 觀 , 「因 為 在 妥 協 過 了 底 線 的 情 形 下 , 要 扭 轉 局 面 實 不 容 易 。」

剛 過 了 八 十 一 歲 的 陳 樞 機 已 沒 有 選 舉 下 任 教 宗 的 投 票 權 , 但 他 仍 會 在 御 前 會 議 (預 料 三 月 份 召 開) 之 前 , 到 羅 馬 與 世 界 各 地 的 樞 機 們 一 起 開 會 , 就 教 廷 的 未 來 方 向 出 謀 獻 策 。

他 強 調 , 無 論 誰 當 選 下 任 教 宗 , 「都 會 關 心 中 國 , 因 為 這 是 教 廷 優 先 考 慮 的 事」 。 他 期 望 , 新 教 宗 能 推 進 教 廷 內 部 的 改 造 , 致 力 解 決 目 前 「各 部 門 唯 我 獨 尊 的 作 風 。」

澄清滲透言論
另 外 , 陳 樞 機 二 月 十 九 日 在 台 灣 撰 文 , 澄 清 傳 媒 早 前 一 篇 以 「陳 日 君 樞 機 : 中 共 滲 透 教 廷」 為 題 (明 報 二 月 十 三 日) 的 報 導 , 樞 機 指 出 : 「這 顯 然 是 編 輯 先 生 搞 的 『好 事』 , 在 訪 問 文 中 我 絕 沒 有 說 過 這 樣 的 話 , 我 說 的 是 : 『投 機 分 子 已 滲 透 了 國 內 地 上 教 會 的 領 導 層』 (這 是 韓 大 輝 總 主 教 及 教 宗 本 人 也 已 說 過 的) 。 關 於 教 廷 萬 民 傳 信 部 我 只 指 出 了 這 幾 年 他 們 過 份 妥 協 。
2013 年 3 月 3 日

 

本篤十六世任內
七年時間晤各地主教

本 篤 十 六 世 二 月 廿 八 日 辭 任 教 宗 , 他 正 好 用 上 七 年 多 時 間 , 會 晤 各 地 主 教 , 而 退 任 前 他 剛 好 開 始 第 二 輪 接 見 意 大 利 主 教 述 職 的 活 動 。

教 會 法 典 要 求 各 教 區 主 教 每 五 年 向 教 宗 述 職 , 惟 現 時 全 世 界 總 共 約 二 千 九 百 個 教 區 , 而 教 宗 本 篤 任 內 除 接 見 主 教 團 外 亦 有 其 他 任 務 。

負 責 安 排 探 訪 的 主 教 代 表 大 會 秘 書 長 鮑 總 主 教 (L. Baldisseri) 早 前 指 大 原 則 是 「教 宗 必 須 與 全 世 界 的 主 教 定 期 會 面」 , 但 「五 年 週 期 指 引」 卻 因 為 全 球 主 教 數 目 、 教 宗 的 時 間 表 及 主 教 的 日 程 表 而 不 易 履 行 。

每 個 主 教 團 或 主 教 會 見 教 宗 的 次 序 亦 未 有 嚴 格 安 排 , 如 法 國 主 教 於 二 0 一 二 年 末 才 與 教 宗 首 次 會 面 ; 但 巴 布 亞 新 幾 內 亞 的 主 教 於 去 年 六 月 已 是 第 二 次 與 教 宗 會 面 , 他 們 第 一 次 會 面 早 於 0 五 年 。

而 教 廷 在 會 面 國 家 之 列 中 亦 遺 漏 了 荷 蘭 , 荷 蘭 主 教 最 後 一 次 探 訪 已 是 二 0 0 四 年 謹 見 真 福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時 。

荷 蘭 主 教 團 發 言 人 於 一 月 八 日 (本 篤 宣 布 辭 職 前) 表 示 當 地 七 個 教 區 期 望 於 今 年 年 底 或 一 四 年 初 與 教 宗 會 面 。

另 外 這 些 年 間 不 曾 往 梵 蒂 岡 向 教 宗 述 職 的 亦 包 括 中 國 內 地 主 教 , 但 這 是 因 為 中 國 政 府 的 限 制 ; 香 港 與 澳 門 的 主 教 則 於 0 八 年 向 教 宗 述 職 。

鮑 總 主 教 向 《羅 馬 觀 察 報》 表 示 , 聖 保 祿 於 《迦 拉 達 書》 描 述 自 己 從 耶 路 撒 冷 回 程 後 諮 詢 聖 伯 多 祿 的 情 況 , 能 帶 出 探 訪 並 諮 詢 教 宗 , 即 聖 伯 多 祿 繼 任 人 的 重 要 性 。 但 總 主 教 稱 , 直 到 公 元 七 四 三 年 , 當 時 教 宗 匝 加 (Zachary) 才 將 謹 見 教 宗 定 為 普 世 規 定 , 再 由 教 宗 思 道 五 世 (Sixtus V) 於 一 五 八 五 年 確 立 。

他 說 : 「主 教 們 會 定 期 被 邀 請 到 羅 馬 , 到 羅 馬 教 會 的 創 立 者 、 宗 徒 伯 多 祿 及 保 祿 的 墓 地 朝 聖 , 表 達 並 重 申 教 會 的 團 結 及 共 同 治 理 。」

本 篤 於 本 年 聖 灰 瞻 禮 翌 日 , 即 二 月 十 四 日 依 照 時 間 表 在 梵 蒂 岡 保 祿 六 世 大 廳 與 羅 馬 教 區 的 司 鐸 會 面 , 這 是 他 作 為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與 自 己 教 區 的 神 職 人 員 最 後 一 次 相 聚 , 約 有 三 千 五 百 名 司 鐸 參 加 。

本 篤 進 入 大 廳 時 受 到 司 鐸 們 熱 烈 掌 聲 迎 接 , 其 羅 馬 代 理 主 教 瓦 利 尼 樞 機 (A. Vallini) 在 致 詞 中 向 教 宗 表 達 了 司 鐸 對 他 愛 戴 之 情 。 他 說 羅 馬 教 區 將 永 遠 感 謝 他 , 與 他 的 芳 表 和 他 對 司 鐸 生 活 的 高 見 緊 密 相 連 。

本 篤 指 出 , 羅 馬 教 會 是 個 活 躍 的 教 會 , 他 的 司 鐸 一 方 面 能 保 持 自 己 強 而 有 力 的 身 份 認 同 , 也 體 現 出 公 教 和 普 世 性 的 特 徵 。 他 又 表 示 自 己 雖 然 引 退 , 「我 也 將 在 祈 禱 中 與 你 們 大 家 常 相 左 右 , 亦 肯 定 你 們 也 與 我 同 在 , 即 使 我 將 度 隱 居 的 生 活 。」

本 篤 其 後 與 司 鐸 分 享 五 十 年 前 的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 回 顧 六 十 年 代 的 教 會 生 活 及 他 對 大 公 會 議 的 希 望 ; 又 談 到 會 議 提 倡 禮 儀 文 字 明 白 易 懂 和 積 極 參 與 的 重 要 性 。 本 篤 隨 後 談 到 大 公 會 議 討 論 的 主 教 集 體 領 導 、 基 督 徒 合 一 、 宗 教 交 談 及 傳 播 工 具 的 角 色 等 幾 個 主 題 。

本 篤 最 後 說 : 「我 以 祈 禱 引 退 , 卻 永 遠 同 你 們 在 一 起 。 讓 我 們 一 起 與 上 主 同 行 , 堅 信 上 主 得 勝 。」
2013 年 3 月 3 日

 

湯漢樞機主持彌撒
為本篤及教宗選舉祈禱

教 區 信 眾 二 月 廿 七 日 舉 行 彌 休 的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及 將 舉 行 的 教 宗 選 舉 祈 禱 ; 彌 撒 中 湯 漢 樞 機 感 激 本 篤 關 愛 中 華 教 會 。

教 區 主 教 湯 漢 樞 機 二 月 廿 七 日 、 即 教 宗 本 篤 榮 休 前 夕 , 於 主 教 座 堂 與 近 六 百 名 信 眾 奉 獻 彌 撒 。 本 篤 已 於 二 月 廿 八 日 晚 榮 休 。

湯 漢 樞 機 講 道 時 , 讀 出 他 於 當 日 下 午 速 遞 給 教 宗 本 篤 的 信 件 。 他 代 表 香 港 教 區 及 中 國 教 會 向 本 篤 致 以 衷 心 謝 意 。 信 中 他 感 謝 本 篤 於 二 0 0 八 年 六 月 他 聯 同 陳 日 君 樞 機 前 往 羅 馬 述 職 時 , 鼓 勵 香 港 教 區 繼 續 擔 當 「橋 樑 教 會」 的 角 色 , 為 中 國 教 會 作 出 貢 獻 。

湯 牧 亦 提 到 去 年 十 月 他 擔 任 世 界 主 教 代 表 會 議 的 主 席 團 成 員 期 間 , 時 有 機 會 與 本 篤 接 觸 , 「曾 有 兩 次 (本 篤) 向 我 說 過 鼓 勵 的 話 , 叮 囑 我 在 主 持 會 議 時 『不 要 怕』 , 就 如 耶 穌 安 慰 在 風 浪 中 的 門 徒 一 樣 (參 谷 六 50) 。」 他 更 難 忘 每 次 教 宗 進 入 會 場 前 , 會 到 小 聖 堂 朝 拜 聖 體 。 會 議 結 束 時 , 他 獲 教 宗 送 給 每 位 與 會 主 教 的 一 個 善 牧 十 字 架 , 他 現 在 亦 時 有 戴 上 。

露 德 聖 母 堂 教 徒 朱 文 麗 與 丈 夫 一 同 參 禮 , 她 接 受 本 報 訪 問 時 指 出 , 喜 見 本 篤 任 內 關 心 中 國 教 會 , 也 期 望 新 任 教 宗 能 繼 續 關 注 中 梵 關 係 。 對 於 擔 任 教 宗 的 合 適 人 選 , 她 認 為 應 交 託 給 天 主 , 相 信 祂 能 選 出 一 位 賢 能 服 務 教 會 , 並 在 現 今 世 界 複 雜 問 題 的 挑 戰 下 團 結 教 會 。

馬 鞍 山 聖 方 濟 堂 青 年 信 徒 譚 陪 正 對 本 報 說 , 他 期 望 新 教 宗 可 持 守 教 會 信 理 立 場 , 就 女 司 鐸 、 同 性 婚 姻 等 具 爭 議 的 課 題 , 繼 續 堅 守 教 會 價 值 。 他 也 期 望 新 教 宗 可 由 亞 洲 、 非 洲 或 南 美 洲 的 人 擔 任 , 「過 去 多 由 歐 洲 人 擔 任 教 宗 , 其 實 每 個 民 族 的 人 也 應 有 機 會 成 為 教 宗 , 才 能 突 顯 教 會 的 普 世 性 。」

馬 穎 琪 隨 同 兄 長 出 席 彌 撒 , 儘 管 並 非 教 徒 , 她 也 為 現 今 各 宗 派 因 權 力 或 勢 力 出 現 紛 爭 感 難 過 。 她 期 望 新 教 宗 可 擔 當 調 解 角 色 , 改 善 各 宗 教 關 係 。

有 堂 區 就 教 宗 於 二 月 廿 八 日 榮 休 前 舉 行 祈 禱 會 , 與 堂 區 信 眾 同 為 本 篤 十 六 世 祈 禱 。
2013 年 3 月 10 日

 

向聖父本篤十六世道別

敬 愛 的 聖 父 :

您 宣 佈 離 任 的 訊 息 , 震 動 全 球 , 尤 其 是 教 內 的 弟 兄 姊 妹 。 但 我 知 道 , 這 是 您 經 過 長 久 祈 禱 及 深 思 熟 慮 後 , 所 作 出 的 一 項 非 常 謙 虛 、 勇 敢 和 明 智 的 決 定 。 我 非 常 尊 重 您 的 決 定 , 也 同 意 您 所 說 退 位 的 理 由 : 年 邁 體 弱 。

謹 代 表 香 港 教 區 及 中 國 教 會 , 我 向 您 致 以 衷 心 的 謝 意 。 特 別 感 謝 您 於 二 0 0 七 年 寫 給 中 國 教 會 信 眾 的 書 信 , 給 予 我 們 清 晰 的 方 向 性 指 導 , 指 引 地 上 地 下 的 教 內 兄 弟 姊 妹 都 不 要 互 相 攻 擊 , 卻 應 謀 求 彼 此 修 好 , 共 同 遵 守 教 會 原 則 , 達 致 與 普 世 教 會 的 圓 滿 共 融 。 您 也 成 立 關 注 中 國 教 會 事 務 委 員 會 , 每 次 會 議 結 束 前 , 您 例 必 接 見 每 位 成 員 。 對 您 的 光 臨 , 我 們 感 激 萬 分 。

二 0 0 八 年 六 月 期 間 , 我 曾 陪 同 陳 日 君 樞 機 前 往 羅 馬 述 職 。 當 時 , 您 鼓 勵 香 港 教 區 繼 續 擔 當 「橋 樑 教 會」 角 色 , 對 中 國 教 會 作 出 貢 獻 。 對 您 的 鼓 勵 , 我 代 表 教 區 再 多 謝 您 。

自 一 九 七 0 年 起 , 我 在 香 港 聖 神 修 院 教 授 教 義 神 學 , 因 此 , 每 次 我 細 心 閱 讀 您 所 頒 佈 的 文 件 時 , 我 特 別 欣 賞 您 對 教 義 和 真 理 的 闡 釋 : 十 分 清 晰 , 有 條 不 紊 。 您 由 始 至 終 , 都 一 直 提 醒 我 們 要 慎 防 現 代 相 對 主 義 流 行 的 毒 害 。 聯 同 普 世 教 會 , 我 非 常 感 謝 您 的 教 導 。

去 年 十 月 舉 行 世 界 主 教 會 議 時 , 我 有 幸 蒙 您 任 命 為 主 席 之 一 , 使 我 每 天 都 能 與 您 有 近 距 離 的 接 觸 , 親 睹 您 的 嘉 言 懿 行 , 獲 益 良 多 。

有 心 理 學 家 曾 做 了 一 個 測 驗 : 他 用 黑 筆 在 一 張 白 紙 上 劃 了 一 個 黑 圈 後 , 問 了 一 百 位 人 士 , 在 這 張 白 紙 上 看 見 了 什 麼 。 結 果 九 十 九 位 都 答 說 , 在 白 紙 上 看 見 了 黑 圈 , 忽 略 了 在 黑 圈 內 有 一 個 白 點 。 這 個 測 驗 提 醒 我 , 不 要 忽 略 不 顯 著 的 事 。 事 實 上 , 在 這 次 世 界 主 教 會 議 期 間 , 每 天 早 上 及 下 午 , 我 有 幸 聯 同 其 他 主 持 會 議 者 , 在 會 場 門 口 恭 迎 您 , 並 陪 伴 您 乘 升 降 機 及 步 行 一 段 不 長 不 短 的 廊 路 , 以 進 入 會 議 廳 。 每 次 您 都 顯 得 那 麼 和 藹 可 親 , 也 曾 兩 次 向 我 說 過 一 些 鼓 勵 的 說 話 , 叮 囑 我 在 主 持 會 議 時 「不 要 怕」 , 就 如 耶 穌 安 慰 在 風 浪 中 的 門 徒 一 樣 (6:50)  。 更 難 得 的 是 見 到 您 在 進 入 會 場 前 , 例 必 進 入 小 聖 堂 , 跪 拜 聖 體 一 會 兒 。 您 關 心 別 人 的 慈 容 , 以 及 您 愛 主 的 虔 禱 精 神 , 將 永 留 我 的 腦 海 及 內 心 。 讓 我 從 心 底 裡 再 向 您 說 聲 : 「謝 謝 !」

我 曾 閱 讀 精 研 佛 學 的 已 故 熙 篤 會 士 牟 敦 (Thomas Merton) 的 自 傳 。 書 中 , 他 以 禪 的 方 式 提 到 , 當 他 自 己 離 開 人 群 時 , 他 更 感 到 接 近 人 群 , 懷 抱 人 群 。 這 並 不 是 反 乎 常 理 的 話 , 因 為 當 一 個 人 有 更 充 足 的 時 間 和 在 靜 默 中 , 他 才 能 更 細 心 、 更 深 入 體 會 朋 友 們 的 永 恆 友 情 。 聖 父 , 我 相 信 您 退 休 在 隱 院 時 , 您 的 心 也 會 比 在 任 時 更 惦 念 教 會 。 正 如 您 的 公 佈 所 說 的 , 離 任 後 , 您 將 透 過 祈 禱 , 使 無 遠 弗 屆 的 主 內 情 誼 加 深 , 也 幫 助 教 會 各 成 員 更 達 成 上 主 的 旨 意 , 把 信 仰 傳 給 尚 未 認 識 耶 穌 基 督 的 人 士 , 以 及 幫 助 冷 淡 教 友 重 返 教 會 。

聖 父 , 去 年 世 界 主 教 會 議 結 束 時 , 您 送 給 每 位 參 加 的 主 教 一 個 善 牧 十 字 架 , 我 將 非 常 珍 惜 它 。 這 十 字 架 使 我 想 起 家 母 自 一 九 五 0 年 代 , 曾 在 善 牧 會 所 辦 的 學 校 任 教 , 直 至 一 九 八 0 年 代 退 休 。 我 不 但 看 到 , 也 很 景 仰 善 牧 會 修 女 們 的 慈 愛 精 神 。 因 此 , 我 於 一 九 九 六 年 晉 牧 時 , 我 的 牧 徽 格 言 是 「主 為 我 牧」 (即 是 拉 丁 文 的 Dominus Pastor Meus) , 取 自 聖 詠 第 廿 三 首 ; 祈 望 能 步 武 基 督 , 做 個 好 牧 者 、 忠 信 僕 人 , 促 使 教 會 一 體 、 人 類 一 家 早 日 實 現 。

聖 父 , 每 次 我 戴 上 這 個 十 字 架 時 , 我 必 記 得 您 , 並 銘 記 您 的 教 誨 。 我 每 天 都 喜 歡 誦 唸 聖 詠 第 廿 三 首 , 每 次 誦 唸 時 必 會 特 別 為 您 及 您 的 繼 任 人 獻 禱 。 最 後 , 讓 我 用 該 聖 詠 的 最 後 一 節 送 給 您 , 祝 願 「在 您 一 生 歲 月 裡 , 幸 福 與 慈 愛 常 隨 不 離 ; 您 將 住 在 上 主 的 殿 裡 , 直 至 悠 遠 的 時 日 。」

主 內

湯漢 樞機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
2013 年 3 月 10 日

 

社論
本篤十六世 繼續人生朝聖路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於 離 任 前 夕 ,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最 後 一 次 公 開 接 見 信 眾 。 他 向 在 場 約 十 五 萬 人 , 包 括 中 國 信 眾 , 回 顧 了 他 八 年 來 承 擔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的 任 務 , 並 表 示 自 己 不 會 放 棄 十 字 架 。 教 宗 指 出 , 這 八 年 來 有 過 快 樂 和 光 明 的 時 刻 ; 但 亦 曾 遇 上 困 難 、 驚 濤 駭 浪 的 日 子 , 不 過 他 從 不 孤 單 。 他 多 謝 樞 機 及 信 徒 理 解 和 尊 重 他 這 個 重 要 的 決 定 。

教 宗 「放 棄」 (renounces) 他 的 伯 多 祿 職 務 , 這 「放 棄」 有 主 動 意 義 , 是 宣 布 一 個 人 辭 任 職 務 、 放 棄 權 利 或 擁 有 權 。 教 宗 這 次 歷 史 性 自 願 放 棄 宗 座 職 務 , 不 是 消 極 行 為 , 而 是 為 了 使 教 會 更 有 效 的 宣 講 福 音 , 是 積 極 熱 中 的 行 動 。 他 選 擇 日 後 度 默 觀 和 隱 修 生 活 , 展 示 了 每 一 個 基 督 信 仰 的 真 正 根 基 所 在 。 他 在 群 眾 前 表 明 不 會 放 棄 十 字 架 , 會 以 祈 禱 來 繼 續 把 持 伯 多 祿 的 船 , 也 一 如 他 所 言 , 榮 休 後 開 展 他 現 世 朝 聖 旅 程 的 最 後 一 程 。

對 於 傳 媒 捏 造 教 宗 離 任 理 由 的 報 導 , 企 圖 誤 導 樞 機 的 投 票 意 向 , 教 廷 國 務 院 駁 斥 報 導 忽 略 了 教 宗 此 決 定 乃 符 合 天 主 聖 意 ; 也 有 教 會 媒 體 未 有 意 識 到 這 神 性 意 義 , 以 平 庸 揭 秘 的 方 式 去 解 讀 。 然 而 , 數 十 萬 計 的 群 眾 前 來 送 別 教 宗 , 已 顯 示 世 人 對 他 的 關 懷 和 尊 敬 , 標 誌 著 他 們 感 受 到 教 宗 及 普 世 教 會 帶 來 的 安 慰 、 愛 和 希 望 。

同 樣 , 選 任 教 宗 的 神 聖 任 務 , 也 是 經 過 樞 機 們 及 普 世 教 會 的 祈 禱 明 辨 , 選 出 適 合 現 在 領 導 教 會 的 人 選 , 絕 對 不 能 以 此 作 為 博 彩 , 玷 污 選 任 教 會 領 袖 一 事 的 神 聖 性 。 正 如 教 宗 本 篤 說 , 世 俗 化 的 洪 流 要 把 人 的 尊 嚴 貶 抑 , 罪 惡 在 污 染 天 主 的 美 善 。

再 看 教 宗 本 篤 在 歷 次 參 與 普 世 青 年 節 的 雀 躍 情 懷 , 都 顯 出 他 關 心 青 年 的 信 仰 生 活 和 聖 召 培 育 。 在 二 0 0 七 年 的 澳 洲 世 青 節 , 他 更 第 一 次 以 手 機 短 訊 與 在 場 青 年 溝 通 : 「青 年 朋 友 , 天 主 及 他 的 子 民 對 你 滿 有 期 望 , 因 為 在 你 內 , 有 著 天 主 聖 父 的 崇 高 禮 物 ── 耶 穌 的 聖 神 。」

一 如 教 宗 真 福 若 望 保 祿 , 本 篤 未 能 一 圓 到 訪 中 國 的 夢 ; 儘 管 教 宗 在 位 期 間 為 此 盡 了 不 少 力 , 惟 中 梵 關 係 仍 陷 於 低 谷 。 不 過 , 本 篤 在 以 後 的 祈 禱 默 想 生 活 中 , 定 會 繼 續 為 中 國 教 會 禱 告 。

多 年 來 , 教 宗 留 給 教 會 及 世 人 的 通 諭 、 書 籍 、 教 理 講 授 , 以 及 在 每 主 日 的 三 鐘 經 , 總 會 選 用 當 天 的 福 音 及 讀 經 分 享 他 的 靈 修 反 省 , 這 些 在 在 都 給 教 會 和 世 人 留 下 寶 貴 的 訓 誨 。

「放 棄」 、 不 執 著 事 物 尤 其 權 位 , 是 不 容 易 的 事 。 本 篤 在 天 主 前 作 出 此 選 擇 , 更 加 體 現 出 宗 座 是 天 主 和 人 之 間 的 橋 樑 這 作 用 , 他 如 此 果 斷 、 勇 敢 的 行 動 , 讓 我 們 更 加 堅 信 基 督 來 到 了 人 的 生 活 中 間 , 把 年 邁 的 軟 弱 軀 體 , 轉 化 成 愛 天 主 、 愛 自 己 、 愛 世 界 的 聖 事 。
2013 年 3 月 10 日

 

教宗本篤的形象永留心中

教宗本篤十六世榮休,陳日君樞機赴梵蒂岡送別本篤,以下是陳樞機刊於網誌的文章——編者

(二 月 廿 八 日 上 午 十 一 時 梵 蒂 岡 二 樓 的 一 個 大 廳)

他 沒 有 講 很 多 話 , 有 些 我 (耳 朵 不 靈) 也 聽 不 清 , 我 只 是 從 大 約 第 四 、 五 行 座 位 望 著 他 。 他 在 白 式 長 袍 上 穿 上 紅 色 的 小 披 肩 , 再 加 上 一 條 有 金 絲 裝 飾 的 紅 領 帶 , 非 常 美 麗 。

他 講 完 了 那 短 短 的 幾 句 話 就 從 座 位 上 站 了 起 來 , 讓 樞 機 們 一 個 一 個 前 來 向 他 道 別 , 事 前 他 們 囑 咐 我 們 不 要 讓 他 老 人 家 太 辛 苦 , 短 短 講 兩 句 就 行 了 , 有 甚 麼 長 的 話 以 後 還 是 可 以 寫 信 給 他 的 (講 話 也 要 大 聲 些)

我 準 備 好 了 , 我 到 他 面 前 時 跪 下 親 了 他 的 戒 指 , 然 後 相 當 快 又 相 當 大 聲 地 說 了 我 背 熟 了 的 幾 句 話 : 「聖 父 , 我 代 表 香 港 及 全 中 國 的 教 友 向 你 表 達 我 們 感 激 及 愛 戴 的 心 , 請 你 降 福 我 們 , 尤 其 是 修 生 們 , 教 區 的 , 修 會 的 , 特 別 是 慈 幼 會 的 。」

他 慈 祥 地 看 看 我 , 我 還 在 說 話 的 時 候 他 已 插 嘴 說 : 「昨 天 在 廣 場 上 , 我 見 到 你 。」

我 講 完 了 , 他 說 : 「我 都 懷 念 中 國 。」 我 再 跪 下 親 他 戒 指 前 又 加 了 一 句 , 「聖 父 , 你 今 天 溫 柔 , 漂 亮 的 形 象 將 永 遠 存 在 我 心 中 。」 在 我 還 沒 有 時 候 激 動 前 , 我 放 下 了 他 的 手 , 退 下 了 , 沒 有 人 見 我 流 淚 。

廿 七 日 清 早 , 我 到 了 羅 馬 。 漱 洗 了 , 穿 上 了 禮 服 , 就 趕 到 伯 多 祿 廣 場 。 靠 那 樞 機 的 紅 帽 仔 開 路 , 不 太 辛 苦 地 穿 過 整 個 廣 場 , 到 了 樞 機 們 的 座 位 。 天 氣 不 能 再 好 了 (教 宗 在 講 話 時 也 提 到 了 要 為 此 多 謝 造 物 主)

這 是 教 宗 最 後 一 次 接 見 教 友 大 眾 (349 ) 。 羅 馬 觀 察 報 說 有 多 過 十 五 萬 人 , 擠 滿 了 廣 場 及 廣 場 前 那 條 大 路 , 一 直 到 天 使 堡 。

一 些 橫 額 寫 著 : 「本 篤 , 我 們 捨 不 得 你 !」 、 「你 走 了 , 我 們 感 到 失 落 !」 、 「教 宗 , 請 留 在 我 們 身 邊 !」 、 「把 我 們 也 和 你 一 起 藏 在 基 督 內 !」

羅 馬 觀 察 報 說 , 教 宗 的 話 曾 「十 七 次」 給 教 友 的 掌 聲 打 斷 了 , 他 們 一 齊 歡 呼 : 「Be-ne-det-to」 , 又 搖 著 各 國 國 旗 , 羅 馬 觀 察 報 特 別 指 出 「也 有 中 國 國 旗 !」

伯 多 祿 大 殿 前 , 教 宗 座 位 的 右 邊 是 樞 機 (70 ) 、 主 教 , 其 他 神 職 人 員 , 左 邊 是 各 國 使 節 , 意 大 利 政 府 官 員 , 其 他 重 要 人 物 。

教 宗 面 前 最 前 的 , 如 平 時 一 樣 , 是 坐 在 輪 椅 上 的 病 人 , 教 宗 的 車 入 了 廣 場 , 比 平 時 多 轉 了 幾 個 圈 , 讓 大 家 可 以 近 距 離 見 到 他 。

這 是 離 別 的 見 面 , 不 少 人 感 動 流 淚 , 但 奇 怪 得 很 , 總 的 說 , 廣 場 上 是 一 片 喜 樂 的 氣 氛 。 大 家 好 像 早 已 明 白 了 教 宗 的 心 願 , 他 最 重 要 的 一 句 話 是 : 「我 要 你 們 每 個 人 因 信 徒 的 身 份 而 喜 樂 !」

這 是 一 個 祈 禱 會 , 首 先 是 讀 了 一 段 聖 經 , 保 祿 宗 徒 致 哥 羅 森 人 書 第 一 章 。 教 宗 說 : 「我 感 謝 天 主 因 為 在 我 任 教 宗 期 內 , 我 聽 到 了 許 多 好 消 息 , 關 於 你 們 在 基 督 內 的 信 德 , 在 祂 奧 體 內 的 愛 德 及 對 永 生 的 希 望 。」 「我 常 為 你 們 祈 禱 , 使 你 們 對 他 的 旨 意 有 充 分 的 認 識 , 充 滿 各 種 屬 神 的 智 慧 和 見 識 , 好 使 你 們 的 行 動 相 稱 為 主 , 事 事 叫 祂 喜 悅 , 在 一 切 善 功 上 結 出 果 實 。」

原 來 教 宗 正 也 用 了 這 段 聖 經 開 始 他 給 中 國 教 會 的 信 ! 那 是 多 麼 有 意 義 !

教 宗 解 釋 這 段 聖 經 說 : 「今 天 , 在 這 個 時 刻 我 心 中 充 滿 信 心 : 福 音 的 真 理 的 話 是 教 會 的 力 量 , 是 教 會 的 生 命 。」

教 宗 說 : 「八 年 前 我 就 是 基 於 這 信 心 接 受 了 那 沉 重 的 使 命 , 我 對 主 說 : 因 祢 的 話 我 會 撒 網 , 我 雖 軟 弱 , 但 祢 會 領 導 我 。 在 這 八 年 中 我 體 驗 到 天 主 的 臨 在 , 祂 常 在 我 身 邊 。」

教 宗 說 : 「伯 多 祿 的 船 在 加 里 肋 亞 湖 中 有 時 風 平 浪 靜 , 有 時 波 濤 洶 湧 , 主 好 像 睡 著 了 , 但 我 們 知 道 主 在 船 上 , 教 會 的 船 是 祂 的 , 祂 不 會 讓 它 沉 落 。」

基 於 他 自 己 的 經 驗 教 宗 的 結 論 是 : 「我 要 你 們 每 人 因 信 徒 的 身 份 而 喜 樂 !」

教 宗 感 謝 了 他 的 助 手 , 特 別 向 羅 馬 教 徒 告 別 。 然 後 他 說 : 「教 宗 的 心 向 全 世 界 開 放 , 尤 其 這 幾 個 星 期 , 我 深 深 體 驗 到 : 我 屬 於 世 界 上 所 有 的 人 , 在 教 會 裡 我 有 這 麼 多 兄 弟 姊 妹 , 這 麼 多 兒 女 , 他 們 愛 天 主 , 也 愛 伯 多 祿 的 繼 承 人 。」

他 說 : 「我 八 年 前 已 把 自 己 完 全 交 托 給 主 , 我 屬 於 教 會 , 再 不 屬 於 我 自 己 了 , 現 在 我 因 感 到 體 力 、 精 力 衰 退 , 決 定 放 下 職 權 , 但 絕 不 是 退 到 「私 人 生 活」 , 我 不 能 離 棄 主 的 十 字 架 , 我 只 是 以 另 一 種 方 式 留 在 十 字 架 旁 。 在 伯 多 祿 的 家 園 裡 , 以 祈 禱 服 務 教 會 。」

教 宗 最 後 的 兩 句 話 是 : 「我 們 都 常 喜 樂 地 深 信 : 天 主 在 我 們 身 邊 , 祂 不 會 離 棄 我 們 , 祂 的 愛 擁 抱 著 我 們 !」

廿 七 日 那 天 , 我 也 買 了 一 份 廿 五 至 廿 六 日 的 羅 馬 觀 察 報 , 那 裡 記 錄 了 廿 四 日 , 四 旬 期 第 二 主 日 , 教 宗 和 廣 場 上 的 信 眾 念 三 鐘 經 前 所 講 的 話 。 耶 穌 在 山 上 顯 聖 容 是 在 祈 禱 時 發 生 的 , 教 宗 說 , 天 主 也 叫 他 上 山 , 專 務 祈 禱 和 默 想 。 不 過 伯 多 祿 那 天 誤 會 了 , 以 為 可 以 留 在 山 上 享 受 那 美 妙 的 情 景 。 顯 聖 容 後 耶 穌 還 要 下 山 , 實 現 新 的 「出 谷」 , 新 的 「逾 越」 。 教 宗 說 , 他 不 會 離 棄 教 會 , 用 另 一 方 式 但 以 同 樣 的 愛 服 務 教 會 。

今 天 三 月 一 日 , 我 又 買 了 一 份 羅 馬 觀 察 報 , 看 看 教 宗 昨 天 對 我 們 樞 機 們 講 了 甚 麼 。

他 感 謝 樞 機 們 在 這 八 年 中 和 他 分 擔 了 為 教 會 的 服 務 , 不 論 晴 天 或 有 烏 雲 , 大 家 一 起 事 奉 了 基 督 和 祂 的 教 會 。

他 許 諾 為 樞 機 們 祈 禱 , 尤 其 祝 眾 人 都 順 從 聖 神 選 出 下 任 教 宗 , 他 說 我 現 今 就 向 新 教 宗 許 諾 我 無 條 件 的 尊 重 和 服 從 。 教 宗 留 下 樞 機 們 的 教 訓 比 較 深 奧 , 取 自 一 位 出 名 的 德 國 神 學 家 Romano Guardini : 「教 會 不 是 人 憑 空 想 出 來 的 , 卻 是 活 生 生 的 , 在 歷 史 中 長 久 的 生 命 中 , 一 直 成 長 , 但 其 本 質 常 存 不 變 , 基 督 是 她 的 心 。」

他 說 : 「昨 天 在 廣 場 上 我 們 不 是 見 證 了 這 活 生 生 的 教 會 嗎 ?」

Guardini 又 說 : 「教 會 在 人 的 靈 魂 裡 復 甦 , 正 如 童 貞 瑪 利 亞 藉 聖 神 功 能 接 受 了 聖 言 , 奉 獻 了 自 己 的 肉 驅 , 意 識 自 己 的 貧 窮 , 以 謙 虛 的 態 度 , 讓 基 督 誕 生 在 世 界 上 。」

我 兩 次 見 了 教 宗 本 該 滿 足 了 , 但 上 主 又 安 排 一 份 「外 快」 。 梁 偉 才 神 父 廿 七 日 下 午 才 到 羅 馬 , 錯 過 了 最 後 一 次 見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機 會 , 但 昨 天 下 午 教 宗 抵 達 Castel Gandolfo 夏 宮 時 會 向 鎮 上 民 眾 打 招 呼 的 , 我 們 趕 去 了 那 裡 , 還 排 在 最 前 行 , 但 教 宗 站 出 來 的 企 樓 很 高 , 我 們 只 看 到 他 的 白 衣 , 但 聽 到 了 他 親 切 的 問 候 , 八 千 多 位 市 民 真 如 兒 女 一 般 歡 迎 他 , 叫 他 的 名 , 捨 不 得 他 。

聖 父 , 安 心 祈 禱 吧 ! 你 的 子 女 常 在 你 身 邊 。
2013 年 3 月 10 日

 

教宗榮休前夕道別信眾
強調不放棄信仰十字架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在 榮 休 前 夕 接 見 信 眾 , 稱 辭 職 是 以 另 一 種 方 式 服 務 教 會 , 留 在 十 字 架 旁 。

本 篤 十 六 世 二 月 廿 七 日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主 持 任 內 最 後 一 次 週 三 公 開 接 見 活 動 , 參 加 人 數 逾 十 五 萬 , 不 少 人 更 手 持 支 持 教 宗 標 語 。

本 篤 稱 , 他 引 退 是 「考 慮 教 會 的 利 益 而 非 自 己」 , 亦 絕 不 是 為 了 過 私 人 生 活 : 「我 不 是 離 棄 主 的 十 字 架 , 而 是 以 另 一 種 方 式 留 在 十 字 架 旁 。」 他 說 不 再 握 有 管 理 教 會 職 務 的 權 力 後 , 會 藉 祈 禱 和 默 想 留 在 伯 多 祿 的 家 園 裡 。 他 在 意 大 利 岡 道 爾 夫 堡 逗 留 兩 個 月 後 , 會 入 住 梵 蒂 岡 一 所 隱 修 院 。

「天 主 給 我 們 許 多 陽 光 普 照 、 和 風 輕 拂 的 日 子 , 讓 我 們 在 這 些 時 日 裡 有 豐 富 的 魚 穫 ; 但 在 教 會 歷 史 上 也 有 波 濤 洶 湧 及 逆 風 而 行 的 日 子 , 天 主 似 睡 著 了 。」 他 說 天 主 始 終 在 船 上 , 教 會 的 船 不 屬 於 任 何 人 , 只 屬 於 天 主 , 祂 不 會 讓 船 沉 沒 。

本 篤 感 謝 教 徒 , 指 他 們 的 臨 在 見 證 出 「教 會 的 活 力」 , 他 說 福 音 的 真 理 正 正 是 教 會 的 力 量 。 「我 們 要 向 所 有 人 見 證 出 基 督 徒 的 喜 樂 。」 他 邀 請 教 徒 為 他 、 為 將 要 履 行 選 舉 新 教 宗 任 務 的 樞 機 , 以 及 新 的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祈 禱 , 求 天 主 以 真 光 及 聖 神 德 能 帶 領 著 他 。

本 篤 結 束 發 言 後 , 在 場 群 眾 起 立 鼓 掌 近 兩 分 鐘 。 一 位 參 與 活 動 的 非 洲 聖 母 傳 教 女 修 會 修 女 稱 , 教 宗 的 退 任 向 教 會 及 世 界 展 示 重 要 信 息 ── 教 宗 往 往 被 視 為 無 所 不 能 , 然 而 本 篤 的 決 定 顯 示 出 教 宗 了 解 自 己 的 限 制 。

本篤與百樞機道別
承諾為教宗選舉祈禱
二 月 廿 八 日 、 任 期 最 後 一 天 的 上 午 , 本 篤 於 梵 蒂 岡 克 萊 孟 大 廳 向 一 百 四 十 四 位 樞 機 道 別 , 他 席 間 承 諾 會 無 條 件 尊 敬 並 服 從 新 教 宗 , 並 為 選 舉 新 教 宗 祈 禱 。

樞 機 團 團 長 索 達 諾 樞 機 (A. Sodano) 再 次 感 謝 教 宗 這 八 年 來 為 他 們 所 立 的 榜 樣 , 本 篤 其 後 擁 抱 在 場 樞 機 、 這 些 與 他 分 擔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牧 職 的 合 作 者 , 並 接 受 他 們 祝 福 。

本 篤 在 離 開 梵 蒂 岡 前 , 發 表 任 內 最 後 一 句 Twitter (推 特 微 博) 留 言 : 「謝 謝 你 們 的 愛 與 支 持 , 願 你 們 時 常 體 驗 到 將 基 督 放 在 生 活 中 心 的 喜 樂 。」

約 全 體 一 百 名 保 護 教 宗 的 瑞 士 衛 兵 聯 同 神 職 人 員 、 修 道 人 、 教 廷 職 員 以 及 信 眾 送 別 教 宗 。

教 宗 乘 直 升 機 抵 達 岡 道 爾 夫 堡 後 , 在 當 地 宗 座 大 樓 上 感 謝 教 徒 及 當 地 市 民 。 他 說 : 「你 們 知 道 我 這 一 天 與 以 往 不 同 , 我 不 再 是 教 宗 …… 我 只 是 一 位 朝 聖 者 , 開 始 踏 上 現 世 最 後 階 段 的 朝 聖 之 旅 。」 當 地 數 百 名 教 徒 亦 在 場 為 本 篤 祝 禱 。
2013 年 3 月 10 日

 

中國信眾感謝本篤
梵蒂岡發布致函內容

一 群 中 國 神 職 人 員 和 教 徒 寄 給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一 封 親 切 的 信 件 , 感 謝 他 努 力 嘗 試 改 善 天 主 教 會 與 中 國 的 關 係 。

梵 蒂 岡 於 二 月 廿 八 日 本 篤 在 任 的 最 後 一 天 , 發 布 這 封 信 的 內 容 , 寫 信 日 期 為 二 月 廿 二 日 。 這 群 中 國 信 眾 ── 包 括 主 教 、 神 父 、 男 女 修 會 會 士 和 教 友 ── 表 示 教 宗 二 月 十 一 日 公 布 退 位 的 消 息 令 人 「震 驚 和 難 過」 , 因 為 中 國 天 主 教 徒 對 這 位 榮 休 教 宗 有 特 殊 的 感 情 。

信 函 說 : 「聖 父 閣 下 特 別 關 注 中 國 , 您 在 心 中 為 在 中 國 的 天 主 教 會 保 留 了 一 個 特 別 的 地 方 。 您 嘗 試 推 動 對 話 , 並 通 過 關 心 、 祝 福 中 國 和 中 國 人 民 , 減 輕 我 們 的 十 字 架 。」

在 二 0 0 七 年 , 本 篤 寫 了 一 封 前 所 未 有 的 牧 函 給 中 國 天 主 教 徒 , 並 試 圖 為 天 主 教 會 和 北 京 政 府 的 關 係 帶 來 新 開 始 。 他 呼 籲 教 會 內 部 修 和 , 卻 因 主 教 任 命 問 題 及 愛 國 會 的 角 色 而 陷 入 困 難 。

來 自 大 陸 的 信 函 說 : 「我 們 不 會 忘 記 , 在 過 去 八 年 來 , 您 給 中 國 發 出 的 信 息 裡 祇 有 最 好 的 祝 願 、 友 善 的 問 候 和 殷 切 的 期 望 。 無 論 發 生 甚 麼 矛 盾 與 傷 害 , 無 論 我 們 如 何 令 您 感 到 難 過 和 失 望 , 您 都 以 慈 父 的 愛 擁 抱 中 國 和 在 中 國 的 教 會 。」

這 些 中 國 信 眾 亦 讚 揚 本 篤 在 權 力 面 前 保 持 自 由 和 不 受 拘 束 的 態 度 , 以 及 他 面 對 種 種 挑 戰 時 表 現 出 的 堅 強 、 不 屈 不 撓 和 人 性 化 的 回 應 。

信 函 最 後 說 , 這 不 僅 僅 感 動 了 世 界 , 也 令 我 們 中 國 的 神 職 人 員 和 教 友 捨 不 得 向 您 話 別 。
2013 年 3 月 10 日
 

 

社論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

今 年 的 除 夕 可 說 是 一 個 不 一 樣 的 除 夕 :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於 二 0 二 二 年 十 二 月 卅 一 日 辭 世 , 教 區 隨 即 對 此 表 達 深 切 哀 悼 及 思 念 。

本 篤 十 六 世 離 世 前 , 早 已 傳 出 他 病 重 的 消 息 : 教 宗 方 濟 各 在 十 二 月 廿 八 日 週 三 的 公 開 接 見 活 動 結 束 前 , 籲 請 信 友 為 本 篤 十 六 世 作 特 別 祈 禱 。 教 宗 發 出 呼 籲 後 , 全 球 各 地 的 天 主 教 會 , 包 括 英 國 、 法 國 、 德 國 、 意 大 利 等 國 , 及 其 他 基 督 信 仰 團 體 紛 紛 響 應 號 召 , 在 教 會 的 共 融 中 , 將 一 切 託 付 給 天 主 。

原 名 拉 辛 格 的 本 篤 十 六 世 於 二 0 0 五 年 , 以 78 歲 高 齡 膺 選 教 宗 , 是 教 會 歷 史 上 近 千 年 來 首 位 德 國 裔 教 宗 。 他 當 選 後 取 名 「本 篤」 , 是 為 了 紀 念 及 仿 效 教 宗 本 篤 十 五 世 在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時 期 力 求 和 平 與 合 一 的 精 神 。 他 在 位 接 近 八 年 , 對 推 動 教 會 的 神 學 發 展 貢 獻 良 多 。 本 篤 十 六 世 透 過 通 諭 《天 主 是 愛》 及 其 著 作 《納 匝 肋 人 耶 穌》 , 呼 籲 現 代 人 重 新 發 現 犧 牲 的 愛 、 慈 善 工 作 、 奉 獻 給 真 理 與 基 督 福 音 這 三 者 的 必 然 關 係 。

本 篤 十 六 世 是 當 代 教 會 其 中 一 位 最 重 要 的 神 學 家 , 他 於 一 九 六 二 至 一 九 六 四 年 為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梵 二) 擔 任 神 學 顧 問 , 當 年 才 30 餘 歲 的 拉 辛 格 神 父 , 對 梵 二 貢 獻 良 多 , 積 極 推 動 教 會 研 讀 梵 二 文 獻 。

大 家 或 許 不 知 道 , 本 篤 十 六 世 與 香 港 教 區 頗 有 淵 源 : 一 九 九 三 年 三 月 初 , 時 任 教 廷 信 理 部 部 長 拉 辛 格 樞 機 曾 先 後 到 訪 澳 門 及 香 港 , 參 觀 澳 門 大 三 巴 牌 坊 (即 聖 保 祿 教 堂 前 壁 遺 址) , 並 與 已 故 澳 門 教 區 主 教 林 家 駿 會 面 ; 之 後 , 拉 辛 格 樞 機 來 港 , 出 席 亞 洲 主 教 團 協 會 舉 辦 的 會 議 並 發 言 , 榮 休 主 教 湯 漢 樞 機 (時 為 香 港 教 區 副 主 教) 陪 同 拉 辛 格 樞 機 , 到 訪 聖 神 修 院 及 聖 神 研 究 中 心 , 並 會 見 時 任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胡 振 中 樞 機 。 本 篤 十 六 世 任 內 分 別 於 二 0 0 六 年 及 二 0 一 二 年 , 擢 陞 了 時 任 教 區 主 教 陳 日 君 和 時 任 教 區 主 教 湯 漢 作 為 樞 機 。 二 0 0 七 年 , 本 篤 十 六 世 發 表 《致 在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的 天 主 教 會 的 主 教 、 司 鐸 、 度 奉 獻 生 活 者 及 教 友 的 信》 , 就 主 教 任 命 和 內 地 非 法 祝 聖 主 教 申 述 教 會 的 原 則 。

因 著 健 康 問 題 , 本 篤 十 六 世 於 二 0 一 三 年 二 月 廿 八 日 提 出 請 辭 , 成 為 了 近 六 百 年 來 , 首 位 退 任 的 教 宗 。 感 謝 本 篤 十 六 世 過 去 七 十 一 年 的 鐸 職 生 活 , 愛 主 愛 人 , 誠 如 教 宗 方 濟 各 所 說 , 「為 愛 天 主 作 見 證」。

2023 年 1 月 8 日

 


愛與勇毅的牧者:敬悼榮休教宗本篤
周守仁主教

本篤十六世生平
1927 4 16 日 : 生 於 德 國 帕 紹 教 區 (Passau) 的 馬 克 特 爾 鎮 (Marktl am Inn)
1951
6 29 日 : 晉 鐸
1977 6 27 日 : 獲 聖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冊 封 為 樞 機
2005 4 19 日 : 膺 選 教 宗 , 同 年 4 24 日 就 職
2013 2 28 日 : 退 任 教 宗 牧 職

教 宗 方 濟 各 十 二 月 底 邀 請 大 家 為 病 重 的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祈 禱 , 大 家 都 知 道 他 病 情 變 得 嚴 重 。 早 在 去 年 九 月 當 我 在 羅 馬 的 時 候 , 已 收 到 消 息 , 說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健 康 轉 差 。 所 以 當 榮 休 教 宗 離 世 的 消 息 傳 出 來 後 , 雖 然 我 對 這 噩 耗 不 感 驚 奇 , 但 始 終 為 著 一 位 我 尊 敬 的 長 者 的 離 開 而 傷 感 。

為 我 來 說 , 本 篤 十 六 世 是 一 位 很 勇 敢 的 人 , 他 有 勇 氣 辭 去 教 宗 的 職 務 。 我 知 道 教 會 內 有 些 人 認 為 他 不 應 該 辭 職 , 但 他 不 眷 戀 權 位 也 不 堅 持 要 留 在 這 個 伯 多 祿 的 位 置 , 而 是 為 了 教 會 整 體 的 好 處 。 我 認 為 這 是 值 得 我 尊 重 的 。

在 當 代 教 會 歷 史 中 ,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神 學 思 想 非 常 堅 實 , 他 是 近 代 的 一 位 殿 堂 級 的 神 學 家 。 他 的 神 學 思 想 亦 因 著 時 代 而 有 所 轉 變 , 以 回 應 現 今 急 速 的 世 俗 化 。 所 以 , 為 我 而 言 , 他 不 但 是 一 位 教 宗 , 也 是 一 位 十 分 具 影 響 力 的 神 學 家 。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來 自 德 國 , 他 當 上 教 宗 後 , 二 0 0 六 年 曾 經 出 訪 昔 日 德 國 納 粹 的 集 中 營 , 身 處 營 內 他 不 知 如 何 用 言 語 表 達 他 的 內 心 , 他 只 能 在 沉 寂 的 氛 圍 之 中 求 問 天 主 : 你 為 何 容 忍 這 一 切 ? 可 見 , 本 篤 對 人 性 有 他 到 心 的 追 求 和 體 會 。

我 們 在 欣 賞 本 篤 十 六 世 是 一 位 長 於 理 性 思 維 的 神 學 家 的 同 時 , 也 不 能 忽 略 他 情 感 的 一 面 。 他 愛 彈 琴 及 聽 音 樂 , 在 音 樂 中 表 達 自 己 的 情 感 。 他 的 首 份 通 諭 便 以 《天 主 是 愛》 為 題 , 為 他 , 愛 是 一 個 中 心 思 想 , 而 接 任 的 教 宗 方 濟 各 , 亦 把 這 思 想 承 傳 下 去 。

教 會 是 旅 途 中 、 也 是 進 程 中 的 教 會 , 我 們 要 不 斷 反 省 自 己 , 包 括 自 己 的 不 足 , 以 做 得 更 好 。 以 性 侵 犯 事 件 為 例 , 這 是 現 今 令 我 們 感 到 萬 分 羞 愧 和 難 受 的 事 情 , 本 篤 十 六 世 就 在 我 們 人 性 的 不 足 之 處 , 嚴 肅 地 跟 進 事 件 , 他 又 在 教 廷 內 引 進 預 防 洗 黑 錢 的 措 施 , 這 些 都 是 我 們 不 能 忽 視 的 。 再 者 , 沒 有 一 個 人 或 一 位 教 宗 是 完 美 的 。 我 們 只 能 在 我 們 的 有 限 中 盡 心 盡 力 地 回 應 , 當 我 們 真 的 再 不 能 繼 續 使 命 , 就 讓 我 們 效 法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謙 誠 , 這 也 可 以 是 聖 德 。

總 的 來 說 ,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貢 獻 , 是 在 風 雨 飄 搖 之 下 仍 願 意 領 導 教 會 前 行 ; 是 在 俗 世 衝 擊 當 前 仍 為 天 主 教 信 仰 的 反 省 指 出 前 路 ; 是 在 人 心 變 得 或 冷 淡 或 疏 離 之 際 , 他 重 提 天 主 愛 的 召 喚 。

願 天 主 樂 意 接 納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靈 魂 , 也 祈 求 他 在 永 恆 的 天 家 並 為 我 們 的 教 會 及 普 世 祈 禱 !

2023 年 1 月 8 日

 


懷念我們的教宗本篤
陳日君樞機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 完 成 了 他 謙 虛 的 服 務 —— 「天 主 葡 萄 園 裡 的 一 個 僕 人」 , 這 是 他 繼 任 教 宗 時 給 自 己 的 稱 呼 。 當 然 , 對 於 他 的 服 務 , 有 很 多 不 同 的 看 法 , 有 人 強 調 他 是 一 個 「偉 大 的 神 學 家」 , 有 人 繼 續 稱 他 為 「天 主 的 獵 犬」 , 而 我 會 說 , 本 篤 是 「維 護 真 理 的 偉 人」。

他 第 一 篇 通 諭 是 關 於 愛 —— 《天 主 是 愛》 , 但 後 來 又 撰 寫 另 一 份 通 諭 《在 真 理 中 實 踐 愛 德》 以 補 充 第 一 份 。 他 一 生 反 對 「Dictatorship of Relativism (相 對 主 義 的 霸 道) , 毫 不 懼 怕 別 人 說 他 落 後 , 因 為 他 看 見 現 在 世 界 上 很 多 人 崇 拜 一 個 完 全 沒 有 限 制 的 多 元 化 、 一 個 所 謂 要 融 入 一 切 主 意 的 社 會 。 本 篤 說 , 這 個 「愛」 字 , 如 果 沒 有 真 理 作 基 礎 , 只 能 是 一 個 空 殼 , 而 在 空 殼 裡 , 甚 麼 也 可 以 放 進 去 。

有 人 說 , 教 宗 退 休 後 , 不 應 該 再 高 調 出 來 說 話 , 令 教 會 混 亂 云 云 。 我 卻 肯 定 如 此 說 法 實 在 偏 頗 —— 教 會 中 時 常 會 有 紊 亂 事 情 發 生 , 即 便 本 篤 是 退 休 教 宗 , 他 與 所 有 主 教 、 樞 機 一 樣 , 直 到 仍 生 存 且 頭 腦 仍 清 醒 的 最 後 一 刻 , 他 們 仍 然 是 宗 徒 的 繼 承 人 , 有 責 任 去 維 護 教 會 的 純 正 傳 統 。 「保 守」 並 沒 有 甚 麼 不 妥 , 但 可 惜 , 忠 於 傳 統 , 卻 會 被 別 人 形 容 為 僵 化 、 落 後 。 其 實 在 關 鍵 時 刻 , 教 宗 方 濟 各 也 接 受 了 教 宗 本 篤 的 提 醒 與 貢 獻 , 譬 如 關 於 羅 馬 教 會 神 職 的 獨 身 主 義 , 他 始 終 沒 有 接 受 要 給 予 那 些 「德 高 望 重」 的 已 婚 教 友 神 職 身 份 的 建 議 。

我 是 中 國 教 會 的 成 員 , 也 因 此 對 教 宗 本 篤 非 常 感 激 , 他 為 中 國 教 會 做 了 對 其 他 教 會 沒 有 做 過 的 事 —— 首 先 , 他 於 二 0 0 七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寫 了 一 封 信 , 這 封 信 是 一 個 傑 作 , 平 衡 地 既 一 方 面 講 出 天 主 教 的 教 會 學 , 但 同 時 又 謙 虛 有 禮 地 表 達 出 與 中 國 政 府 作 出 交 談 的 希 望 。 當 然 這 教 會 學 並 非 本 篤 的 個 人 見 解 , 但 他 卻 解 釋 得 非 常 清 楚 且 具 體 ; 但 可 惜 , 這 封 信 被 相 當 糟 蹋 了 , 從 一 開 始 被 翻 譯 成 中 文 時 已 有 錯 誤 , 更 甚 的 , 是 可 能 這 並 非 僅 僅 錯 誤 翻 譯 , 而 是 有 人 做 手 腳 竄 改 。 後 來 很 多 人 更 利 用 這 封 信 斷 章 取 義 , 完 全 違 反 這 封 信 的 原 意 去 解 釋 。

另 一 件 他 為 中 國 教 會 的 貢 獻 , 就 是 成 立 了 一 個 規 模 很 大 、 關 心 中 國 教 會 的 專 責 委 員 會 。 但 當 委 員 會 有 了 新 主 席 之 後 , 委 員 會 竟 無 聲 無 息 地 被 消 失 , 對 於 曾 參 與 的 成 員 , 負 責 人 甚 至 連 一 聲 禮 貌 的 「多 謝」 或 「再 見」 也 沒 有 表 示 。

本 篤 多 次 被 人 誤 會 , 也 有 些 人 很 多 次 不 跟 隨 他 的 意 願 行 事 , 不 過 正 正 是 這 些 看 來 是 失 敗 的 事 , 卻 讓 我 們 從 中 看 到 , 他 是 如 何 一 個 堅 強 而 且 大 方 的 人 —— 在 別 人 反 對 他 的 時 候 , 他 仍 舊 以 誠 懇 大 方 的 態 度 相 待 。 我 見 過 德 國 的 Cardinal Meissner 當 聽 到 那 時 德 國 很 多 主 教 批 評 教 宗 時 , Meissner 在 大 家 面 前 流 淚 。

教 宗 本 篤 曾 作 出 很 大 的 努 力 , 但 我 們 國 內 的 教 會 仍 未 有 任 何 改 善 , 教 宗 不 能 隨 便 妥 協 和 讓 步 。 我 認 為 如 果 想 成 功 , 真 正 做 一 些 對 教 會 、 對 國 家 有 益 的 事 , 必 須 回 歸 到 二 0 0 七 年 那 封 信 的 內 容 (我 甚 至 注 意 到 , 為 中 東 執 行 東 方 政 策 的 Cardinal Casaroli , 那 時 他 也 沒 有 固 執 地 堅 持 要 成 功 , 要 得 到 任 何 效 果 。 看 得 出 , 他 很 努 力 地 進 行 交 談 , 但 同 時 並 沒 有 預 設 自 己 一 定 要 爭 取 到 甚 麼 結 論 , Casaroli 一 直 有 著 承 受 失 敗 的 準 備)

今 天 我 們 懷 念 教 宗 本 篤 , 要 記 得 , 他 現 在 已 於 天 堂 , 是 我 們 有 力 的 轉 求 者 。 讓 我 們 靠 他 的 轉 達 求 天 主 使 羅 馬 的 教 會 、 中 國 的 教 會 、 中 國 的 政 府 都 能 夠 因 著 天 主 恩 寵 的 推 動 , 去 為 我 們 的 教 會 、 我 們 的 祖 國 製 造 真 正 的 和 平 與 自 由 。

2023 年 1 月 8 日

 


懷念本篤十六世
一位不做教宗的教宗

夏志誠主教

想 起 已 故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 第 一 個 閃 過 腦 海 的 , 竟 是 他 在 二 0 一 三 年 宣 布 辭 任 教 宗 的 一 幕 。 這 也 難 怪 , 畢 竟 他 是 近 六 百 年 來 , 首 位 請 辭 的 教 宗 。 他 這 個 出 人 意 表 的 行 動 , 贏 得 了 不 少 讚 許 ; 並 不 是 他 做 得 不 好 , 以 致 人 們 希 望 他 早 點 離 去 , 而 是 欣 賞 他 的 勇 氣 和 謙 卑 , 不 自 恃 、 也 不 戀 棧 。

本 篤 十 六 世 , 原 名 拉 辛 格 , 在 聖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任 時 , 擔 任 信 理 部 部 長 , 長 達 廿 三 年 , 被 視 為 聖 座 神 學 理 論 的 官 方 代 言 人 , 和 教 會 內 神 學 紛 爭 的 仲 裁 者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逝 世 後 , 他 被 選 為 教 宗 , 取 名 本 篤 十 六 世 。 我 是 從 一 位 聖 公 會 牧 師 那 裡 , 第 一 次 聽 到 對 他 的 稱 讚 。 那 時 我 正 探 訪 所 服 務 堂 區 附 近 的 聖 公 會 團 體 , 跟 他 們 作 合 一 交 流 , 那 位 聖 經 學 者 的 牧 師 很 雀 躍 的 , 和 我 分 享 他 曾 到 梵 蒂 岡 出 席 學 術 會 議 的 體 驗 , 言 談 之 間 , 對 當 時 的 拉 辛 格 樞 機 推 崇 備 至 , 認 為 由 他 出 任 教 宗 是 最 為 合 適 不 過 的 。

作 為 在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的 一 員 , 我 們 必 然 會 想 起 本 篤 十 六 世 於 二 0 0 七 年 所 寫 的 信 函 。 這 是 他 對 在 中 國 大 陸 的 教 會 一 份 特 別 關 懷 的 表 示 , 希 望 他 們 能 明 確 地 、 不 含 糊 地 、 放 心 地 善 度 天 主 教 的 信 仰 生 活 。 他 深 明 複 雜 的 現 況 , 並 非 一 封 信 函 就 能 夠 徹 底 解 決 的 , 所 以 , 與 此 同 時 , 他 呼 籲 普 世 教 會 在 每 年 的 五 月 廿 四 日 , 即 聖 母 進 教 之 佑 紀 念 日 , 為 在 中 國 的 教 會 祈 禱 。 由 此 可 見 , 本 篤 十 六 世 對 信 友 的 牧 者 之 心 , 及 對 天 主 的 信 靠 之 情 。

當 年 我 被 委 任 加 入 中 國 教 會 問 題 委 員 會 之 後 , 曾 兩 次 到 梵 蒂 岡 開 會 , 本 篤 十 六 世 都 有 親 臨 講 話 。 印 像 中 , 他 的 說 話 簡 明 扼 要 , 精 闢 有 力 。 我 兩 次 和 他 握 手 的 照 片 ,   至 今 還 保 存 著 哩 !

教 宗 方 濟 各 曾 經 論 及 他 的 前 任 這 樣 說 : 「我 每 次 讀 他 的 作 品 , 就 越 清 楚 知 道 , 他 一 直 是 位 跪 著 研 究 神 學 的  人」 ; 而 「本 篤 教 宗」 卻 始 終 謙 稱 自 己 不 過 是 天 主 葡 萄 園 中 一 名 卑 微 的 工 人 。 現 在 他 已 去 到 葡 萄 園 的 家 主 前 , 領 取 那 早 已 為 他 備 下 的 賞 報 , 與 那 愛 他 的 , 和 他 所 愛 的 那 一 位 永 遠 同 在 。

2023 年 1 月 8 日

 


主教座堂設弔唁處
牧者修道人與教友前來祈禱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於 十 二 月 卅 一 日 (羅 馬 時 間) 上 午 九 時 卅 四 分 在 梵 蒂 岡 的 教 會 之 母 隱 修 院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95 歲 , 據 榮 休 教 宗 的 私 人 秘 書 甘 斯 魏 (Georg Ganswein) 總 主 教 轉 述 , 榮 休 教 宗 在 遺 言 裡 流 露 對 天 主 的 信 德 : 「上 主 , 我 愛 祢 !」 香 港 教 區 隨 即 對 此 表 達 深 切 哀 悼 及 思 念 , 並 於 一 月 二 至 四 日 在 堅 道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的 祭 台 前 設 置 弔 唁 處 , 不 少 教 友 及 市 民 為 先 教 宗 的 安 息 祈 禱 ; 昔 日 曾 與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接 觸 的 本 地 教 會 人 士 , 回 想 他 過 去 為 教 會 的 貢 獻 表 示 致 敬 。

開 放 弔 唁 處 期 間 , 主 教 座 堂 教 友 林 余 佩 馨 大 部 分 時 間 留 守 在 聖 堂 , 與 大 約 十 五 名 非 常 務 送 聖 體 員 輪 流 協 助 市 民 前 來 弔 唁 。 期 間 , 不 少 教 友 或 市 民 專 誠 前 來 , 有 的 為 已 故 本 篤 十 六 世 祈 禱 時 帶 備 花 束 獻 花 , 不 少 人 在 聖 堂 禱 告 , 並 在 弔 唁 冊 寫 下 對 榮 休 教 宗 的 懷 念 。

林 太 表 示 , 於 剛 過 去 的 十 二 月 底 從 新 聞 報 導 中 得 知 本 篤 十 六 世 病 重 的 消 息 , 她 所 屬 的 信 仰 團 體 在 網 上 聚 會 中 特 意 為 他 祈 禱 , 現 在 他 已 返 回 父 家 , 藉 著 悼 念 表 達 對 本 篤 的 懷 念 。

專 程 前 來 主 教 座 堂 弔 唁 的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教 友 劉 先 生 說 , 特 意 在 弔 唁 冊 上 為 他 及 其 家 人 表 達 對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敬 意 , 他 十 分 欣 賞 對 方 在 任 教 宗 期 間 的 開 明 態 度 , 特 別 是 親 自 面 見 神 職 人 員 不 道 德 事 件 的 受 害 者 並 致 歉 令 他 印 象 難 忘 。

張心銳神父:學習以信德為先
在 每 年 的 晉 鐸 周 年 紀 念 彌 撒 或 是 其 他 重 大 禮 儀 , 慈 幼 會 的 張 心 銳 神 父 便 會 珍 而 重 之 地 穿 上 一 襲 白 色 絹 面 , 以 金 線 繡 上 葡 萄 葉 的 祭 披 及 祭 帶 , 這 祭 衣 是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送 給 張 神 父 的 禮 物 , 祭 披 底 部 還 繡 上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牧 徽 , 這 份 對 後 輩 的 鼓 勵 , 對 他 而 言 意 義 重 大 。

張 神 父 加 入 慈 幼 會 接 受 司 鐸 培 育 時 , 已 開 始 拜 讀 由 本 篤 十 六 世 所 寫 的 《Introduction to Christianity(基 督 宗 教 導 讀) , 「我 修 讀 哲 學 時 讀 過 此 書 , 他 在 書 中 帶 出 要 從 教 會 開 始 尋 找 耶 穌 基 督 , 我 欣 賞 他 對 禮 儀 的 熱 愛 , 也 啟 發 我 的 修 道 精 神 。」 張 神 父 一 直 受 本 篤 十 六 的 影 響 , 「 他 是 一 位 當 代 神 學 家 , 他 把 教 會 的 神 學 現 代 思 潮 , 符 合 教 會 訓 導 並 在 當 代 使 用 。」

張 心 銳 神 父 自 修 讀 神 學 開 始 , 已 協 助 翻 譯 或 策 劃 有 關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著 作 或 相 關 書 籍 , 譯 成 中 文 或 編 著 的 合 共 五 本 , 其 中 於 四 年 前 出 版 的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禮 儀 訓 導 彙 編》 , 得 到 本 篤 十 六 世 在 該 書 籍 的 封 面 上 親 筆 簽 名 , 張 神 父 認 為 這 親 筆 簽 名 是 一 個 肯 定 , 能 夠 把 教 宗 本 篤 在 任 時 與 禮 儀 相 關 的 文 獻 、 講 道 、 公 開 講 話 及 著 作 等 譯 為 中 文 , 向 華 語 教 友 傳 揚 , 別 具 意 義 。

為 送 別 榮 休 教 宗 , 張 心 銳 神 父 離 港 前 往 梵 蒂 岡 出 席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喪 禮 。

林瑞琪博士:為神學發展作貢獻
長 年 研 究 中 國 教 會 的 天 主 教 徒 學 者 林 瑞 琪 博 士 指 出 , 本 篤 十 六 世 二 0 0 七 年 《致 在 中 國 天 主 教 徒》 的 信 函 , 總 結 了 當 代 教 會 的 發 展 , 並 反 映 教 廷 對 促 進 中 國 教 會 與 普 世 教 會 共 融 , 作 出 了 重 大 的 努 力 , 「他 從 共 融 的 神 學 角 度 闡 述 中 國 教 會 的 發 展 , 較 以 往 論 者 從 單 一 事 件 回 應 , 給 予 了 更 整 全 及 高 層 次 的 分 析 。」

林 瑞 琪 表 示 , 本 篤 十 六 世 是 教 會 內 其 中 一 位 最 重 要 的 神 學 家 , 與 拉 內 (Karl Rahner) 等 齊 名 , 他 經 歷 且 發 揚 梵 二 精 神 , 擔 任 教 廷 信 理 部 長 期 間 亦 有 有 重 大 的 神 學 貢 獻 。 他 指 出 , 本 篤 十 六 世 為 聖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服 務 多 年 , 延 續 了 他 對 世 界 開 放 的 作 風 , 兩 位 先 教 宗 一 脈 相 承 ; 本 篤 榮 休 後 專 務 祈 禱 期 間 , 仍 於 關 鍵 時 候 為 教 宗 方 濟 各 仗 言 , 並 繼 續 為 神 學 發 展 作 貢 獻 。

黎育輝:和藹的牧者
信 徒 黎 育 輝 曾 於 二 0 0 二 年 至 二 0 一 六 年 擔 任 宗 座 平 信 徒 委 員 會 成 員 , 當 年 她 大 約 每 兩 年 便 前 往 羅 馬 出 席 委 員 會 全 體 大 會 , 每 次 會 議 期 間 必 定 有 機 會 與 教 宗 會 面 。

她 回 想 在 本 篤 十 六 世 在 任 教 宗 期 間 , 對 於 曾 在 會 議 中 跟 本 篤 見 面 而 感 恩 。 其 中 印 象 最 深 刻 的 , 是 她 首 次 覲 見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時 的 情 景 , 「他 精 神 抖 擻 地 上 前 , 逐 一 向 每 位 成 員 握 手 問 好 , 與 他 握 手 時 感 到 他 的 手 很 溫 暖 …… 站 在 他 旁 邊 的 人 介 紹 我 是 來 自 中 國 香 港 時 , 他 特 意 望 向 我 , 我 也 請 他 為 中 國 及 香 港 教 會 祈 禱 , 他 點 頭 微 笑 回 應 。」

宗 座 平 信 徒 委 員 會 過 去 以 反 映 信 徒 在 教 會 的 角 色 , 自 本 篤 十 六 世 上 任 後 , 曾 提 出 教 友 需 要 在 自 身 崗 位 中 展 現 在 俗 教 友 的 使 命 , 在 生 活 中 作 「 地 上 的 鹽 和 世 界 的 光 」 的 基 督 徒 , 讓 她 體 會 到 普 世 教 會 更 走 入 信 仰 生 活 之 中 。

在 黎 育 輝 眼 中 的 本 篤 十 六 世 , 是 一 位 和 藹 可 親 的 牧 者 , 儘 管 每 次 見 面 時 間 短 暫 , 但 是 從 他 真 摯 的 眼 神 , 感 受 到 他 關 心 所 有 的 人 。

2023 年 1 月 8 日

 


社論
上主,我愛祢

「上 主 , 我 愛 祢 !」 —— 這 是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臨 終 前 說 的 最 後 一 句 話 , 他 的 私 人 秘 書 甘 斯 魏 (Georg Ganswein) 總 主 教 激 動 地 表 示 , 當 時 在 場 照 顧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護 士 告 訴 他 , 本 篤 十 六 世 說 完 這 話 後 , 就 失 去 了 表 達 能 力 。 面 對 疾 病 痛 苦 的 煎 熬 , 在 病 榻 中 的 本 篤 十 六 世 , 選 擇 勇 敢 面 對 一 切 , 絕 對 信 任 上 主 , 安 然 接 受 祂 的 引 領 和 安 排 , 回 歸 父 家 , 與 諸 位 聖 人 一 起 , 得 享 復 活 永 恆 的 生 命 。

教 區 於 一 月 四 日 下 午 , 在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安 所 彌 撒 , 大 約 六 百 名 教 友 前 來 參 禮 , 聯 同 修 道 人 一 起 向 這 位 第 265 任 教 宗 道 別 及 致 敬 。 原 名 若 瑟 拉 辛 格 的 德 國 裔 教 宗 自 幼 便 立 志 當 神 父 , 成 長 時 代 正 值 歐 洲 教 會 在 政 治 上 逐 漸 失 去 影 響 力 , 在 信 仰 上 亦 飽 受 各 種 現 代 思 想 衝 擊 和 質 疑 。 教 會 內 瀰 漫 著 封 閉 的 氣 氛 , 與 世 界 的 關 係 亦 趨 疏 離 , 拉 辛 格 在 這 種 時 代 背 景 下 進 入 修 院 , 接 受 正 逐 漸 開 放 的 神 學 教 育 , 不 斷 思 考 如 何 重 振 教 會 信 仰 的 現 代 意 義 。

拉 辛 格 擔 任 神 學 教 授 時 , 教 學 風 格 開 明 , 講 解 切 合 時 代 徵 兆 , 頗 負 盛 名 。 他 於 一 九 八 一 年 被 任 命 為 聖 座 信 理 部 部 長 , 二 0 0 五 年 膺 選 教 宗 , 取 名 本 篤 十 六 世 。 這 位 已 屆 78 歲 高 齡 的 教 宗 在 位 接 近 八 年 , 以 謙 虛 的 態 度 處 理 了 不 少 棘 手 問 題 , 例 如 堅 定 地 跟 進 神 職 人 員 性 侵 犯 事 件 , 頒 下 《額 外 嚴 重 罪 案 準 則》 文 件 , 在 二 0 一 一 及 二 0 一 二 年 涉 及 侵 犯 而 被 停 職 的 司 鐸 人 數 大 幅 增 加 , 因 處 理 不 當 而 離 職 的 主 教 人 數 也 增 加 了 。 他 亦 嚴 肅 處 理 梵 蒂 岡 銀 行 管 理 不 善 問 題 , 引 進 新 措 施 , 令 聖 座 的 財 務 管 理 更 加 透 明 ; 又 於 二 0 一 0 年 十 二 月 三 十 日 頒 布 手 諭 , 預 防 及 對 抗 犯 罪 活 動 和 恐 怖 主 義 提 供 資 金 。

已 故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牧 職 期 間 出 席 了 三 次 普 世 青 年 節 , 分 別 是 德 國 科 隆 (二 0 0 五) 、 澳 洲 悉 尼 (二 0 0 八) 和 西 班 牙 馬 德 里 (二 0 一 一) , 這 位 慈 祥 的 牧 者 雖 然 與 青 年 的 年 紀 差 距 很 大 , 卻 沒 有 造 成 任 何 隔 膜 , 反 而 得 到 年 輕 人 的 熱 烈 歡 迎 和 擁 戴 , 所 到 之 處 , 總 被 青 年 簇 擁 , 彼 此 親 切 坦 誠 地 進 行 交 流 。

教 宗 方 濟 各 稱 許 本 篤 十 六 世 為 要 理 講 授 大 師 , 因 為 他 總 是 設 法 幫 助 人 親 近 天 主 ; 多 個 基 督 宗 教 教 會 也 讚 揚 先 教 宗 致 力 於 普 世 合 一 對 話 。

別 了 , 這 位 忠 於 天 主 的 僕 人 , 這 位 當 代 偉 人 , 誠 如 教 宗 方 濟 各 所 說 : 「本 篤 十 六 世 : 偉 大 的 教 宗 。」

2023 年 1 月 15 日

 


教區為榮休教宗獻祭
向他堅毅及神學貢獻致敬

「天 主 , 祢 曾 揀 選 你 的 僕 人 、 我 們 的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 繼 承 宗 徒 之 長 伯 多 祿 , 作 祢 教 會 的 首 牧 。 他 忠 信 地 履 行 使 命 , 又 不 斷 追 求 天 上 的 智 慧 , 更 以 隱 居 祈 禱 支 援 教 會 ; 求 祢 賜 他 忠 僕 的 賞 報 , 與 眾 宗 徒 一 起 , 永 遠 享 見 祢 光 輝 的 聖 容 。」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周 守 仁 於 一 月 四 日 傍 晚 , 在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為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奉 獻 安 所 彌 撒 , 帶 領 信 眾 為 他 的 安 息 誠 心 禱 告 。

安 所 彌 撒 由 周 守 仁 主 教 主 禮 , 夏 志 誠 輔 理 主 教 、 教 廷 駐 港 考 察 團 的 戴 旭 華 蒙 席 、 三 位 副 主 教 及 多 位 神 職 人 員 共 祭 , 參 禮 教 友 幾 乎 坐 滿 了 整 間 主 教 座 堂 。

彌 撒 開 始 前 , 禮 儀 人 員 在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遺 照 旁 擺 放 了 他 領 導 編 寫 的 《天 主 教 教 理》 及 《致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內 天 主 教 主 教 、 司 鐸 、 度 奉 獻 生 活 者 、 教 友》 之 信 函 , 彰 顯 他 對 教 會 的 貢 獻 關 懷 。 本 篤 十 六 世 成 為 教 宗 前 擔 任 教 廷 信 理 部 部 長 , 期 間 領 導 編 寫 《天 主 教 教 理》 及 頒 布 《天 主 教 教 理 簡 編》 , 使 現 代 人 得 見 公 教 信 仰 的 全 貌 ; 他 擔 任 教 宗 時 , 曾 致 函 在 中 國 之 教 會 , 推 動 與 普 世 教 會 的 共 融 , 同 時 指 出 教 會 需 要 對 話 , 又 鼓 勵 信 友 堅 守 信 仰 。

蔡 惠 民 副 主 教 講 道 時 鼓 勵 教 友 努 力 效 法 這 位 偉 大 的 教 宗 , 以 開 放 的 態 度 辨 別 時 代 徵 兆 , 並 以 堅 毅 的 勇 氣 持 守 信 仰 。

蔡 神 父 稱 , 原 名 拉 辛 格 的 榮 休 教 宗 年 輕 時 已 是 頗 負 盛 名 的 神 學 教 授 , 「被 喻 為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的 工 程 師 , 重 新 勾 勒 了 教 會 在 世 界 中 的 角 色 和 服 務 , 為 教 會 日 後 的 改 革 , 定 下 了 方 向 和 藍 圖 。」 他 出 任 信 理 部 部 長 期 間 , 於 一 九 九 三 年 來 港 出 席 亞 洲 教 會 的 神 學 家 會 議 , 他 在 會 議 中 , 提 醒 亞 洲 的 神 學 工 作 者 要 尊 重 本 地 文 化 的 價 值 。

彌 撒 結 束 前 , 參 禮 者 呼 求 聖 母 及 諸 聖 為 本 篤 十 六 世 祈 禱 , 再 由 周 主 教 、 夏 主 教 及 戴 蒙 席 先 後 向 其 遺 照 奉 香 。 隨 後 全 體 肅 立 , 同 心 行 三 鞠 躬 禮 。

有 份 參 與 翻 譯 《天 主 教 教 理》 中 文 版 第 四 卷 「基 督 徒 的 祈 禱」 的 凌 蕙 彤 修 女 , 負 責 為 安 所 彌 撒 讀 經 , 曾 任 聖 神 修 院 神 哲 學 院 教 授 的 她 欣 賞 本 篤 十 六 世 在 編 排 教 理 上 的 心 思 , 「 從 我 們 所 信 開 始 , 帶 出 慶 祝 的 高 峰 ━━ 彌 撒 聖 事 , 繼 續 履 行 誡 命 以 活 出 信 仰 , 最 後 祈 禱 生 活 支 撐 。」 她 慶 幸 能 向 眾 位 參 與 翻 鐸 的 神 學 家 學 習 , 帶 出 本 篤 的 神 學 成 果 。

為 安 所 彌 撒 擔 任 禮 儀 人 員 的 天 主 教 香 港 聖 經 協 會 前 會 長 林 錦 玲 , 於 二 0 0 八 年 出 席 由 本 篤 十 六 世 召 開 、 以 天 主 聖 言 為 主 題 的 世 界 主 教 代 表 會 議 , 並 擔 任 觀 察 員 , 她 感 激 對 方 重 視 教 友 的 意 見 , 並 頒 布 《上 主 的 話》 主 教 會 議 後 勸 諭 , 加 強 教 會 內 對 教 友 的 聖 經 牧 民 工 作 。

2023 年 1 月 15 日

 


萬人送別本篤十六世
步武基督為主作證

我 們 願 意 跟 隨 本 篤 的 腳 步 , 並 將 我 們 這 位 兄 弟 , 交 託 於 天 父 手 中 。 願 本 篤 仁 慈 的 雙 手 都 能 夠 找 到 明 燈 , 以 福 音 的 油 點 燃 , 那 是 他 在 生 命 中 所 見 證 過 , 及 為 此 而 見 證 的 。」 (參 瑪 廿 五 6-7) 教 宗 方 濟 各 於 一 月 五 日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為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主 持 殯 葬 彌 撒 , 將 他 的 靈 魂 交 託 於 天 父 手 中 。

這 台 殯 葬 彌 撒 遵 照 了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遺 願 , 以 簡 單 樸 素 的 方 式 舉 行 。 葬 禮 依 循 地 中 海 的 古 老 習 慣 , 選 用 紅 色 作 為 禮 儀 顏 色 , 表 達 了 宗 徒 及 殉 道 的 標 記 。

教 宗 方 濟 各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前 的 台 階 主 禮 , 樞 機 團 團 長 雷 樞 機 (Giovanni Battista Re) 等 一 百 三 十 位 樞 機 , 包 括 香 港 教 區 榮 休 主 教 陳 日 君 樞 機 , 以 及 四 百 位 主 教 、 逾 三 千 位 神 父 共 祭 。

當 天 梵 蒂 岡 寒 風 刺 骨 , 但 無 減 在 場 五 萬 名 教 友 送 別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熱 心 , 棺 槨 抵 達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時 , 教 友 立 即 鼓 掌 致 敬 。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棺 槨 被 安 放 於 大 殿 前 的 石 階 , 本 篤 的 私 人 秘 書 甘 斯 魏 總 主 教 (Georg Ganswein) 與 禮 儀 人 員 將 福 音 書 放 在 棺 槨 上 , 然 後 跪 下 致 敬 , 甘 斯 魏 總 主 教 亦 親 吻 了 棺 槨 。

教 宗 方 濟 各 於 彌 撒 講 道 時 省 思 基 督 的 形 象 , 以 及 本 篤 十 六 世 畢 生 如 何 仰 望 基 督 、 竭 力 為 福 音 作 見 證 , 「本 篤 , 基 督 新 郎 忠 實 的 朋 友 , 當 你 終 於 聽 見 且 永 遠 聽 見 祂 的 聲 音 時 , 願 你 的 喜 樂 獲 得 圓 滿 !」

彌 撒 禮 成 前 , 教 宗 方 濟 各 主 持 了 辭 靈 禮 , 由 雷 樞 機 向 本 篤 的 靈 柩 灑 聖 水 和 奉 香 。 禮 成 後 , 安 靜 的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頓 時 響 起 熱 烈 的 掌 聲 , 信 眾 高 喊 三 聲 「立 即 封 聖」 , 藉 此 肯 定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聖 德 。 在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棺 槨 被 抬 進 大 殿 前 , 教 宗 方 濟 各 撐 著 拐 杖 , 扶 著 棺 槨 低 頭 靜 默 祈 禱 。

隨 後 移 靈 到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地 下 墓 室 安 葬 , 安 葬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宣 福 前 的 墓 穴 裡 。 封 棺 及 入 殮 儀 式 已 於 葬 禮 前 一 晚 完 成 , 棺 槨 共 有 三 層 : 最 內 層 是 柏 木 棺 , 中 間 一 層 是 鋅 製 棺 木 , 最 外 層 是 橡 木 棺 , 陪 葬 品 有 介 紹 本 篤 生 平 和 牧 職 簡 史 的 公 證 書 , 以 及 他 擔 任 教 宗 期 間 , 教 廷 鑄 製 的 勳 章 和 錢 幣 。

2023 年 1 月 15 日

 

 

本篤十六世論愛德與公義
集思

已 故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對 教 會 的 社 會 訓 導 貢 獻 良 多 , 他 任 內 頒 布 的 三 份 通 諭 , 有 兩 份 是 社 會 訓 導 文 件 , 分 別 是 二 0 0 五 年 發 表 的 《天 主 是 愛》 , 及 二 0 0 九 年 發 表 的 《在 真 理 中 實 踐 愛 德》 通 諭 , 後 者 清 楚 闡 釋 了 愛 德 與 公 義 的 關 係 。

以 往 的 社 會 訓 導 強 調 對 抗 貧 窮 和 對 弱 者 的 壓 迫 , 追 求 社 會 正 義 , 是 出 於 對 正 義 的 要 求 , 而 不 僅 是 仁 愛 的 舉 動 。 但 對 本 篤 十 六 世 來 說 , 愛 德 對 於 建 立 一 個 更 公 義 的 世 界 至 關 重 要 。 他 認 為 公 義 不 可 能 與 愛 德 無 關 , 兩 者 也 不 能 各 行 其 道 。 具 體 而 言 , 公 義 是 實 踐 愛 德 的 第 一 步 , 另 一 方 面 , 愛 德 超 越 公 義 , 並 補 充 公 義 的 不 足 。 在 進 一 步 討 論 之 前 , 讓 我 們 先 了 解 愛 德 和 公 義 的 含 意 。

天 主 教 教 理 說 明 , 愛 德 是 超 性 的 德 行 , 藉 著 愛 德 我 們 為 了 天 主 自 身 , 愛 祂 在 萬 有 之 上 , 又 為 愛 天 主 的 緣 故 , 愛 人 如 己 。 所 謂 超 性 的 德 行 , 是 由 天 主 注 入 信 友 靈 魂 的 , 為 使 他 們 能 以 天 主 子 女 的 身 份 行 事 , 並 掙 得 永 遠 的 生 命 。 因 此 , 本 篤 十 六 世 在 《天 主 是 愛》 通 諭 中 指 出 , 以 愛 天 主 之 愛 為 根 基 的 對 近 人 的 愛 , 是 每 一 位 信 徒 的 責 任 。

另 一 方 面 , 天 主 教 教 理 指 出 , 義 德 是 倫 理 的 德 行 , 在 於 依 循 恆 久 和 堅 定 的 意 願 , 給 予 天 主 和 近 人 所 應 得 到 的 。 義 德 使 人 尊 重 每 一 個 人 的 權 利 , 奠 定 在 人 際 關 係 中 的 和 諧 , 因 而 促 進 人 類 之 間 的 平 等 和 公 益 。

天 主 教 教 理 同 時 指 出 , 社 會 正 義 是 與 公 益 及 權 力 的 行 使 連 在 一 起 的 。 當 社 會 製 造 某 些 條 件 , 容 許 社 團 和 個 人 , 按 照 他 們 的 本 性 和 召 叫 , 享 有 他 們 應 該 得 到 的 一 切 時 , 才 能 保 證 社 會 正 義 。 本 篤 十 六 世 認 為 , 有 社 會 就 該 有 公 義 : 每 個 社 會 需 制 定 它 的 一 套 公 義 制 度 。

那 麼 愛 德 與 公 義 又 有 何 關 係 ? 本 篤 十 六 世 於 《在 真 理 中 實 踐 愛 德》 通 諭 中 解 釋 : 愛 德 超 越 公 義 , 卻 不 能 不 尊 重 公 義 , 因 為 愛 是 奉 獻 , 把 「自 己 的」 給 予 別 人 ; 公 義 在 於 把 「別 人 應 有 的」 給 予 他 , 這 是 人 因 他 的 本 性 及 他 的 作 為 而 來 的 權 利 。 除 非 我 把 按 公 義 該 給 他 的 先 給 了 他 , 我 就 不 能 說 把 我 自 己 的 奉 獻 給 他 人 。 凡 真 正 愛 人 的 , 一 定 先 要 對 人 公 道 。

本 篤 十 六 世 強 調 , 公 義 不 能 與 愛 德 分 割 , 公 義 是 愛 德 的 一 個 固 有 的 因 素 。 公 義 是 實 踐 愛 德 的 第 一 步 , 或 如 保 祿 六 世 所 說 , 是 「最 低 限 度」 的 愛 德 。 一 方 面 來 說 , 愛 德 要 求 公 義 : 就 是 要 認 同 並 尊 重 個 人 的 及 民 族 的 所 有 合 法 權 利 。 愛 德 致 力 建 設 一 個 有 法 治 、 有 公 義 的 「人 的 社 會」 ; 從 另 一 方 面 來 說 , 愛 德 超 越 公 義 , 並 以 奉 獻 及 寬 恕 來 補 充 公 義 的 不 足 。

本 篤 十 六 世 認 為 , 為 了 建 設 一 個 更 美 好 的 世 界 , 我 們 無 疑 必 須 尊 重 每 個 人 的 權 利 , 但 這 樣 並 不 足 夠 , 更 重 要 的 是 人 與 人 之 間 的 關 係 必 須 包 含 無 條 件 的 施 予 、 惻 隱 及 共 融 , 這 就 是 愛 德 超 越 公 義 的 意 思 。

誠 意 邀 請 讀 者 細 閱 《在 真 理 中 實 踐 愛 德》 通 諭 , 好 能 領 悟 並 在 生 活 中 實 踐 愛 德 與 公 義 。

2023 年 1 月 22 日 


基督宗教導論, 1968.
教義與啟示, 1973.
論信仰處境, 1985.
地上的鹽, 拉辛格著, 房志榮譯, 陸達誠校,,台灣光啟出版社, 1998.
天主教教理簡編 (自動手諭), 2005.
Benedict XVI: Commander of the Faith, By Rupert Shortt, Hodder & Stoughton, London, 2005.
《天主是愛》通諭, 2006.
祢喜樂的僕人--有關司鐸靈修的默想, 若瑟拉辛格著 / 姚景星譯, 財團法人聖保祿孝女會附設上智文化事業, 2006.
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 2007.
本篤十六世小傳,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2007.
天主與世界——與彼德˙西沃三日談,  若瑟拉辛格 樞機著, 劉河北譯, 台灣地區主教團秘書處及聞道出版社聯合發行, 2007.
教宗本篤十六世, 約翰˙艾倫著, 宮高德譯, 晨星出版有限公司, 2007.
The Apostles: Pope Benedict XVI, Our Sunday Visitor, Inc., 2007.
本篤十六世, 施恪與杜蘭斯基合著, 吳黎雲笑譯, 公教真理學會出版, 2008.
Mein Herz schlägt bayrisch, by Papst Benedikt XVI, Verlag Sankt Michaelsbund, 2008.
在真理中實踐愛德, 2009.
The Joy of Knowing Christ: Pope Benedict XVI, The Word Among Us Press, 2009.
Convenant and Communion: The Biblical Theology of Pope Benedict XVI, By Scott W. Hahn, Brazos Press, 2009.
Light of the World - The Pope, the Church, and the Signs of the Times, by Benedict XVI, translated by Michael J. Miller & Adrian J. Walker, Ignatius Press, 2010.
My Brother, ThePope, by Georg Ratzinger, edit Michael Hesemann, translated by Michael J. Miller, Ignatius Press, 2011.
在信德中行走--和教宗本篤十六世一起三十天, 陳愛潔譯, 公教真理學會, 2012.
Jesus of Nazareth, The Infancy Narratives, by Joseph Ratzinger Pope Benedict XVI, translated by Philip J. Whitmore, Image, 2012.
的教宗弟弟, 喬治拉辛格口述, 米歇爾黑澤曼編, 鄒麗譯, 房志榮校訂, 財團法人聖保祿孝女會附設上智文化事業出版, 2013.
儀的真諦, 拉辛格樞機著, 李子忠譯,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13.
Praying with Jesus, Pope Benedict XVI, Catholic Truth Society, 2013.
Learning to Pray, Pope Benedict XVI, Catholic Truth Society, 2013.
Pope Benedict XVI on Vatican Council II (50th Anniversary of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by Pope Benedict XVI, by Ed. Lucio Coco, Catholic Truth Society, 2013.
Pope Benedict XVI on Faith, by Pope Benedict XVI, by Ed. Lucio Coco, Catholic Truth Society, 2013.
鮑思高家庭通訊233期, 2013.
鮑思高家庭通訊292期, 2023.


http://www.vatican.va/holy_father/benedict_xvi/index.htm

教宗本篤十六世任內大事回顧, 公教報, 2013年3月3日
教宗本篤十六世榮休活動圖輯, 公教報, 2013年3月10日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紀念特輯 (一), 公教報, 2023年1月8日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紀念特輯 (二), 公教報, 2023年1月8日